【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2(生子,NC-17,有虐慎入)

配对:Thor X Loki , Clint X Natasha , Steve X Bucky


分级:nc17



Chapter1.宇宙洪荒



宇宙的舞台只搬弄一些把戏



被上苍的星宿在冥冥中牵引



宇宙浩渺,群星闪耀。无尽的黑暗因为有了繁星而显得瑰丽,有人在渴望着了解,了解关乎宇宙的一切,它的无穷,它的神秘,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不曾妄想了解,也不愿了解。”



Loki在洪荒中漂泊,身体没有任何着力点,他就这样悬浮在空中,被无形的力量推动着,毫无目的也无能为力地漂泊着。他虚弱,疲惫不堪,他的身体在被撕扯,于是他只好尽力用神力保持着,宛若强行用胶水将身体的碎片粘合在一起。冰霜巨人不畏惧严寒,Asgard的神祇却向往阳光。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时间静止了,生命静止了。Loki已不能理清他的大脑,无法再合理地思考,宇宙是无声的,这种无声正在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心灵,孤寂袭来,侵入到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没有人能看见他,没有人能和他说上一句话,就连自言自语都会被宇宙无情地吞噬。



“我还能做什么呢?”年轻的神祇张了张嘴,带着浓浓的倦意,却没有一点声音。



“我需要沉睡?”绿色的眼睛无神地聚焦在璀璨的星空,仿佛验证自己的话语一般,神祇抬起了双手,眼神随着小臂、手腕、手指一路上移,指尖聚起了绿色的光芒,“是的,我需要沉睡。”



光芒愈来愈强,几秒后又逐渐变弱,直到消失不见。Loki睡着了。



Asgard的神祇们有着天赐的力量,不同于肉体凡胎,五千年的生命中,他们很少沉睡,且对于他们来说,毫无征兆的沉睡并不是好事。年轻的神祇别无选择,若不沉睡,他就只能在绝望中度过每一分每一秒。如果能预知一切,提前感受到宇宙洪荒的可怕,那他是否还会放开权杖?也许会,Odin的否定至今都回响在耳边,简单的两个字母却能让他的防线彻底崩塌;也许不会,年轻的神祇即使这一次无法获得肯定,也会在下一次的努力中获得。



可哪儿有“如果”?



过去已成记忆,现在在被书写,他看不见未来。



一个梦,如同他的眼,尽是灰绿,就连阳光也是灰绿色的,黯淡、让人恍惚,却又美丽无比。Asgard的英灵殿坐落在大片的树林中央,大理石筑成的亡灵碑环绕在周围,石碑旁槲寄生淡紫色的花朵终年不谢,Valkyrie们在走廊上穿行。



有人在小心地靠近,脚步轻巧,却还是在不经意间因踩踏到地上的枯叶而发出了声响。一群年幼的孩子,年幼的神祇,试图潜入众神之父的禁地,进行一场冒险。



“快一点,”打头的是年幼的雷神,他回过身,向不敢前进的伙伴们招手,奇怪的是,即使在这灰绿的梦境中,他金色的头发依然闪耀,“来吧!快来!”



几个犹豫的孩子在他的鼓励下终于放下了满心的担忧,很快就来到了他的身后。同样有着一头金发的Sif是这个小队伍的副领队,不同于Thor,她的金发因染上了灰绿色而显得诡异,她一遍遍清点着人数,终于发现了些不对劲。



“Thor!”Sif拽住了Thor的衣角。



“怎么啦?”亟不可待的雷神连头都没有回。



“我们少了一个人!”



这下可棘手了,如果是胆小鬼去告密,他们可就有大麻烦了。Thor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赶忙问道:“少了谁?”



“不知道……等一等。”Sif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上面是参加此次冒险的“勇士”的签名,她又清点了一遍人数,并用笔划掉在场者的名字,当只剩下最后一个名字时,她气愤地抬起了头,“我知道了,是Loki!”



“Loki?”Thor有些惊讶,他快速地扫视了一遍身边的伙伴,果然没有看见自己那孱弱的弟弟,一股不安涌上了心头,他果断地下令道,“Sif,你们在这里等我,如果有什么人过来,就躲起来。”



“难道你还想回去找他吗?”Sif显然对这个命令不满,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已经准备原路折返的Thor。



Thor点点头,奔跑起来,如同一头漂亮矫健的小豹子,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中,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同伴。



而另一头,年幼的恶作剧之神,正惊恐蜷缩在一个树桩下,同伴们的步伐太快,他无法跟上,他想开口呼唤前面的兄长,想请求同伴们放慢脚步,却不知为何就是喊不出口来,最终还是掉了队,迷失在了树林中。



Loki用双手将自己紧紧环住,脸上还挂着在丛林中跌倒时黏上的泥土和灰尘,他还不会那些能让他变成鸟儿飞离这里的高级法术,只能为自己筑起一个简单的防护层。他很害怕,繁茂的树木将本就黯淡的阳光切割得更加细碎、微弱,故事书里的怪物们正在他的大脑里肆虐,残暴的冰霜巨人、丑陋的黑暗精灵,Loki一动不动地盯着四周,仿佛只要眨一下眼就会被怪物撕裂。



当恐惧的匕首就要划破他的喉咙时,他听到了呼喊,Thor的呼喊——“Loki!”



