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6(虐)

CH4 5


Chapter6.茧

 我已无路可逃

Loki听到荒原上齐塔瑞人的嘶吼声和杂乱的脚步声,他坐在一块低洼地带,把身体藏在乱石堆中,不住地喘息着。刚刚帮助他脱困的法术让他虚弱得举步维艰,他轻声念出了一串咒语,修长的身段也随之慢慢变得透明,直到完全隐形在了空气之中。当Loki结束这个动作后,他疲惫地把头倚靠在背后一块相对平整的石块上,他的睫毛无力地颤抖着,像在提醒他如今他已有多么的困倦。但现下危机四伏,他不能合上眼,卸下自己的警惕。
 他已经到这个星球了,不管有么差强人意他也不能轻易离开。他不想再回到那漫无边际的洪荒去了,甚至只要稍稍想一想就足以让他心惊肉跳。他要留下,不管多么危险,Loki在心底这么说道。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他把身子往石堆的缝隙中挤了挤,即使就算现在有人贴在他的跟前也看不到他。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被派来寻找他的士兵愈来愈狂躁了,脚步声在风的呼啸中破碎急躁。Loki留了给自己几分钟的时间来整理思路,他从未听说过这个种族,这个星球的属于者,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了那个高大的披着斗篷的丑陋生物。
 它们知道Asgard,知道Odin,甚至知道Laufey,但Loki却对它们毫无了解,它们不属于九界。作为神域昔日尊贵的二王子,没有人会否认Loki的聪敏狡黠和博学多识。他喜欢阅读,任何种类的书籍都在他能够接受的阅读范围之内。他在脑海里思索,调动自己积累千年的知识,像要翻找出什么,可是一无所获。
 有脚步声在靠近他,Loki停下了思考,站了起来。没有什么好想的了,他已经有了结论——他要和这颗星球的属于者合作,重夺Asgard,Heimdall看不见这里,他们没有办法预知他的行动。
 就算它们拒绝了我,甚至想要杀掉我,夺走冬棺,我也会让它们重新思考直到接受我的提议,Loki想道。
 两个丑陋的齐塔瑞人走到了这里,距离他不过一臂,Loki仔细地打量着它们,他在心里计算如何才能干净利落且不失轻巧地干掉它们。出人意料的是,这两个齐塔瑞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它们拿着长矛,开始面对面地用Loki听不懂的语言进行激烈的争吵,想是因为长时间的搜索让它们起了争执。
Loki看着它们中的一个用手中的长矛抵在了另一个的肩头,只需再稍稍用力,就能够刺穿它粗糙的皮肤。这真有意思,他笑道。两个前一秒还在嘶吼咆哮的士兵被他低低的笑声吓得一震,立刻绷紧了神经,背贴着背,抬着长矛对向四周。Loki脚步轻盈地绕到了它们的背后,接着,手指握上了一柄长矛,他猛地发力,长矛被他带动,转了个方向,狠狠刺进了另一个齐塔瑞的腹腔。
 鲜血溅了出来,Loki朝后退了一步。被控制了长矛的齐塔瑞人开始尖叫,它的叫声难听得让Loki额角的神经剧烈地跳动起来,他咬着牙用法术结果了它。
 当一群齐塔瑞士兵闻声而来后,只看见一个同伴正无助地站在倒在地上的士兵身边,它抬了抬长矛,指向西边然后望向它们。它们唧唧咕咕地说话,话音结束后,列着队跑向西方。
 真是愚蠢透顶,化为齐塔瑞人外貌的Loki在内心嘲讽道。他踢了踢脚边已经开始发凉的尸体,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完成了这次幻术,而代价是全身都被汗水浸透。极度的疲惫下,接连不断的法术消耗让他的口腔里满是淡淡的铁锈味。
 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然后迈出步子往那群士兵赶来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都是稀稀落落又三五成群的齐塔瑞人,它们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瞎转,发出无意义的音节。Loki低低喘息着,加快了步子。
 这个星球没有宫殿,没有屋舍,Loki不太清楚自己是否能够找到那个领头者,但是他在潜意识里不愿停下脚步,也不愿去多想,他几乎是迫切地向前走去。半个小时后,一座狭窄的楼梯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四个齐塔瑞士兵执着武器守卫在它的起点。
Loki在楼梯下停住了脚步,守卫的长矛交叉着挡在了他的面前。
 楼梯的中间被一个个黄色的方块点亮,泛着蓝色荧光的细长长条嵌在台阶上,Loki朝上面望去,但黑暗之中除却亮光,再也看不到什么。他看了守卫们一眼,转身离开。等他藏身在一块巨大的陨石后面,齐塔瑞人粗短的手指上聚起了他熟悉的绿色光芒。
几分钟后,他领着一个幻形再次来到了楼梯前。守卫者们惊讶得忘了放下长矛,身着墨绿长袍的Loki被它们的同伴押着,脸上露出了狰狞和不甘。他瞪视着它们,眼里愤怒得可以喷出火。
Loki谨慎地打量守卫者们,确认自己未受到阻拦后,立刻押着幻形迈上台阶,他回过头,守卫者们还在惊讶地看着他们,嘴里似乎在低声议论着什么。他收回视线,向上走去。
 当他的身形被黑暗完全盖住的一刻,幻形就立即消失不见了。Loki支撑不住地跪到了台阶上,手臂死死撑住地面。他咳了几声,然后感到喉头一阵腥甜。他顿了顿,压下了胸膛中翻涌的气血,将口中的鲜血啐到了台阶上,用手抹去了嘴角的血痕。
 休息了一会儿,Loki再次站了起来,他的身子有些摇摇晃晃,但仍是坚定地向台阶上走去。当他踏上最后一阶台阶后,他看见了那个之前与他对话的齐塔瑞人。

