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 chapter7

CH6


Chapter7.开始

 
 那想做好人的,在门外敲着门。
 
Clinton推开了餐厅的玻璃门后,一眼就看见了柜台的不远处,正抱着双臂坐在圆桌前的Natasha。这家不大的快餐餐厅位于神盾局的对街,因而来此光顾的客人大多都是神盾的特工。Clinton朝他们中的一些微微颔首打着招呼。
他把外套上高高拉起的拉链往下拉了一些,走到了桌子跟前,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Natasha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做完一整套的动作后,才问道:“Fury呢?”
“马上就到。”Clinton回道,戴着红色鸭舌帽的服务员抬着本薄薄的菜单走了过来,他接过了菜单,看也没看就说道,“一个牛肉芝士汉堡,谢谢。”
服务员是个刚来这里不久的小姑娘,她的脸颊在快餐厅长时间的空调冷风的吹拂下,也保持着那份属于年轻人的活力,而此时它染上了几抹淡淡的粉色。她看了Clinton一眼,用笔快速地记下,然后才走回柜台。
Natasha略带玩味地挑了一下眉头,接着把目光转到了窗外的街道上。Clinton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到几团被风吹得在地上挪动的废纸团。他在大脑里组织了一会儿语言,Natasha和他之间的冷战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虽然两人作为神盾的顶级特工,能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能讲上话的次数也是一只手就可以数得清楚,但是Clinton很清楚,这就是冷战。
几天前在任务途中,他们被突现的蓝光呛得扑倒在了地上,等光芒消褪后却发现只是虚惊一场。Clinton还记得Natasha从地上起身后,朝他望的那一眼。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闭紧了嘴,Clinton很了解Natasha,这种眼神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就像开枪前要拉下保险,吃饭前要拿起餐具一般,是Natasha式的标准开始动作——Natasha极为擅长审讯,总是能在人不知不觉中就套出了自己所需要的所有讯息。因此,在无法避免自己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套话的情况下,Clinton选择什么都不说。
Natasha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敏锐地发现了Clinton的想法,于是,在她大步走进酒店,干脆利落地结束任务,回到神盾局后,她就没有再和Clinton说上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直到他在今天早晨拦住了她,表示Fury想要和她谈一谈,Natasha才开口和他说了这几天来的第一句话:“去哪儿谈?”
“Natasha,”Clinton把神志从沉思中拉回,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应该理解Fury。”
“我一直很理解他,”Natasha回道,尾音落下后,她停顿了几秒,接着哂然一笑道,“神盾是我的家。”
Clinton明白Natasha的意思,关心自己的家实在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一件事了,他顿了一会儿,又说道:“Fury会告诉你的。”
Natasha没有再说话,服务员托着一个托盘走到了他们桌前,放下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一罐方糖、几包奶精和一个被包装纸层层包好的芝士汉堡。Clinton撕开包装纸,沉默地咀嚼着,感到有些许食不知味。他抬头看向Natasha,两个人的目光不经意地撞到了一起。
等他们把目光分开后,圆桌上的气氛怪异了起来,两人都没有出声,默契地安静享用着自己的食物和饮品。
十分钟后,餐厅的门再次被推开。Clinton朝门口瞥了一眼,意外地看见了一身黑衣的Hill。她快步走到他和Natasha跟前,用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说道:“走吧,Fury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Clinton从直升机下来的时候,借着直升机顶上的双旋翼旋转时发出的噪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紧跟在他后面的Natasha脸色不是很好,事实上是,当直升机刚刚驶到这片巨大的基地的上空时,她的脸色立即就变得很难看了。基地的用地与神盾一贯低调的作风相悖,百亩的水泥地上,整齐地架设着一排排卫星接收天线,因为是白天,基地里的每一幢建筑Natasha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
等飞机上最后一个人跳下飞机后,他们跟着Hill走进了基地最大的水泥建筑里,一路上碰到了不少前几天还声称要去度假的同事。等最后一扇门缓缓打开后,Natasha看到了站在几步开外的Fury。
几位身着白色长衣的研究人员在大大小小的科学器材旁穿梭,井然有序地调整着一些按钮,记录显示器上的数据。Natasha环视了一下四周,最终把目光定到了远处的一个树立着的金属圆盘上。圆盘中央,一块魔方正散发出幽蓝的光芒。这种蓝色和几天前那场突发事件中出现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不再那么刺眼。在意识到些什么后,Natasha略显惊愕地望着它。半响后,她才收拾好了表情,蹙着眉头朝Clinton投去一个眼神,走到了Fury旁边。
她知道那是什么,那个蓝色的方块,就是大名鼎鼎的宇宙魔方。名震美利坚的超级英雄Captain America为此和红骷髅进行了激烈的一战,而后沉睡了七十年。Natasha为神盾居然把它从海里面拿了出来感到震惊无比。她以为Fury是不会为了那传说中的神力而辜负Cap的意愿的,拥有太过强大的力量的物体往往会引发战争,只有在海洋中沉寂,它才不会再引出任何是非。
“就是这个,”Natasha的声音特别冰冷,她开口道,“你们把它弄出来,是想做什么?”
Fury听出了她的震惊和隐隐的怒火,反问道:“你觉得呢?”
“反正不是研究清洁能源。”Natasha讪笑道,一个小时前他们在餐厅的电视机里,看见了正向媒体介绍将使用全新清洁能源的Stark大厦的Tony。
Fury没有回应她的嘲讽,他指了指正在一旁指挥着几个研究人员的Erik,问道:“你认识Erik博士吗?”
Natasha摇了摇头。
“他是位很好的天体物理学家,你们应该认识一下,”Fury说,“而且他是Thor的好朋友。”