“天呐!”Thor的脸上满是焦急,他并不担心甚至不曾怀疑Loki会去告密,他的小弟弟不见了,他原本该跟在他的身后,只要一回头就能够看见。



“Thor!”Loki从地上弹起来,疯狂地回应,“我在这儿!”



“Loki?Loki!”Thor激动得大喊,上天保佑,他听见了,他听见了Loki的声音。



Loki在原地颤抖,当他看见Thor的身影在零零碎碎洒下的阳光中逐渐清晰时,泪水涌上了眼眶。



“Thor!”他冲向兄长,撞进他的怀抱。



“My brother,”Thor紧紧拥抱着仍然止不住颤抖的Loki,自己的心也似乎随之颤抖,“你怎么在这里,幸好,幸好我找到你了!”



Loki没有回答,他的泪水大滴大滴地滚落,弄湿了Thor的衣领,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怪物、黑暗,一切都消失了。两个年幼的神祇在树林中相拥,就如彼此的唯一。



阳光开始闪烁,树林中挂起了狂风,灰绿的梦境在迅速崩塌。



“很感人。”Loki睁开双眼,嘴角是讽刺的笑容。这不是他在宇宙洪荒漂泊的旅途中第一次的沉睡,但在前几次的沉睡中,他很少做梦,他没有梦见过自己,也不曾梦见过Thor,更不曾梦见过去。



如果回到从前,即使只是回到Thor还待在Midgard的那段日子,他都会如此评价这一段经历——这是一次很好的沉睡,一场很好的梦境,久违的记忆,让他得到了心灵的安宁,感受到了安慰,浓厚的兄弟情谊,孩子总是纯洁无暇的。但此时,从前最能言善道的Asgard的恶作剧之神,现在漂泊宇宙的冰霜巨人,只会讥笑,只会自嘲,瞧瞧,瞧瞧那个胆小鬼。



如果没有Thor呢?会怎样呢?他一定是那个领头的,只有他能够带领着其他人。



他不想看见Thor,不想看见任何一个与Asgard有关的人。



“如果奥丁是仁慈的,如果他能够知道,我发自内心地希望、祈求,你们能够给予我宁静,我的身体已漂泊宇宙,我的灵魂只渴望,你们能从我的脑海里消失,永不出现,直到我失去生命,停止思考。”



Chapter2.岁月的芬芳



哥哥还是说:“你真是一个傻孩子。”



Thor是在前往英灵殿的路上被Sif拦下的,她换下了盔甲,穿上了一袭墨绿的长裙。



“Thor,你记错时间了?”Sif平静地注视着Thor,问句里充满了肯定。



Sif不常穿长裙,除了出席那些必备的晚宴,因此当Thor看见Sif时,心里有些惊讶,可当他听完Sif的话后,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什么记错时间?”



“今天的实战训练已经结束一场了。”Thor的不专心太过于明显,他一向不是个善于掩饰的人,Sif调侃的话语中带上了两分嘲讽。



“什么?”这下Thor终于回神了,眼神里充满疑惑,“不是十点开始么?”



Sif摇摇头,无奈地轻叹道:“八点开始,十点结束。”



她看了一眼远处的太阳,又回过头来望着Thor:“况且就算是十点开始,你现在不已经迟到了吗?”Thor从不缺席训练,也不会迟到,因此就连Sif自己都没注意到,当她问这句话时,长袖下的一只手慢慢地捏了起来。



Thor有一点尴尬,他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在确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准时赶到英灵殿后,从未迟到过的Thor抱着自己第一次迟到,应该是情有可原的心态,变得心安理得。



“我为我的晚到……”他准备道歉,却被Sif干脆地打断——“是缺席。”



“好吧,我为我的……缺席道歉。”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后,两人 一时间陷入了一阵沉默。



Sif看着Thor,有那么几秒突然说不出话来,Thor的反应像是在意料之中,又像是意料之外。等她缓过神来,她抛出了那个问题,如同被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激起了水花,泛出了层层涟漪。



“你去看她了?”她说。



他就知道Sif会这么问,Sif,哦不仅Sif,有很多人每天都会这么问他。他通常都会礼貌地点点头,然后毫不迟疑地离开,脸上满是“不想多谈”的神情。但这一次,Thor犹豫了一下,蓝色的眼睛是不安和少见的,忧郁。



