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0

CH9


注:本章请自动带入妇联剧情


Chapter10.恶作剧 

为什么会这样?
—————————————————————
 在从前的那些日子里,那些Loki还身在Asgard,对自己的真实身世一无所知的时光中,他很少和自己的兄弟分离。即使性格迥异的两人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争吵,甚至几欲动手,但这些还是不足以使他们分开太久。就算有分离,也只是存在于遥远的少年时光,羸弱的Loki因为疾病而不得不卧床休息,才被Frigga禁止出门。 
他们第一次的长时间分离距今已有一千余年,Thor和三勇士们到访了Midgard,而Loki则苍白着脸,灌下苦口的药汁,百无聊赖地在自己的宫殿里摆弄着些瓶瓶罐罐,翻看些书籍。他们第二次的长时间分离发生在不久之前,Thor再次到访了Midgard,但这一次他是作为罪人的身份被流放,而Loki则登上了Asgard的至高王座。他们第三次的长时间分离紧跟在第二次的后面,Loki在洪荒中挣扎绝望,Thor则在Asgard思念着被误认为死去的兄弟和Midgard。他们的每一次长时间离别,总会和Midgard沾上些关系。
Midgard的一切都令人生厌,Loki以为自己会愤怒的,英雄Thor又来坏他的好事,但当机舱被打开,绚丽的金色和红色在夜空里闪耀出光芒时,他忘了愤怒。他就像一个迷了路的小孩,有些迷茫地坐在座位上,睁大了眼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的人。直到他被粗暴地提着衣领从位子上扯了起来,两个人的目光对视的一刹那,他才回过神来。 
“他瘦了。”两位神祇在视线交接的一瞬间极为默契地想道。可当这种想法迅速闪过后,两个人的情绪就完全不同了。火气腾地窜上了Thor的大脑,他的表情也因此显得无比冷漠,而Loki则感受到了兴奋和几丝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委屈。他还没来得及为这种委屈诧异,就被狠狠地摔到地面上,脊背被碎石硌得生疼。 
他笑着向Thor打招呼,然后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听见了Thor的质问。 Thor和他的对话亦或是争吵关于四件事——魔方、他的死而复生、他的身世,以及Midgard。当Thor抱着他的后颈说出他以为Loki死了时,Loki必须承认,自己的内心还是动摇了的,他看见了Thor未曾伪装的忧伤,原本还尖锐的语气也放缓了下来。但马上,他就听见了“父亲”这个词汇,这简直就是在提醒他他是个异类,是冰霜之王的后代。于是他的理智被怒火吞噬了。Thor开始滔滔不绝的劝告和教诲,而Loki也不停地用语言去回击对方。那些说出去的话并不会使他好受,每一个词语在伤害对方的同时也在他心里划出口子,Thor的回答更是在上面不停地撒上盐。 
幸运的是,这种针锋相对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赶来的Iron man和Thor打做了一团。Loki在旁边看着热闹,直到闹剧结束,堪称配合地被押回了神盾的航天母舰。