他没有等Natasha作出什么回答,就接着问道:“你认识Thor吗?那个神域人。”
Natasha想了一会儿,回答道:“我听说过他的事。”
“那就行了。”Fury满意地瞧向她的脸,他把双手背到了后面,示意Natasha跟着他。他们向魔方靠近,当他们靠得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它幽蓝的表面时,Fury抑扬顿挫地对Natasha说道:“我们要从宇宙中索取力量。”
Natasha给自己三秒的时间来消化Fury的话,然后冷静地用眼神表示理解。是的,众所周知,红骷髅宣称宇宙魔方有着北欧诸神的力量,初时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他的那些话都不过是无稽之谈。而如今,前段时间降落在美国的Thor和毁了一座小镇的高大可怖的毁灭者,证实了北欧众神并不是人类的天马行空的幻想。这个宇宙有着比人类更为强大、智能的存在,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渺小的人类惊慌失措和惶恐不安了。
Natasha是个极其聪明且足够镇定的女性特工,在看见魔方前,她作出了很多猜测,饶是如此,她也没有料想到神盾在做的是这么一件不可思议又危险无比的事情。Clinton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跟着Hill离开了这里,此时Natasha才发现自己前几天的行为是有多么可笑,简直同那些尚在青春期的少女没有什么区别。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下来,才以一种称得上淡漠的语气无情地抛出她的所思所想:“所以,你们要用它来造具有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
Fury没有否定,也没有马上解释。这就是他欣赏Natasha的原因,没有尖声质问,没有惊恐愤怒的咆哮,也没有茫然和不安,只有无声的理解,一切都那么自然,仿佛只是一次饭桌上的简单又普通的谈话。他微笑道:“是的。”
“为了保护地球的必要手段。”他补充道,“不久后就会进行第二阶段。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一切了,也可以安心回去执行任务了。”他刚刚才和Natasha解释了神盾的计划,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送客。诚然,他这次叫Natasha来,也仅仅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Natasha并不认为自己是客人,作为神盾一员的平时很少出现在她心里的责任感倏地冒了出来,她口气强硬地说道:“我觉得我可以留下来看着这里。”
“不,”Fury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这里有Barton就行了,而且还有很多任务等着你。”
他想了想,又接上了一句:“绝对是符合你的水平的。”
Natasha无话可说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宇宙中,脱力的Loki接受了齐塔瑞人的提议。当他手上的锁环被取下时,他差点跪坐到了地上。他的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但精神上的疼痛却让他无法克制地全身颤抖,疲倦和痛楚交织在了一起,让他的语速变得比往常迟钝了不少,他尽力使自己的话听起来和以往没有差别,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有很多需要好好计划一下,我不希望这只是一场一时兴起的行动。”
“这绝不是一时兴起,Asgardian,”齐塔瑞人为他的说法而不悦道,“这是延续了百年的计划,是统一宇宙的起点。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完成。”
“不惜一切代价?”Loki揉了揉自己发青的手腕,问道,“你们如何确保成功?中庭属于Asgard的管辖范围,难道你们认为Odin会对你们的行为无动于衷吗?”
Loki一向是个完美主义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能够吃任何的苦头。在谨慎地思索对方的提议的这几天里,他想到了很多东西。他一开始想如果他接受了,Asgard会有什么反应,他能够成功吗,然后他又设想,如果他没有接受会怎样。答案是无比残酷的,在Odin保持清醒,Thor尚在神域的情况下,Loki没有办法再次重返Asgard。虽然不愿承认,但他还是再清楚不过——他已经被Asgard抛弃了。如果回不去,那为何不去再创一片天地。他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听完Loki的质疑,齐塔瑞人转动着畸形的眼,扫视过Loki的脸庞,几天前的冷汗已经在他脸上干透了。齐塔瑞人放声笑道:“Asgard再繁盛,Odin再强大,也不能扭转乾坤。况且这个宇宙,并不只有Asgardian才是神。你是知道的,你已经感受到他的力量了。”
虽然已经猜到,但从对方口中亲自说出,让Loki放心了不少——促使Loki接受这个提议,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那个让他想起所有不好的、充满恐惧的回忆的人,或者说那个神明。那时他被回忆折磨得头痛欲裂,痛苦不堪,当他咒骂着,好不容易找回几丝清明后,意外地听见了一个名字,他震惊得停下了诅咒,嘴里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在Asgard的不少禁书中都看见过他的名字——卫星泰坦上的永恒一族,被放逐的自成一体之神。Loki知道他的能耐。
“我为你们拿到魔方,你们为我占领地球。”Loki咬着牙说道。
“只是一个渺小的星球,”齐塔瑞人嗤之以鼻,“你的志向。”
“不管我的志向怎样,这是协议,我为你们拿到魔方,地球属于我。”
“你不想重夺Asgard了?”
“我想,”Loki嘲讽地笑道,“但我不是被怒火冲晕了头的蠢货。有些事情要慢慢地一步一步来。”
“如果你执意的话,就如你所愿吧。我们会为你准备一份礼物,助你一臂之力。不过,没有失败,只有成功。”齐塔瑞人威胁道。
协议达成后,Loki由齐塔瑞人引着,来到了一个简陋的石屋前。当他把门关上后,顺着石壁滑坐到了地上后,他伸出右手,打量着自己苍白而显得病态的皮肤。本该冰冷僵硬的地面无法使他受到丝毫寒意的侵袭。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侧卧了下来。地球就要是他的了,他马上就能成为地球的王者了,这多么振奋人心,他有些激动地想道。他合上眼睛,在完成那些壮举前,他需要好好睡上一觉恢复精力。困意袭来的一霎那,他突然想起了Thor在地球上有一个女友。他扯出了一个笑容。这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笑容,Asgard的恶作剧之神的标准微笑。
 
