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8.

CH7


Chapter8.时候与原因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Midgard属于人类,尽管在Asgard,它是拥挤、混乱、落后的代名词,但它还是在众神的保护下,在宇宙中安然度过了亿万年。Loki对Midgard的了解不多,它实在太落后了,落后到神域的书籍里也很少提到,如同不存在一般。他到访这个挤满蝼蚁的星球的次数,也只有少得可怜的两次。而他的第二次行程,完全是在为当初的妇人之仁买单。
他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当时不下狠手杀了Thor。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善良、懦弱的神祇。最后他把答案归结为——Thor太吵了,他大声嚷嚷,让Loki念在兄弟之情,只冲着他去就好了。Oh,Odin!如果让Thor如意,那他就不是Loki了。
奔驰在公路上的汽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Loki抓紧了车沿,另一只手也攥紧了手中的权杖。他嗤笑一声。Midgard真是弱得超乎他的想象,他几乎是像回家取件东西一样,顺利得几乎没有任何阻挠。他还记得他是如何迅速地让那几个乌黑的枪口,永远不能再对着他。特工身上往外汩汩冒血的窟窿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头儿,”Clinton把汽车停在路旁,从驾驶座跳了下来,“我们有多少时间?”
“越快越好,”Loki仍然坐在车斗上,他灰绿的眼细细地打量着对方,语气里带着少见的柔和,“你叫什么名字,特工?”
“Clinton•Francis•Barton,也可以叫我Hawkeye.”Clinton没有什么表情,他蓝色的眼覆上了一层更为幽蓝的薄膜,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什么幻觉。他不再是从前的那个Barton了,即使他没有失去任何记忆。海量的知识在他的头脑里穿梭,他有了新的意志——跟随他,跟随Loki,他们会得到真正的安宁。
“我们应该离纽约远一点,”Clinton提议道,“神盾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马上就会把这里弄个天翻地覆,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们也不会停下的,直到夺回魔方。”
“按你想的去做。”Loki弯了弯嘴角。这就是他选择Clinton的原因。与Clinton这样的聪明人一起,让他不用白费任何脑细胞,就可以轻松达到自己的目的。
汽车再次发动了,Clinton带了一把方向盘。汽车咆哮着冲进了公路侧边广袤的玉米地里。玉米杆上绿油油的叶子飞速从窗边掠过,抱着魔方的Erik博士瞧了窗外一眼,对Clinton说道:“我可不知道纽约也种玉米。”
“这不是你的专业领域,博士。”
“鹰小子,你是爱荷华州人?”
“是的博士,我出生在威佛利。”
“那里可有整片整片的玉米地!你家有农场吗?”
“没有,博士。”
Loki稳稳地靠着车沿,无声地听着车里的交谈,他的手指在下巴摩挲,似乎在思考什么。郊外的夜空里,满是灿烂的明星。良久,他抬起头,冲着一个方向咧开了嘴唇,绽放出一个可以称作是“恶意”的笑容。
“Hey,Heimdallr!”他舔着嘴角,声音中透出了难得的喜悦,“好久不见。”
Heimdallr看见了一切,Loki能够想象当他权杖的锐利的尖端在人体上不断穿刺时,Heimdallr僵硬的表情。那该多么有意思。原本他没有必要杀那些人,幻术、催眠什么都好,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Heimdallr看见他Loki在杀人,他马上就会急急忙忙地去禀告Odin,去告诉Thor,Loki回来了,他没有死!
“我期待着我们的重逢。”