Thor在过去的岁月中,曾无数次地深深领教过Loki的银舌头的威力,所以当他对着摄像头侃侃而谈时,Thor毫不意外。Loki的演讲结束后,Tony和Banner马上就离开前去定位魔方,Steve和Fury也一同消失不见,只剩下Natasha还站在Thor对面。
“你现在可是地球的大明星,Thor.”Natasha走过来,对Thor伸出右手,微笑着说道。Thor按Midgard的礼仪礼貌地和她握了一下手,问候了几句,Natasha带着Thor边说边走到一间小而干净整洁的休息室。等他们面对面地坐到皮质沙发上,Natasha又情不自禁地说了一遍:“地球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你的事。”
Thor想都没想,就自嘲道:“你是说上次,Mjolnir和我一起被丢下来后,Loki派来毁灭者毁了一整座小镇的事情吗?” Natasha疑惑地思考了几秒,问道:“Mjolnir?” 
“就是那把雷神之锤,你们人类拔不起来的那把。”
 “好吧,我没拔过它。”Natasha耸了一下肩头,有些遗憾自己没能试一试。她瞥了一眼放在Thor身边的Mjolnir,在他注意到她的目光前迅速移开了视线,继续回道:“你说的那确实上了报纸头条,不过实际上我说的是,你的存在,你们的存在——神域人,原本只是存在于我们骗小孩儿的神话故事里的人物。”
Thor颇为理解地点点头:“我们很久没到访过Midgard了,实话说诸神已经抛弃了Midgard,我那次流放也是一个意外。” “哈,”Natasha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知道你的一次‘意外’让多少无神论者精神崩溃,甚至自杀。” 
“我很抱歉,”Thor真诚道,“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会带着Loki返回Asgard,还你们一片平静。” 
Natasha看着他内疚的眼,叹了一口气,安慰着说:“这也不是你的错,Thor. 在某种意义上,你也是受害者不是吗?” 这回轮到Thor了,他干笑了几声,苦笑道:“‘受害者’?我只希望我不是帮凶,Loki把对我的仇恨都转移到了这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减小他的伤害,你说的,他都已经杀了八十个无辜的人了。” 
“这不是你的错,Thor.”Natasha强调道。 门外传来敲门声,Natasha拉开门,接过了一个特工递进来的苏打水和饼干,把它们放在桌面上。她用手示意Thor吃上一些,毕竟很快就有一场恶战。当饼干被咬碎时的嘎嘣声在安静的室内响起时,Natasha忍不住说道:““事实上我很奇怪。”
Thor把嘴里的饼干咽下,抬头看向Natasha:“抱歉,你说什么?” 
她注视了Thor一会儿,才神色复杂地问:“你们真的是兄弟?我的意思是,你们看起来长得一点都不像。”
 “是的,当然。”Thor点头道。
 “亲兄弟吗?”
 “……不是。” 
“哦对,你说过的,”Natasha马上就回想起Thor不久之前才说过的话,她为自己愚蠢的问题而感到尴尬,“他是领养的。” 
Thor沉默着灌下一口苏打水,他并不怎么想谈论关于Loki身世的话题,实际上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十分抗拒“Loki不是他亲弟弟而是冰霜巨人的王子”的这件事,因为这意味着Loki和他都被Odin欺骗了千百年,无论这谎言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都伤害到了他们。更何况……他还曾经说过要把冰霜巨人一个不漏地消灭掉。 
“对不起Thor,”Natasha既属于特工又属于女性的直觉敏锐地捕捉到了Thor变化的情绪,她抱歉道,“如果你不想提的话,我们可以换个话题。” 
“没什么的。”Thor拿着手里的水瓶笑了一笑。两个人沉默了下来,狭小的休息室里只听见他们长长的呼吸声。观察着Thor的神情的Natasha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她想问Thor几个问题,但才开头就不顺利,因而此时谨慎了很多,她在大脑里斟酌了一下用词,试探着开口打破了沉寂:“Thor,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和我说说为什么你说——Loki恨你?” 
Thor僵住了身子,他咀嚼了一会儿Natasha的问题,大脑里浮现出Loki咆哮时的模样,他的眼睛因回忆而显得有些无神,当他结束了这些后,才蹙着眉头慢慢地回道:“我挡了他的光,他想和我一样被众人平等对待。”
 “他很自卑吧?”Natasha理解了,她看着对面的金发大个子——确实比瘦弱又刻薄的Loki好了太多。
 “他敏感、自傲、顽劣不堪,”Thor顿了顿,嘴巴开开合合了好几次,才吐出接下来的话,“但他也聪明、高贵、优雅,他是Asgard除Frigga,也就是我们的母亲外,法术最好的,他很有天赋。” 
他看了Natasha一眼,对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以前我们感情很好。特别是小时候,Loki体质不太好,容易生病,我会争着照顾他。长大后也许是因为我太鲁莽而他太敏感了,总会时不时的吵架,吵得天翻地覆。他很爱做一些恶作剧,也总知道怎么把我弄得七窍生烟。但是,我们最后都会和好。”
Thor笑着垂下头,他手里的水瓶已经被捏得有些变形了。 
“你很爱你的弟弟,”Natasha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比你自己想象的都爱。”
 “我当然爱Loki,”Thor点着头,如同在强调真相一般沉声道,“他是我的弟弟,我当然爱他。我们是家人。”
Natasha听着Thor的叙述,只觉得不对劲,但她却说不出到底是哪儿不对劲——也许是Thor微微发红的眼眶让她产生了些错觉。她知道这对神兄弟之间的情感和恩怨复杂得超乎她的想象,于是她只好说:“希望事情快些结束。” 
Thor把那个可怜的瓶子摆在桌面上,站了起来,他带着歉意地对Natasha说道:“我想我该出去透透气。” 
“你是换不了气的,最多去空调下面站会儿,”Natasha打趣道,试图缓解一下凝重的气氛,“我们在三万米的高空上,整座母舰都被封闭了。”
Thor配合地笑了一声,打开了门,紧接着Coulson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在这儿,我找了你们好久。”Coulson看了看Thor身后仍坐着的Natasha,说道。 
“有什么事吗?”Natasha起身走了过来。 “想和Thor谈谈,魔方和Loki的事。” 
Loki的名字让Thor的面色更难看了,他点了点头。
 “你知道Loki曾经去找过 Foster女士吗?” “Jane?”Thor惊讶道。
 “看来你不知道,来吧,我们有好多要谈的,得抓紧时间。” 