Loki醒来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全身的骨骼都在冲他叫嚣着——“去吧!去大干一场!”他伸了个小幅度的懒腰,然后慢吞吞地挪步走到了屋外。门槛的外延一夜之间就积起了一个小小的灰黑色沙堆,他用靴子把它踩平,跺了一脚。
他眺望远方,地平面的尽头是一片不太明朗的星空。这里没有什么昼夜之分,他不太能准确地推断自己到底睡了有多久。好在马上就有别的事让他无心再思考这些,几个身材矮小的士兵一路小跑到Loki跟前,他跟着他们,大步流星地去见了他的盟友。
“这是给你的。”齐塔瑞人说道。他的手上握着一柄权杖,矛头尖锐得让任何一个追崇完美的杀人利器的伙计,也挑不出半点毛病。权杖上熟悉的幽蓝光芒萦绕着一块圆润晶莹的宝石,漂亮得令人挪不开眼。
Loki接过它,握在手里细细地打量着。权杖的重量使他觉得安心,尖利的矛头则让他忍不住地扬起了嘴角。他极为满意地掂了掂,用缓和的语气说道:“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吗?”
“他的东西从来就只会是最好的,”齐塔瑞人得意道,“只要用尖端触碰胸膛,就可以轻而易举控制人的思想。就像得了骨头的狗,忠诚得可笑。”
“谢谢,”Loki礼貌地感谢道。这是一把顺手并且威力无穷的武器。
“赠予我们的盟友,让他成功。”
“我什么时候出发?”Loki把权杖拿到身侧,他绿色的眼睛里,不明意味的光晕在汇聚流转。
“随时可以。”齐塔瑞人把双手打开,让到另一边。他们站在台阶的最顶处,身后就是茫茫宇宙。
“你打算让我在宇宙中慢慢漂泊到中庭吗?如果乐观一点来看,说不定只要几百年就到了。”Loki讥笑道。
齐塔瑞人也笑了出来,虽然他的笑声沙哑得难听无比,他说:“可怜的Asgardian,宇宙魔方会为你打开通道。”一个光芒四射的狭长通道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Loki拿起权杖,往前一步。齐塔瑞人抓住了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喃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点了点头,消失在光芒之中。
 