 那个齐塔瑞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来到这里,它转过身警惕地看着Loki。Loki也没有再移动脚步,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与它对峙。他其实是很紧张的,心跳声大得让他无法忽视,可他的面上却是一派镇定。当风亲吻过他的面颊,他抬起头,现出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Asgardian……”齐塔瑞人低声道。
 “叫我Loki,”Loki朝它迈出了一步,“我是真心的想要同你们合作。”
 “我记得我说过,你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齐塔瑞人摇头道,“我们对你的冬棺更感兴趣。”
 “和我说说吧,”Loki又向它迈出了一步,他的步子很小,他提议道,“你们的计划。”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一个死人。”
 “有一位盟友,总比没有好,”他说道,“况且我不弱。”
 他用法术砸向一旁,坚硬的石块顿时粉身碎骨。Loki平静地咽下口中的血腥,微笑道:“我觉得我可以帮你们很多。”
 齐塔瑞人没有出声,它看着Loki向他靠近。当他离它只有一步之遥时,它突然开口道:“那就证明吧。”
 “我已经证明了很多次了,你不满足吗?那怎样才是符合你的意义的证明?”Loki问道,他定定地看向对方的眼睛,话音未落,他又继续说道,“我能做到。”
 “不,你不能。”
Loki想要开口否定,他的嘴已经微微张开了,却在下一秒紧紧合上,他咬紧了牙关,不可置信地低下了头。尖锐的长矛没入了他的胸膛,金属冰冷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他抬头,看向齐塔瑞人,张嘴时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听见了内脏破碎的声音,以及肋骨断裂的声音。然后他的意识里只剩下痛楚了,耳朵里只有嗡嗡声。他想起齐塔瑞人说的,“一个死人”。

 “Asgardian……”有一个人说道。Loki睁开眼,却只是满目的黑暗。他愣住了,被金属刺穿胸膛的痛意已然消失不见,仿佛几秒钟前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他环视四周,除却黑暗依然是黑暗。
 “神祇……”那人个继续说道,“雷神Thor的弟弟。”他的声音不同于齐塔瑞人,低沉威严,在Loki耳边回荡,让Loki无可避免地想起了Odin。
 这是幻境吗?Loki在心里自问道。
 “你想要和我们合作,”他说,“让我来看看你的内心。”
 “不。”Loki下意识地拒绝道。
 “你的内心里有恐惧。”他继续说道。
 “证明自己,让我看见你的内心。”
 “不!”Loki已经在嘶吼了,Loki知道他根本不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
 下一秒,黑暗中有一角突然碎裂开来,清脆的声音传递到Loki的耳膜,让他颤抖。Loki绝望地看着黑暗破碎,被耀眼的光芒侵吞,然后站在了一片白光之中。
 “你的记忆。”Loki转过头,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他微微愣神,然后抿着嘴不再说话。