汽车再次停下时,太阳已经从地平线探出了头。
“神盾的地下防空建筑,”Clinton带着路,回头对Loki解释道,“已经被遗弃了,绝对安全。”他们绕过地面上那些水洼,走到建筑的内部。
“头儿,你有什么打算?”Clinton问道。一路上Loki都没有和他提及任何有实质性意义的话题。他不太清楚Loki到底在想什么。
Loki没有回答,他背着手向前走去。在他走到这片不小的空间的尽头,鞋尖马上就要触碰到潮湿的水泥墙壁后,他才停下步子,反问道:“你打算怎么去做?”
看来Loki依然不打算告诉他任何事,Clinton了然,随后平静地叙述道:“我去找几个帮手,神盾很麻烦,但他们树敌不少。我们需要更充足的火力和更快的交通工具,最好能搞到战机。”他指了指站在一旁的Erik博士,继续说道:“博士也需要些设备。”
他不知道Loki为什么不告诉他,但他觉得说与不说都没有什么关系,他相信Loki有自己的原因。即使那个原因可能会令人相当难以置信。
“那就去做吧。”Loki的声音没有起伏,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
当Clinton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他回过身,朝Erik温和一笑道:“博士,我从前见过你。”Erik愣了一愣,回道:“我怎么不记得……”
“那是当然,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博士,你知道Jane吧?”
听到故人的名字,Erik明显高兴起来,连语调都上扬了好几分:“她是个很棒的科学家,是我的朋友。你是Thor的兄弟,唔……你应该知道的,她和Thor……”
Loki看着Erik有些暧昧的表情,心脏仿佛被针戳了一下,随即缩成了一团。他收起了笑容,语气也冰冷了起来:“我当然知道。Erik,告诉我她现在在哪儿里,我想我需要去拜访一下我未来的大嫂。”
“现在吗?”Erik疑惑地问道,现下他们可是在逃避神盾的追捕,怎么看都不是去拜访人的好时机,他犹豫着抬头看了一眼Loki,立刻就被他身上透出的寒气吓了一跳。他猛地吞咽了好几下口水,才试探着说道:“她前段时间有个重要的课题,和她的学生一起。如果不出意外现在已经完事了。我最近一直在为神盾做事,没有和她见面,但我想她应该还在纽约。”
“纽约……”Loki重复了这个词语,不再那么冷若冰霜,他对Erik笑着点了点头。Erik已经为他无时无刻都不在变化的情绪而瞠目结舌了,Loki就像是个戴了无数层面具的人,能够随心所欲地对你露出其中的一张,即使上一秒他还是一脸明媚的笑容,下一秒就可以把人冻死。和这样的人相处,你费劲心机都无法揣摩出他真正的意思。Erik打了个冷颤,他知道自己该离Loki远一点,但对方给予自己的真理,犹如一块磁铁,将他吸得透不出一丝缝隙。
“我去拜访她一下,”Loki向外面走去,他磁性的声音里尽是玩味的笑意,“希望她能够喜欢我的礼物。”

彩虹桥的尽头,Heimdallr在听完Loki最后一句话后,僵硬了许久的面孔上,终于带上了几分后知后觉的惊恐。Loki绝对是故意的,Loki一直在故意杀人,他还准备去杀了Jane,好报复Thor,报复Asgard。而现在由于彩虹桥的断裂,他们势必是赶不上去营救Thor的女友的。Heimdallr狠狠地朝地面跺了一脚,随后快如闪电地向Odin的金宫冲去。
金宫的殿门外守护着的卫兵明显被Heimdallr吓了一跳,他们都是些年轻的战士,从没有看见过Heimdallr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
“打开殿门,我要见陛下。”Heimdallr喘着粗气说道。就算他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但卫兵们还是意识到了事态有多么紧急,他们毫不犹豫地将厚重的殿门拉开,殿堂里绚丽的金色光芒瞬间笼罩住了Heimdallr。他顾不上欣赏这瑰丽的景象,就立即冲了进去。谢天谢地,Odin此时就在殿内。Heimdallr跑到御座下,跪了下来,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参见陛下。”
“Heimdallr,”Odin注视着座下的Heimdallr,一贯威严的声调里浮现出了疑惑和惊讶,他太久没有看见过这样的Heimdallr了,而上一次他见到Heimdallr露出这样的表情后,就听到了自己父亲的死讯,他低沉道,“出了什么事?”
“陛下,我看见了Loki。他没有死,”Heimdallr一字一顿道,“他正在Midgard,已经杀了不少人,他还准备去杀了Jane。那个Thor喜欢的女孩儿。”
Odin怔住了。Heimdallr说Loki没有死,这个事实就像颗炸弹,让他停止了思考。他抚育了千年,最后掉下彩虹桥,消失在宇宙洪荒中的小儿子没有死。Thor撕心裂肺的惊叫声和他小儿子脆弱又决绝的表情,每日每夜都在他耳边回荡,在他脑海里浮现。而现在,Heimdallr说,他没有死。Odin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半天后他才找回自己的舌头,故作威严地质问道:“你说的一切,是否属实?”
“千真万确,陛下!”Heimdallr把手覆在胸前,坚定道。
Odin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甚至感到有些喜悦。他的儿子没有死,这再好不过了。但马上,他的喜悦就被终结了。
“他抢走了宇宙魔方,陛下。”Heimdallr望着御座上的Odin,他的表情还是那么庄严,但他的愉悦没有逃过Heimdallr敏锐的眼。他不想打击这个刚刚失而复得了自己幼子的父亲,但情况不容他仁慈。他咬着牙,闷声道:“宇宙魔方在Loki殿下手上,陛下。”
Heimdallr低下了头,他看不见Odin的表情。所以他没有看见在他的话出口后,Odin脸上闪过的无数种复杂的情绪——震惊、哀痛、愤怒、无奈。最后定格在了镇静。Odin是Asgard的王者,他统领着九大世界已经数千年了。因此Heimdallr并不担心Odin会因什么父子亲情而放过Asgard的罪人。他静静地垂着头,等候Odin的旨意。
“Heimdallr,”Odin在几分钟后张开了嘴,他目光冰冷地直视前方,仿佛在看着那在中庭胡作非为的罪人,“召来主神们。”
Odin没有让Heimdallr失望。他不快不慢地下旨道:“召来现在身在Asgard的所有主神们。”
Heimdallr抬头问道:“包括Thor吗?”
“是的,包括Thor。”
“遵命陛下。”Heimdallr向门外退去时,Odin唤住了他,“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陛下?”
Odin的声音在金宫里回响,他说道:“Heimdallr,别忘了叫上Frriga。”

