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9

CH8


Chapter9.重逢之际
 
妈妈,你的孩子真傻,他是那么的可笑不懂事
 
“我会把他带回来的,你们没有必要动到军队,”Thor听见自己的声音干涩得可怕,他甚至觉得自己正在咀嚼着一块干燥的木屑,他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尽可能地具有说服力,澎湃而振奋人心,但却事与愿违。他说:“想想看吧,Asgard的诸神都已经一千多年没到访过Midgard了。你们已经遗弃中庭太久了,现在贸然派出军队,这样兴师动众,你们能够想象那些中庭人看见你们后惊慌失措的模样吗?”
“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前段时间才被陛下流放到了Midgard。”Frey又站起来了。他俊秀的面孔让整个Asgard的少女们都为之心动,面对着这张脸,Thor只感到烦躁。他的声音悦耳得像流淌过人心头的清泉,其中暗藏的玄机却足以让人惊悚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Midgard的人不久前才见过你,他们可没有什么骚乱。况且现在魔方在Loki手上,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那个混蛋抓回来。”
“请注意你的用词,Frey,”Frigga开口了,她漂亮的琥珀色瞳孔危险地竖了起来,“Loki是Asgard的二王子,即使他有罪,也容不得你无理。”原本还有着主神们嘀嘀咕咕的讨论声的大厅一时间沉寂了下来。大家互相对视着,都没有接神后陛下的话。
“我会去把他带回来的,连同魔方,用我自己的方式,”Thor再次说道,在听到Loki夺走了魔方之后,他的情绪已经由愤怒、失望、茫然转变为麻木了,他的声音原本就低沉,现在因为他低迷的情绪被压得愈加低,“还是你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去单枪匹马把他带回来?。”
“殿下,战神托尔可丝毫不逊于你……”
“是的,我们不能派太多人去,”Freyja打断了Frey的话。作为大厅里唯有的三位女神之一,她娇媚的声音马上就抓住了众人的注意力,她冲Thor俏皮地眨了眨眼,继续说道:“我相信Thor,他一定可以把Loki带回来的。”Thor对着Freyja微微颔首表示感谢。他的兄弟在众人心中的形象自霜巨人入侵Asgard事件后,就变得差得无可救药,以至于现在所有人都想把他Loki置于死地。除了Thor和偶尔开口的Frigga,没有任何人帮着他说话。Thor已经在这里和主神们雄辩了一个多小时了,虽然主要是和Frey。Frey简直什么都要和他唱反调,Thor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一般讨厌过一个人。
“Freyja……”Frey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妹妹会为那个邪神说话,一时间愣得语塞。
“好了哥哥,不要意气用事。”Freyja是知道自己的哥哥有多么讨厌霜巨人的,她柔声安慰道,“我们要为大局考虑,与其在这里争辩,还不如快点出发。”
“陛下,”一个有些沙哑的标志性女声从Freyja的旁边响了起来,身着战甲的Sif看着御座上的Odin说道,“彩虹桥已经被毁了,如果想要抓紧时间,我不认为我们还应该在这里互相踢着皮球。无论结论怎样,早一点出发,Midgard就能被少摧毁一分。”女战士的气魄扩散开来,大家都不由得挺直了脊背。
Sif肯为他说话了,这是迄今为止除Loki没有死外最让Thor欣慰的,他直直地看向Sif。但她却无动于衷地避开了他的视线,从座椅上起身走到御座前行礼,声音冷冰冰地道:“Thor了解Loki,他是最适合的人选。”这次再没有什么人反对了。Odin环视主神们一周后,和Frigga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在看到她眼中的认同后,他宣布道:“由Thor代替Asgard的主神们,将罪人Loki和失落的宇宙魔方一道从Midgard带回。”
他连撞几下地面,严肃道:“彩虹桥被摧毁,调动所有暗力量帮助Thor传送到Midgard。在此期间主神们要密切关注自己辖地的情况。”坐在座椅上的主神们纷纷站起来将手放在胸前,接受了旨意。
“其他人都退下吧,”Odin说道,“Thor你留下来。”
Frigga冲Odin小幅度地摇了摇头,Thor瞥见Odin沉下了脸色,心一瞬间提到嗓子口。主神们健步如飞地离开了,没有谁会再多一秒在这个华贵却压抑的金色大厅停留。Frigga提起自己的裙摆,无奈地回望殿里的父子俩。卫兵小声地向神后致歉,将殿门合得严严实实,阻隔了她担忧的视线。
 