 这是他的记忆,若是按中庭的算法,那时他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少年。十多岁的孩子能有什么样的记忆?欢笑、阳光、打打闹闹、亦或是青涩的情感。也许Loki是拥有过这些的,但是他不记得了,他不记得这些美好,往往能让人们深刻记忆在脑海中的,只是痛苦和悲伤。痛苦鞭笞着他,悲伤让他成长,孤寂塑造了他。
Loki单薄的身子在白光中轻颤,当他看见年少的自己向他走来时,他张开了嘴。
 白光根据记忆变换,他站到了一座由石块砌成的房屋中,这里是Asgard一处已被人遗忘的久远的地牢。他看见自己划下一根火柴,点燃了一盏布满了铜锈的油灯,然后抬起它,往墙壁上照去,像在寻找着什么。
 “Brother.”红色的衣角从他眼前略过,Thor走进来了。他在Loki身后停下步子,皱着眉,打量这个充满压抑气息的房间,对Loki说道:“这里太糟糕了。”
Loki回头平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自己的动作。Thor有些不自然地用手揉了揉自己脑后的金发,说道:“不会在这里的。”
Loki没理他,他把油灯照向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目光不停地搜索着,良久,他直起身子回头说道:“那是你的,不是我的,你如果不想要,我可以不找。”
Thor不出声了,一天前在他的提议下,Asgard三勇士同他一起到这里来玩“格斗者”游戏,还没成年的他们没有资格去英灵殿进行真正的格斗,只好以这种略显幼稚的游戏满足自己的心愿。这里是他发现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秘密基地,而游戏也几乎是每个星期都要进行的普通行动了,一切都那么正常、自然。
但还是出了意外,虽然不是什么大的意外,也足够糟糕了,他把Sif送给自己的项链弄丢了,他不敢想象等Sif回来后知道他把项链弄丢了会怎样。于是他只好再次发动三勇士,顺便在Loki去Frigga的水晶宫学习新法术前拦下了他。在Loki一路的质问中,Thor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毫无疑问地受到了Loki的嘲讽。等他们到达地牢后,便分成了三队开始寻找Thor“失落的项链”。其实他们原本只分成了两队,Fandral和Volstagg一队,Hogun、Loki和自己一队,但是Loki表示暂时不想看见Thor的愚蠢的脸,要求自己一个人去找。
 “Brother,”Thor开口打破了沉寂,他看着Loki蹲在地上,内疚地说道,“对不起,谢谢你能来帮我。”
 “得了吧……”Loki不客气地说道,他瞥了Thor一眼,在看见他满脸的抱歉后叹了一口气,不再那么咄咄逼人道,“你是我的兄弟,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来的。”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虽然不知道你瞒着我到这里来了多少次了。”
 “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Thor解释道,他也跟着蹲到了Loki的旁边,“我只是想你不会喜欢这个的——‘格斗者’游戏,而且你要和母亲学法术。”
 “所以你觉得我没有时间?”Loki问道。
 “是的,”Thor垂下了头。Loki以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注视了他一会儿,又无奈地继续开始寻找。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Loki再次看向他,Thor犹豫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你下次可以和我们一起来。”Loki听完,只是垂着眼,没有对此表达什么。

 “你和你兄弟感情很好。”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Loki看着蹲在角落的自己和Thor,嘴巴张着却发不出一个音节,他是想要否定的。Loki不想看了,他想闭上眼睛,却不知为何就是合不上,在不知不觉中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束缚住了他的身子,让他动弹不得。他溢出一声破碎的低吟,那股力量如同藤蔓般将他牢牢绞住,愈来愈紧,Loki觉得自己的内脏要被绞碎了。