Thor结束了今晨的格斗训练后没有返回自己的宫殿,而是绕到了他的好友Fandral的殿堂。金属碰撞的声音被空旷的场地放大,Fandral第十八次击飞了Thor手中的花剑。两人气喘吁吁地望着对方。
“好样的,Fandral!”Thor重重地拍了一下赢家的肩膀,坚硬的铠甲让他的手掌有些发痛,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笑道,“你果然是全Asgard剑术最好的。”
“得了吧,”被称赞的人脸上没有丝毫雀跃,Fandral哭丧着脸,两缕小胡子都耷拉了下来,他看着密友,无奈道,“Thor你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
“刺激?不不不,我没有受什么刺激,”Thor连声否定道,“只是练习一下。”
“你从前对剑术可没有一星半点的兴趣,”Fandral皱着眉头,艰难地维持着他的优雅,他转了转自己酸痛的手腕,抗议道,“我以前想教你你都不学。”
“那是从前的事了,现在我又想学了,”Thor说道,他把自己被击飞的剑捡了回来,顺道给Fandral拿来了摆在石阶上的一杯蜜酒,“你总不能让我去和Volstagg学吧。”
Fandral把蜜酒一饮而尽,意犹未尽地咂了砸嘴。他把酒杯往地上用力一摔,叫道:“Another!”侯在一边的女佣马上就给他端来了一杯。Thor等着Fandral喝完,才听到他的回话:“Odin!谁都好,你怎么不去和Hogun学!我的体力可没有他好,我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了。”
“Fandral,你是最好的,全Asgard都知道,”Thor再次诚恳地强调道,“Hogun更适合用短棒。”
“那Sif呢?”Fandral仍不死心地想抓几个替罪羊,他已经陪Thor练了好几个小时了,就算Thor没有什么击剑的技巧,可蛮力就足够让他吃一壶了。他这一早上一直处于挥洒汗水的状态,先是格斗训练后是和Thor击剑,连一刻钟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是铁打的身子此时也难免累趴下。
“她不理我,”Thor叹着气,无奈地和Fandral对视道,“我说什么她都不回答,看见我就绕着走。”
“她还没有原谅你。”Fandral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你得给她一点时间,毕竟,你知道的……你前段日子很过分。”
“我知道,”Thor捂住了额头,“我理解她。”
“过段时间就好了,女人都是这样子,”Fandral安慰道,“找个恰当的时机给她道歉。”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再提Sif。在Fandral的强烈要求下,Thor不得不同意休息片刻。他们坐在台阶上,聊着闲话。
“殿下,”一个棕发的女佣从圆形的石拱门下穿了进来,她对Thor行了个礼,乖巧道:“Heimdallr给您带来了陛下的旨意。”
“他在哪儿?”Thor站了起来,问道。
“我就在这里,Thor。”Heimdallr的嗓音传了进来,Thor和Fandral看着Heimdallr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对视一眼后迎了上去。
“Odin召你去金宫,Thor,立刻。”Heimdallr说道。
“出了什么事吗?”Fandral担忧地看着Heimdallr,作为Asgard的守护者,他离开彩虹桥头的次数一只手就可以数得出来。能让他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发生了天大的事。
“关于Loki。”Heimdallr诚实道,他瞅了瞅Thor。果不其然,在听到这个名字后,Thor就像被鞭子鞭笞过灵魂似的,猛烈地震了震,然后如同根铜棍僵在了Fandral旁边。他停顿了几秒钟,对惊愕失色的Thor说道:“你应该快一点,主神们都已经赶过去了。”
“什么?Odin召了所有主神?”相比大惊失色的Thor,Fandral明显镇定了许多,但在听到Heimdallr补充的话后,他的面上也失了颜色。这可是再糟糕不过的了,Odin已经一千年没有单独召过主神们了。这样的召见往往意味着涉及追捕暗杀、重犯审判、军事战争等机密的重大事件。待他回过神后,推了推还在一边昏昏沉沉的Thor。
“你得马上过去,Thor。”