“恩。”他轻哼,用一种极少使用的音调,收敛了张扬、急躁,虽然从Midgard回来后,他的脾气已经收敛了不少,变得沉稳、安静起来,但习惯一向难改。



“她,还好吗?”Sif试探着问,话语也随之轻柔起来。



“老样子,做课题,研究任何东西,只要有可能让我们联系上。”Thor缓慢地转述Heimdallr的话,空气有些凝固。他很想念Jane,那个美丽、聪慧、不可思议的中庭女子。



“我记得我说过不止一次,”Sif鼓劲似的拍了拍Thor健壮的臂膀,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却真诚无比,“你是Asgard注定的王者,我们有九个国度,你的目光不能只盯住其中的一个。况且……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



Thor对着Sif微微一笑,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安慰,却还是无法回应。两个人并肩走向英灵殿,等待第二场训练。



今日的Asgard依然神圣、壮丽,即使现在Baldur不在神域,也充满了光明。Glarsir中央的英灵殿被阳光打上了金色的光晕,槲寄生的花朵在风中随意摆动,如同起舞的少女。Thor在阳光下恍惚了一会儿,他已经无数次地到访过这里,此刻却有了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受。



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身边有很多人,有Sif,有三勇士,有几个其他神祇的后代,还有他的brother——Loki,Loki在Glarsir中迷路,他把他找了回来,抱在怀中,擦去他掉下的泪水。等他背着受惊后一身冷汗的疲倦的弟弟回到同伴们身边时,Asgard的阳光将亡灵碑的影子投射到那些柔弱的花朵上。他记得他们是如何避开走廊上的Valkyrie潜入英灵殿的,在那之前他询问他的brother能否同行,他可以选择在原地等他们回来,可他却站直了身子,以一种平静又坚定的语气告诉他,他能行。



然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他放慢了脚步,好让骄傲的不服输的小Loki跟上,他们在大殿隐蔽的一角好奇地打量着,时不时地发出微弱的惊叹声。



他们偷偷地离开,等英灵殿房檐上高大的塑像消失在视线中后,他们放声大笑,宣告这次“冒险”的成功。



时间一向喧嚣、吝啬,眨眼便已是千年之间,生死相隔。



“Thor?”Sif回头看向不知怎么停住了脚步的Thor,她浓密的头发如今已不再是耀眼的金色。



他们走进训练场,空气中充满了汗水和肃杀的味道,两旁正在休息的格斗者们纷纷站起来向Thor致意。等Thor放下他珍爱的Mjolnir,拿起武器架上的长矛,第二场格斗训练正式开始。



Thor沉浸在力量的对抗中,挥洒着汗水,只有在这种真切的肉体和金属的碰撞中,他才能够忘掉一切,停止思考。



在他们训练的过程中,Odin悄无声息的到访,在注视他年轻的头生子——Thor了几秒后,又背着手离开。



训练结束后,换下了血红紧身战袍的Valkyrie将疲倦的勇士们引向了午宴厅,长桌上摆满了可口的食物和香醇的美酒,整个大厅都是格斗者豪迈的笑声和牛角杯碰撞的声音,女神们金色的长发和白色的长裙不时从眼前晃过。



Sif一直注视着被格斗者们簇拥着,却仍是心不在焉的Thor,注视着他的手指把玩酒杯,在他把酒杯放下并准备离开时,准确无误地拉住了他。



她对上他询问的眼神,说道:“我想,你需要和母亲谈谈。”以最真挚的朋友的身份,给予他一点自己的建议。



Thor没有回答,像是没有听见,又像是听见了。最终,他轻轻点头,从欢呼和谈笑声中离去。Sif听见了自己细微的哽咽,她赶忙抬起一满杯红酒,一饮而尽。



Frigga的水晶宫是Asgard所有女神的向往之地,高贵美丽的神后在那里织着金色和白色的云网,那里总是萦绕着温和、宁静又动人的气息,那里是婚姻的殿堂,九国的伉俪都会被邀请到访。



Thor觉得自己的步子很沉,他放弃了飞行,选择了步行,而每一步似乎都踏到了他的心头。他本能地感受到了抗拒,他很好,只是有些想念他在中庭的女友,还有那个殁于彩虹桥下的兄弟,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恢复状态,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战士一向如此。他想转身,回到自己的宫殿,关上大门,大醉一场。但同时他的身体中,还有一个人在不停地劝诫他,去吧,去听听母亲的想法,去看看自己的真心。



“Thor,”Frigga从装饰着各色宝石的织轮后站了起来,她走向殿门外垂头丧气的Thor,温柔地用双手拥抱了他,“我的孩子。”