 明明没有风,油灯里的火苗却倏地摇晃了一下,Thor和Loki同时唰地抬起了头,他们对视着,在对方的脸上找到了与自己相同的疑惑。一下秒,Thor从地上弹跳起来。Loki抬着头有些茫然地看向他。“你有没有听见?”Thor问他。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听见了Volstagg的叫声,”Thor有一点激动的解释道,“他在叫我,也许是找到了。”
 “你回几声,让他过来。”Loki回答道。
Thor摇头道:“不,我们过去找他。”
 “如果不是,那我们还得回来。”Loki不同意地说道。地牢太黑了,为了找到这个房间他差点被路上的碎石块绊倒。
 “你留在这里,我过去。”Thor起身朝房间外走去,Loki跟着站了起来,他喊了Thor一声,但Thor没有停下步子,很快就消失在了灯光外的阴影之中。Loki带着愠怒地踢了墙壁一脚,抬着油灯准备追上去。
 他跑到房门前,准备迈出最后一步,面前突然传来了嘶嘶的声音,他愣在原地,几秒后猛地向后连退几步。等他稳住自己颤抖的手,将油灯举到身前,他看见了它——一条巨蟒,亦或是,泰坦蟒,它黑色的鳞片在黄色的灯光的照耀下泛出令人畏惧的光芒。Loki觉得自己被钉在了原地,他潜意识地呼喊了Thor,可没有人回应。他不敢出声了,蟒蛇朝他的方向爬行。然后停在了距他不远的地方,Loki连呼吸都忘了。
 对峙几秒后,巨蟒猛地向他发起进攻,油灯砸到了地上,Loki向房间一角滚去,恰恰避过袭击。巨蟒在黑暗中吐着信子,盘起了身体。Loki从地上跳起,手中握着法术化出的匕首,他看不见它在哪儿里。他想要用法术照亮房间,却听见了呼的风声,他用力用匕首向声音的来源刺去,身子朝左闪去。匕首没有传来刺中物体后的停顿感,Loki知道自己失败了,他快速地用法术点亮房间,巨蟒在同时朝他再次袭来。他在地上滚了几下才勉强避过。包裹着他身体的墨绿长衣被地上的石块刮破了,鲜血从他细致的肌肤上透了出来。巨蟒被血腥味刺激得更加疯狂了。它一下下极速地朝Loki袭来,想要裹住他的身体,Loki狼狈地躲闪,停在一处急喘着,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巨蟒摇晃着扁平的脑袋,Loki朝它砸去一个威力不小的法术,砰地一下,绿光炸开,巨蟒毫发无损。这是从前看守犯人的神域之蛇,岂会畏惧一个尚未成年的少年的法术。
 “Damn!”Loki骂道,被激怒的巨蟒不再试图抓到他后勒死他了,它张着血盆大口,尖锐的牙看得Loki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它要把他一口吞下。当Loki再一次在地上滚过,因脊背被嵌入了细小的碎石块而疼得发抖时,他从未像现在这样一般恨过自己不够强壮。体力的消耗让他大口大口地剧烈喘息着,他的行动也不够敏捷了。
当他最后一次带着点绝望意味地朝巨蟒再次砸出法术后,他被巨蟒裹住了。身体因突然的挤压而连骨骼都是痛的,Loki喷出了一口血。
 像是在满足终于抓到了这个狡猾的猎物,巨蟒得意得没有将他一口吞下,当它享受完成就感后,张大了嘴,Loki尚未被裹住的之前无力地垂着的右臂,捏着匕首捅到了巨蟒的脑袋上。他被巨蟒甩了出去,狠狠地砸到了墙壁上,又啪地掉到了地上,他觉得自己全身都骨折了。巨蟒剧烈地摇晃着巨大的身体,当它愤怒地准备将再也无法动弹的Loki吞下时,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气。房间里只剩下Loki痛苦的呻吟了,先前点亮它的法术褪去,黑暗重新归来。
 等Thor和三勇士找到房间时,房间已不是他离开前的那般充满了黄色的柔和光芒,他有那么几秒以为Loki已经离开了,但他还是接过了Hogun手中的灯盏,走进了房间。然后他们吓得倒吸一口冷气,僵在了原地。他们的视线被那巨大的蟒蛇的尸体抓住,接着Thor看见了伤痕累累地倒在地上的Loki,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过去的,等他全身颤抖地小心地抱起Loki时,发现他陷入了昏迷。

Loki看见Thor抱着自己,咆哮着向地牢外冲去,看见三勇士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然后他想起了自己醒来时Frigga慈祥又心疼的目光,还有Odin铁青的脸色。他记得Frigga安慰过自己什么,但他更记得的是,Odin对Thor说——“你们不能再去那里,为了你的鲁莽,你的兄弟差点丧命,你会得到惩罚。”他挣扎着想要起身,然后他听见Odin继续说:“但是,你英勇地除掉了巨蟒,救了你的兄弟……”Thor打断他,Loki记得Thor解释那是他除掉的,Loki记得Odin以一种惊讶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后让他们通通都离开,好让他休息。Loki知道他瘦弱、单薄,他的法术对巨蟒起不了任何作用,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他除掉的。

 “出人意料。”那个声音说。Loki双眼通红,泪水在他的面颊上肆虐。他呆呆地看着记忆重现,然后如同疯了般开始大声嘶吼,宣泄着自己的委屈、悲愤和心痛。
 他在昏睡过去前,听见那个人说,接受自己同他们合作。但他已经不想了,他不想和他们合作了,他们让他想起那些痛苦,掀起了他结茧的伤痕。
 他轻声呢喃道——“不”。


评论(3)

热度(19)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