Jane没有事,Thor真心实意地感激神盾能够反映如此迅速地转移了她。他几乎不敢想象假如Jane没能成功撤离,Loki亲手杀了她后自己会怎么样。Loki绝对会杀了Jane,那他该怎么办呢——杀了Loki给她报仇?不,他不能。还好这些没能发生,Thor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现实没有给Thor多少时间来松气。他接到Fury的召唤后,就立即赶到了Banner和Tony的实验室,结果是——完全一团糟,他们吵得不可开交。直到Thor被爆炸掀起的气流混着无数块破碎的玻璃被甩出去时,他意识到了自己连同这些Midgard人,都中了Loki的圈套。他又一次地中了Loki的把戏。
Loki在他的玻璃牢房中听到Hulk的怒吼声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现在外面一定是一片混乱。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即使他在Natasha那里出了些纰漏,被套出了话,一切也还是顺利地向前推进。Midgard无力回天,就算Thor在帮助他们也同样如此。Loki甚至已经感受到了当自己占领这个星球后,众人的顶礼膜拜下的极致成就感。
 “Sir.”一个男性队员闯进了房间,按着Loki的说法按动着键盘,将他放了出来。
 而这一头,好不容易才在飞行员的帮助下摆脱了Hulk的Thor,本能地去寻找Loki。他的头脑里有个声音在歇斯底里地叫着,催促着他快一点,再快一点。他知道Loki一定要逃了。所以当他跌跌撞撞地跑到那玻璃笼子的房门前,看到Loki镇定自若地从牢房里走出来时,他撕心裂肺地叫出了不——不要逃跑,不要再去杀戮,不要再去进行你邪恶的计划了。
Thor不顾一切地向Loki扑去,如从前无数次一样,他触摸到的永远都只是Loki的幻象。他狼狈地从已经合上了门的牢房地面上爬起,回过身,只看见Loki背着双手面沉如水地说:“这招对你真是屡试不爽。”Thor觉得自己只想揪住Loki暴打一顿。
 “Barton呢?”Loki回头向队员问道,不再看Thor愤怒的表情。对方还未回答,三个人都感受到了一阵母舰失控时的倾斜下坠,Loki抓住一旁黄色的把手满意地微笑。
 “你得逞了,”Thor的身子抵在玻璃上,眼睛快要喷出火来地看着Loki的笑容,“你总是这么邪恶。”
Loki愣了愣,笑容更加灿烂了:“当然,brother。我可是邪神Loki。” 
“放我出来,”Thor努力地压抑着满腔怒火,他命令道,“和我一起回家。” 
“家?”Loki听见这个单词时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甚至因为过于剧烈而咳嗽了一阵,他用手掌放在自己的胸口,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你是说Jǫtunheimr吗?”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Thor咬着牙道,“快点放我出来。” 
“Brother,你一定没有求过人,”Loki微笑着退后几步,“你应该好好学习一下‘请求的语气’。” 
Thor猛地把拳头砸到玻璃上,雷神巨大无比的力量也没能让这堵厚实的墙碎裂哪怕一点,他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的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结果是Loki永远都能用一两句话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怒火,他低下声音,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放我出来,brother,你还有浪子回头的机会。”
Loki瞧了Thor一会儿,摇了摇头,他挑起眉头,问道:“你和Odin保证过什么吗?让我猜猜——让我改邪归正?”Thor将他满脸的讽刺尽收眼底,拳头捏得更紧了。
 “我帮你杀了Odin,就算你不能履行你的诺言也没有关系了。”Loki没有听到Thor的回答,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这句话把对方气得够呛,然而他的心中却没有一星半点的快乐,他又等了一会儿,Thor还是没有吭声。于是他向队员再次询问Barton,对方有些奇怪地看着Loki,要知道他从前从来不曾关心过他的手下,但还是尽职尽责地回答道:“应该马上过来了。”