Thor被母亲牵着,往阳台走去,那里总是放着一个大理石质的白色小圆桌,还有两把足够舒适的靠椅。他被Frigga按着坐了下来,她轻轻抚摸了他的头发,将他的乱发整理到耳后,然后才坐到了他的身边。



“Thor,”她温和地呼唤着Thor,“你看起来很不好。”



“……”Thor沉默了,他知道自己最近看起来大概有些颓废,但在长辈的话语中,他才发现已经不仅是颓废那么简单了。是的,他很不好,他无法再大口地吃下美味的食物,也无法豪迈地大笑,他不和挚友们谈天,只想在战斗中停止思考,只有每天和Heimdallr的谈话才能使他的心情稍稍好转。



“Thor,拜托你,”Frigga看着自己沉默的儿子,只觉得心痛,“振作起来。”



“我会的,我会的母亲。”Thor安慰道,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就像是要说服自己一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哦,不……我的孩子,不要勉强自己,不要掩藏自己,告诉我你的感受,告诉我你的想法,让我分担你的痛苦。”



“母亲,”Thor抬起头,Asgard午后的阳光笼罩着他们,“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Jane的面孔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的笑声在我的耳边,我见不到她了……”他缓慢地说道,他是Asgard对情感最为迟钝的神祇,此时脸上却布满了忧愁。



“是的,我知道,你很喜欢Jane,那个中庭的女孩,但是我的孩子,我想你已经听过太多次的劝告,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她只拥有我们生命五十分之一的长度,况且,”Frigga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些总会被时间冲淡的,你们相识的日子太短,它抵挡不了时间的冲击,所有的彻心痛苦都会被冲淡的。”



“我需要一些时间。”



“你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我知道,”Frigga握住了Thor的手,如同传递给他力量一般,“我会陪着你,我们都会陪着你,父亲、Sif、Hogun、Fandral、Volstagg,大家都会和你在一起。”



Thor感激地点了点头,他的母亲总是这样,耐心又温和地安慰他,开解他。



“下午有训练吗?”



“有,”Thor想了想,“但我想也许我该给自己放个假,陪陪您。”



Frigga对着Thor露出了宠爱的慈祥笑容,她朝殿内挥了挥手,不久后就由Fulla送来了一壶蜜酒和两个精致的银杯。



“也许我的儿子可以陪我小酌几杯。”她笑着,将酒倒进了杯子里。



“我的荣幸。”



在回到殿内的Fulla和其他几个侍女演奏的轻柔的音乐中,两人碰了碰杯,饮下第一杯酒,Thor发出了一声舒适的叹息。



“我还记得,”Frigga被曲调勾起了回忆,她的手抚上了盛着酒的酒壶,“这个酒壶……”



不同于两个银杯,酒壶没有什么精巧的花纹,也没有什么独特的造型,但它银色的壶身上却泛着不同寻常的淡绿的光晕,有人在它上面施加了法术。



“是Loki弄的吗?”Thor下意识问道。



“是的,”Frigga慢慢抚摸着酒壶,仿佛抚摸着小儿子消瘦的脸庞,“Loki送给我的礼物。”



两个人都沉默了,自打Loki从彩虹桥坠落后,他的名字已经成为了Asgard不可提及的话题。有人为他哀伤,虽然只限于Frigga、Thor和Odin,而更多的人却在暗中松了一口气,那个从小到大,恶作剧不断、狡猾的冰霜巨人终于消失了,他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



真的是咎由自取吗,其他人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没有人会这么想,更不会这么问。



“Loki送我这个的时候,才刚学会了一点法术,”Frigga注视着酒壶,眼里溢满温柔和幸福,“他问我,‘妈妈,我能送给您一个礼物吗?’,我说,‘当然可以’。”



“然后到了夜里,我就看见了这个发着淡绿光芒的酒壶。”



“你们长大后,Loki又对它施了一次法,让它能够自动的加热,好随时为我温着酒。”



Thor默默听着,从Frigga的话语中,他似乎看见了Loki端着酒壶时柔和的笑容,Loki很爱笑,但更多的只是在恶作剧成功后得意、带着戏弄意味的笑容。



“我很想他,非常地想他。”Frigga停止了回忆,她的语气里带着轻颤。



“Loki如果能够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但我想,他应该不愿看见您悲伤,”Thor柔声安慰着悲伤的母亲,“我也很想他,思念着他……”



他听见自己的尾音颤了颤,再然后,大片大片的悲伤塞满了他的胸口,霸道、毫不讲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压得人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水,他们拥有太多的回忆,过去的千百年时光中,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Thor,”Frigga用双手捧起了他的脸,他的泪水正顺着脸颊流下,落到石桌上,“你需要睡一觉,好好的休息一下,没有悲伤,没有思念,没有负担。”



Thor扶着Frigga起身。



“去睡一觉吧,去吧。”





评论

热度(45)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