Asgard的孩童们在街道上高兴地尖叫,每次Thor从这里飞过,都会让他们兴奋得手舞足蹈。他们一脸钦佩地用视线追逐着他身后飞扬的红袍,拍着自己稚嫩的手掌。大人们和蔼地拍着他们的头,谁都没有看见他们的大王子脸上的神情。
Thor抓着Mjolnir,往Odin的金宫飞去。他的大脑在高速地转动,噼里啪啦的火光跳跃下,几乎因超速的运转而冒出了缕缕白烟。事实上Heimdallr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告诉了Thor,事情关于Loki。但这还是让Thor认定了一件事情——Loki一定没有死。他一厢情愿地这么想着,心里灌满了激动、喜悦、兴奋和内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内疚,Loki欺骗他,甚至一度想杀了他,可每当他要因这些糟糕的回忆而愤怒时,Loki昔日温暖柔和的笑容和在彩虹桥下支离破碎的面孔就挤进了他的脑海。那是他的弟弟,陪伴了他千年的兄弟。他还记得Loki是怎么和他一道,一点一点长大的。
试问,他怎么舍得?
路不远,Thor在金宫前停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让卫兵们打开门。座椅在光滑地面上拖动的声音窸窸窣窣地响了起来,Thor在一阵骚动声中迈着步子走了进去,他尽可能地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飘飘然。
他向Odin行礼,从Frigga开始,用目光快速地扫视过两旁的座椅上端坐着的主神们,他们神态各异,礼貌地回视Thor致意。
“入座吧,Thor。”Odn对他说道。
Thor的位置在Odin的左手边,他坐在那装饰有红色宝石,由绞上了主神之力的金线绣出雷神之名的王座上,莫名地感到了心悸。他右手边的王座通体幽绿,上面却空无一人。他的对面坐着仪态高雅的Frigga。Thor不安地看了Frigga一眼,对方回了他一个有勉强意味的笑容。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紧张起来。
雷神从不紧张。至少在这之前如此。
“砰——”Odn从御座上站了起来,将永恒之枪往地面上撞了三下,不怒自威道,“诸神,吾已千年,未曾单独召见过你们。你们应该清楚,这样的召见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陛下,”一个悦耳温柔的男声在左侧的座位上响起了来,众神们齐齐转过头去,看着一身白衣的有着及肩金发的男子,那是来自Vanir的太阳神Frey,“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众人又向Odin看去。他平静地看了Frigga一眼,Thor为这一眼没来由得感到害怕。他的直觉在告诉他,Odin马上就要说出些骇人听闻的话了,他应该阻止Odin。但他不能。Thor抓紧了沉重的Mjolnir,用了自己最强的意志力才克制住自己,不冲动地冲到Odin的御座旁,捂住他的嘴。
“Loki•Odinson,Asgard的二王子,Asgard的罪人,Asgard已死的人,没有死去。”
Thor听见自己的耳里“嗡”的一声,他早就猜到了,也坚信着,可还是忍不住为此震惊。主神们压抑的惊叫声和唏嘘声在大厅里此起彼伏,好一阵后才完全停了下来。Thor从来不知道,“Loki”这个名字对他们的影响会那么大。他从震惊中清醒后就锁紧了眉头,等着Odin接下来的话。
“那他现在身在哪儿里?”Frey再一次发问道,“我们应该要把他抓回来,追究他引冰霜巨人入侵Asgard的罪责。”Frey极其厌恶冰霜巨人,这在整个Asgard和Alfheim*都十分有名。主神们纷纷附和着,Thor的眉头锁得愈加紧了。
“砰——砰——”Odin没有回答,他再次用永恒之枪撞击了两下地面,宣上来了Heimdallr。
Heimdallr向Odin行礼后,就将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出来。他的叙述十分客观,没有添加什么个人情感,但大家还是听出了他平铺直述的话语中暗藏的怒火。主神们没有为Loki杀戮中庭人感到多么愤怒,Thor却屏住了呼吸,怔怔地看着Heimdallr的嘴唇开开合合。Frigga担忧地注视着他。

他一瞬间红了眼。为什么?他想大声质问原因,但随即他发现自己对原因再清楚不过了——Loki为了报复他,在他心爱的Midgard滥杀无辜。
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Alfheim*:亚尔夫海姆—精灵之国。

评论

热度(14)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