 突然,Thor低吼了一声,沉重的雷神之锤被他挥舞着砸向玻璃,敲击到的地方瞬间龟裂开来,固定牢笼的铁质装置也猛然松动,两个人都惊讶地怔了一下。站在一边的队员有些不安地抱着枪挪动了几步,提防着里面的大块头闯出来。 
Loki笑了起来,他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结束的——困住Thor就行了吗?不,他那样的蛮力有什么才困得住他。Loki走向控制台,试图寻找一下Fury说过的按钮。当他找到那个按钮时,眼角闪过了房间角落的Coulson和黑色的枪头,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顽皮的属于恶作剧之神的笑容,然后不让任何人察觉地制造出了一个假体,自己则闪身到了一边,在空气中隐去了身形。 
当他的咒语结束后,肉体倒地的声音和低吼声在他耳边响起。Loki盯着Coulson镇定且带着笑容的抬着枪杆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虚假的幻象,Thor也没有注意到他的戏法,只是意外地看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真是遗憾,Loki在心里说道,在Coulson准备射击时准确无误地用权杖刺穿了他的胸膛。 
Thor大叫起来:“不——!”——Loki杀了Coulson,Loki杀了Coulson。他知道Loki有多么邪恶,也得知了他到底杀过多少次人,但他从未亲眼见证过,眼前的这一幕从视觉到灵魂都给了他沉重一击。他几乎是崩溃地想道,这样的Loki还有可能走回正道吗?
他目视着Loki踱步到控制台前,抬起了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乖巧地跟在他身边的兄弟,会在他遇到危险时奋不顾身挺身而出的兄弟,就消失不见了呢? 
他按得下去的,他对我一向狠心。Thor在被丢下高空前一秒想道。
紧接着,急速的坠落感和失重感就如海浪般涌了上来,像死神的镰刀一般,想要收割他的生命。 
Loki瞧着那个装有他兄弟的牢笼翻滚着往下坠落,上升的气流掀起了他长长的衣角。如果Thor就这么死了的话,一切就更简单了,他撇了撇嘴,抬起自己还沾着鲜血的权杖。假如Thor就这么死了的话,那真是不够格做他的兄弟。Coulson已经在一边奄奄一息了,但还是挣扎着和Loki对话,Loki好笑地回复他,却意外地被迎面而来的炮弹击飞出去。他愤怒地从地面上爬起,准备再狠狠刺上Coulson几刀,而突然传来的男性声音打断了他:“Sir,Barton还没有到指定地点。”
遇上麻烦了吗?Loki讽刺地看了看Coulson,跟随着部下离开了房间。 

Thor被狠狠地拍到玻璃壁上,又被弹了回来。他现在确实慌张了,即使他是上过战场的战士,感受过溅落到泥土上的鲜血混杂着硝烟的味道,也见识过四肢和肉块四处飞落的场景,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种绝望时,他还是慌张了,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他最爱的弟弟赐予他的。
他又砸到了坚硬的墙壁上,紧迫的时间和逐渐放大的陆地地面映入了他的眼帘,Thor咬紧牙,最终成功地用Mjolnir破壁而出。他们一齐坠落到青草地上,掀飞了厚实的土壤。 
太阳有些刺眼,Thor仰面看着湛蓝的天空。阳光折射到青草地上后,将露珠照耀得闪闪发光。Asgard也有着这样的美景,Frigga的宫殿外有很大的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经过精心的打理后,点缀着不少紫色白色的花,让人感到心旷神怡。他们从前总是在这片草地上做游戏,Loki曾经说过他很喜欢这种青草的气味,让人安心无比。Frigga会在阳台上摆上两杯牛奶,幸福地看着他们微笑,那是他们童年的乐园。
Loki已经面目全非了,Thor对自己的内心告诫道。 
他从地上爬起,Mjolnir落在了不远处的草丛中,Thor踏过几朵野花,走了过去。他伸出手,Mjolnir没有飞回他的手中。
这种异常的现象只意味着他雷神之力的波动。Thor知道他开始怀疑了,怀疑自己做的一切是否正确,他苦心追赶着Loki,只想让他安分地回家,只想让世界和平,结果他还是没能做到。他抬起头,目光深沉地看向一片天空,Asgard在那里。
 对不起,他用唇形无声地说道,我没能阻止他,但我不会放弃,他必须受到惩罚,祝福我吧,Heimdallr。


*ps:下章开始终于可以完全展开自己的情节啦,其实考虑了很久要不要写妇联里面这些大家都知道的,结果是还是要写,因为是Thor对Loki情感变化的关键点。
记得一个妹子说过,当Thor看见寇森在他面前被杀死时,他们就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评论

热度(18)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