“Thor,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凝重的气氛里,Odin首先开口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也许Frigga知道,她能够预见未来,但你知道的,她什么都不会告诉我。”
Thor静静地听着Odin的话,鲜活的记忆翻涌着,他感到一瞬间的恍惚。谁都不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一向鲁莽的Thor马上就要启程,去捉回曾经高贵得体的最为知礼数的Asgard二王子。命运总爱和人开玩笑。
“你能原谅我吗?”Odin叹着气问道。
“父亲,”Thor直视Odin的眼睛,轻而易举地就在里面找出了痛苦,他哀伤却坚定地站在王座前,说道,“这不是你的错。任何事情都不能作为肆意杀戮的借口。”
“你确实成熟了很多,Thor。”Odin欣慰地看着Thor,紧接着大股大股的悲伤涌现了出来。Thor欲言又止地回视Odin。几秒钟后,Odin的神情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他压低了声音,但仍铿锵有力地对Thor说道:“Loki,他不是你的亲兄弟。”
“……你说什么?”Thor问道。
“他是霜巨人,是Laufey之子。”
Thor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半响后,他抖着声音再次问道:“什么?”
“我和Frigga向你们掩瞒真相,是为了不让Loki因自己的不同而感到痛苦,但我们没想到,他最后还是发现了真相。我还记得他红着眼质问我,说原来他就是我们口中的怪物的模样。”Odin不忍地看着Thor微微耸动着的肩头,他的模样和昔日的回忆一道深深地刺痛了Odin的心。
“这实在是……你们为什么……不,父亲。”Thor面色苍白地僵在原地,他的思绪已经乱得如同一锅粥了,话也失去了条理。他无语伦次了一会儿,才睁大了眼,对Odin说道:“即使如此,父亲。他还是我的兄弟……我们一起长大。谁都没有办法否定这个。”
“他已经堕入迷途了,Thor。”
Thor咆哮起来:“我会把他拉回正道!我会看着他,直到他全部改变。”雷神急切的话语在大厅里嗡嗡作响,他用那双已经开始泛红的天际般湛蓝的眼,绝望地望着Odin。几分钟的沉寂后,他的胸膛仍在剧烈地起伏着,语气却一改之前的歇斯底里。他像怕惊扰了谁般轻轻地问道:“你相信我们吗,父亲?”
 
殿门再次拉开后,抱着双臂来回走动的Frigga看见了自己垂头丧气的大儿子,她迎上去,用自己温暖的双手抱住了Thor。Thor在母亲的怀抱里抖了抖。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和Frigga拉开了距离,结束了这个带有安慰性质的拥抱。他低着头,低喃道:“我没事,母亲。”
“Thor……”Frigga心痛地又抱了抱自己的大儿子。这个Asgard平日里最为高贵的人,最为强大的女巫,此时她的睫毛颤抖得如同她的声音一样,她悲伤道:“你都知道了。”Thor紧紧闭着眼,也只有在母亲的怀抱里,他才会流露出这样的脆弱。
“陛下贵安,”铁靴踏地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一个高挑的女战士走了过来,打断了这动人到了极致的气氛,她垂下自己的头,和Sif一般的棕发散落到了胸前,“大家都在恭候殿下了,请殿下即刻出发。”Thor见过这个女子,她属于Sif的卫队。他向她点了点头,又回头望着Frigga慈祥又忧虑的神情坚定地保证道:“我会带他回来的,Loki永远是我的兄弟。”