马上就要被危机席卷的Midgard,此时仍是一派宁静和谐。至少表面上如此。Natasha回到神盾后,立刻就接到了一个棘手的任务。她拿着任务目标的档案,头痛得甚至怀疑起来是不是Fury为了印证他的话而故意安排的。
她走到神盾的大厅,电视机里再次传出了Tony Stark轻佻的声音。
“我必须说,我很重视Stark大厦。”Tony穿着淡紫色的西装,系了条条纹样式的深蓝领带。Natasha瞧了电视机里的Tony一眼,叹息着离开了大厅。
而那一头,Tony对着眼前的记者,只想咆哮,尽管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要是换做从前的Tony,也许他还会有点耐心来解答她那些弱智可笑的问题,然后在晚上做些“Tony Sark式”的事情。但现在,他已经心系他人了,自然不会去想那些。他在心中抱怨,试图不让自己的不耐太过于明显。他向她解释了一遍他早就在其他媒体跟前,解释过很多次的话,又简单地用几句话搪塞完了女记者的问题,在她再次发问前,他迅速地转身,用通行证进入了大厦。
女记者愣在了外面,Tony回过头对着她眨了一下眼。他向里走时,头顶吹来的冷空气让他打了个寒颤。
Tony走到自己的私人电梯跟前,伸手按了一下耳边的微型耳麦:“Jarvis.”
“Sir.”磁性的电子男声从耳机里传来。
“Pepper的会议结束了吗?”
“现在还没有,Sir.Potts小姐的会议一个小时前才开始,至少还有三十分钟才结束。”
“那好吧,先上去。”
“Sir,你确定今天就要完成吗?”Jarvis的声音里透出几分犹豫,“方舟反应堆还没被完全测试过,即使只是给大厦供电,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Tony显然没有想到Jarvis会这么问,他把手撑在电梯的按钮旁,笑道:“没有问题的。”
电梯传来叮的一声,Tony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准备一脚跨上去。电梯打开后,他却僵在了原地。装修豪华的私人电梯里,挤满了正打算从地下负一层到顶楼干活的建筑工人,汗水和浓重糟糕的体味灌满了不大的空间。他们齐齐叫Tony先生。
“您要上来吗?”有一位工人问道,他的身上沾满了白漆。
“不,不用了,”Tony干笑着拒绝道,“我乘另外的电梯。”他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在原地发怔,直到Jarvis出声提醒,才乘上了另一部电梯。
“Jarvis,”Tony有些惊魂未定地说道,“等Pepper结束会议后,联系她,我们今天就完成。我不想再看见那些工人挤在我的电梯里面了。”
“好的,Sir.”Jarvis用严肃的声音回答道。

评论

热度(16)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