Frigga拍了拍Thor的脸庞。

Clinton指挥着几个强壮的男人将从卡车上卸下的器材架设起来,Erik博士抱着魔方,在一边高兴得连连称赞道:“Hey,鹰小子,可真有你一套的。这些器材可都是市面上没有的顶尖货,那边那个连神盾都没有。”对讲机发出几声滋滋的电流声,Clinton看着兴奋得几乎手舞足蹈的博士,面无表情地取下它。
“报告,头儿,外面都搞定了。”伴着一个高昂的年轻战士的声音,飞机降落时高分贝的轰鸣声和滑行时刺耳的胎噪声响了起来。
“F-117,重复F-117。”
“收到。”
“把车都开进林子里。”Clinton对着对讲机大声喊道。
待这一阵噪音过去后,Erik已经把魔方递给Clinton,钻进码得整整齐齐的器材里面捣鼓自己的东西去了。Clinton站到了一边,一只手提着装有魔方的装置,一只手拿着对讲机向驻守在外面的士兵安排接下来的任务。
“四小队在六十米外设防,重复一遍,四小队在六十米外设防。”
“Barton.”一个熟悉的男音突然从Clinton背后响了起来。他把对讲机从嘴旁移开,惊讶地看着浑身是血的Loki。
“头儿……”
“什么都别说,Barton.”任何人都看得出现在Loki有多么暴躁。他压抑着自己的怒火,鲜血的血腥味将他全身的衣裳都牢牢裹住了,恶心得让他几欲作呕。他不耐烦地看了看已经被Clinton安排妥当的用地和一些从未见过的科研人员、抱着枪械的战士,哑着声音道:“Erik在哪儿?”他甚至都没有看魔方一眼,就要求见Erik。
“我在这儿!”正对几台巨型计算机爱不释手的Erik探出身子,冲着Loki喊道。他没有注意到Loki难看的神色。Clinton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人挑眉招呼道:“你过来,Erik。”
再是兴奋过头的Erik此时也嗅到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和火药味,刺鼻的气息在他的大脑里铛铛地发出警报。他立马收敛了笑容,小心翼翼地走到Loki跟前。他被Loki的模样吓得一路都在倒吸冷气。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Loki应该是有些洁癖的,而现在这个洁癖的人,被大滩大滩的鲜血浸红了衣裳。
“Jane不在纽约。”他把牙齿磨得咔咔作响。
“我不知道!”Erik惊呼道,“她应该在那里的……”
“所以是我的错吗?”Loki笑着将身子向Erik的方向微微前倾,Erik被吓得赶忙退后了一步,“她不仅不在那里,而且据学校的人说,她们不久前就被人接走了,说要给她个活儿,待遇很好,用直升飞机急急忙忙地就把她和她的朋友接走了。”Erik吓得说不出话来。
Loki直起身子,向Clinton侧目道:“你怎么看,Barton?”
“应该是神盾。”Clinton不假思索地回答,紧接着他就看见了Loki有些扭曲的表情。他思考了几秒,问道:“谁是Jane?”尾音落下后他才发现自己似乎问了个了Loki永远都不会给出答案的问题。他有些懊恼,特工Clinton从不多话。
出人意料的是,Loki冷笑起来:“Thor的地球甜心。”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血衣利索地撕了下来,病态的苍白皮肤裸露在空气中了一刹那就立刻被绿光严密地覆盖住,直到崭新的绿袍重新坠到地面上,光芒才逐渐消退。
“这可真方便!”Erik由衷得赞叹着。
Loki居高临下地瞧他一眼,冷着声调哼道:“博士,托你的福。我不仅没能成功杀了那个小贱人,还遇上了蝼蚁警察,他们逼得我不得不把他们全部杀光。”
“头儿,你做了什么引来了警察?”Clinton疑惑道,在纽约这种暴力事件高发的城市,警察可没有多余的闲工夫能够到处晃荡到撞上孤身一人的Loki。
Loki拍了两下自己的新衣服,满意地说:“Jane不在,我好言问那些教授她在哪儿里,他们说不知道,我就把他们杀了。然后引来了保安。”他的语气理所当然得像惩罚了调皮的孩子。说完后他皱着眉头,踢了踢丢在地上的血淋淋的破衣服,对Clinton说道:“处理掉,Barton。”
他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Clinton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对着他的背影喊道:“有那么重要吗?”
“什么?”Loki回过身子。
“我说,那个女人,很重要吗?”
“你什么意思?”Loki有些愠怒地眯着灰绿的眼反问Clinton道。
“她对你的计划有什么影响吗?如果是的话,我去替你杀了她。”Clinton如同毫无察觉似的回答。Loki盯了Clinton几秒,才张嘴道:“不必了,她对我的计划构不上任何威胁。”
“那你为什么非要去杀了她。”Clinton问道。他就是想不明白,一直都沉稳冷静的Loki怎么会冒冒失失地独自去纽约了。要知道那座城市现在必定已经处于神盾的高度戒备之下了。好在Loki只是碰上了警察,若是撞见Natasha、Steve和Tony之流,那可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Loki半天都没有回话,他的眼眸在阴影里闪动了几下,最后警告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特工。”他走回来,观察着Clinton平静的神色。他的狠话才放完没多久,就又笑着说:“放轻松一点,好戏开演了,Barton。”
 
“头儿,我已经就位了。”Clinton的声音透过耳麦传了出来,Loki站在雨后还未干透的潮湿街面上,四周都是低速行驶后慢慢停下的高档汽车。西服和长礼裙混着表带、钻石的光芒在街灯下交错着。他抬起头,慢慢寻找着些什么。最后他对着不远处的一个摄像头,看似谦和地一笑。他用两只手指装作不经意地把自己的头发别到耳后,敲了敲耳麦,发出极其轻微的敲击声。灵敏的听力让Clinton不难捕获到这微弱的声音——“收到。”
Loki转个身,黑色长款西服妥帖地展现出他挺拔的身姿。胸前坠下的黄绿色花纹的围巾,把他整齐地梳到脑后的头发衬得更加优雅。他握着尖端发出幽蓝光芒的权杖,温和地回视那些在街道上偷看他后,好一阵小鹿乱撞的德国姑娘们。斯图加特湿热的气候让他有些难耐地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他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和那个血腥屠杀人类的邪神简直判若两人。
库宁大街28号,小提琴演奏的乐章从在灯光照耀下辉煌无比的建筑里传了出来,Loki踏着节拍登上台阶,走上红色的长地毯,随后一个潇洒的转身,走到了无人注意的隐蔽处。他轻巧地挥动手臂,灵敏地攀爬到了建筑三楼外延的小阳台上,动作完美得连笔直的西服都没有弄出一个褶皱。
 “设计得很漂亮。”Loki走在绘满了巨幅壁画的走廊,低声赞叹道。
“头儿,可以开始了。”Clinton的声音再次传来,在悠扬的乐曲声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Loki把耳麦摘下,丢进了角落的一个垃圾桶里。Rosamunde——死神与少女,他喜欢这个名字。他站在楼上,往楼下的人群看一眼。然后继续踩着节拍,从旋转的大理石楼梯上走了下去。
原本还举着香槟聆听演讲的人群开始尖叫了。Loki死死按住手下的人,笑着看人们慌张地向出口逃窜,人的肉体被刺穿后剧烈的颤抖让他感到无比满足。Barton应该已经进去了,Loki直起身子,留下那具还在痉挛的躯体。他轻而易举的就成功逼迫人类跪倒了在他的跟前,极致的成就感让他高兴得快发疯了。可怜的Midgard人都不敢联手阻止他。Loki又一次在心中鄙夷着这些软弱的蝼蚁。但没多久,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人意料的,英雄从天而降。
中庭人还是有些惊喜的,Loki被Iron man的火炮击倒在地上时想着。
 
Steve和Tony分别架住Loki的一只臂膀,把他弄上了飞机。Natasha关上舱门,开始向神盾返航。Loki好奇地打量着这架战机的内部,在注意到Steve的视线后,他马上把自己的目光定到了一个方向。Tony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只看见几块合金板。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Steve站在Loki对面说道,cap独特的带有古典意味的嗓音听起来很让人安心。Loki连头都没有抬,仍是看着那几块合金板。“好吧,”Steve没有放弃,他继续说道,“魔方在哪儿里?”毫无疑问,Loki依旧保持沉默。Tony在旁边嗤了一声,大大地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为Loki傲慢的态度不满,还是为Steve老套的问话方式而无奈。
感受到了Loki的非暴力不合作,Steve没有再问下去。晴朗的夜空划过几道连续的耀眼闪电,巨大的雷鸣声从高空传来。原本保持平稳飞行的战机颠簸起来。
“这闪电从哪儿里来?”Natasha疑惑地问道。
Loki在心里默念道:“Thor.”

评论

热度(18)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