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2.

CH11


Chapter12.骗子的把戏

我说不出这心为什么那样默默地颓丧着

 神盾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都装上了摄像头,红外照明型,超高像素,Loki的一举一动都会通过它们实时传输到神盾二十四小时待命的监控大厅,显示在中央大屏幕上,就算他只是轻微地眨眨眼,也都会被人看得清清楚楚,毫无隐私可言。
Fury坐在大厅最前面的控制台上,Hill的位置在他的左手边,但她现在不在这里。今天一大早她就和几个同僚一起带走了Thor,他将会在八点参加一个高规格的军方机密会议,再然后得接受议会的秘密质询,不知道会持续多久,足够幸运的话,也许他能够赶得上晚餐。Fury沉默地盯着大屏幕上经过放大后看起来格外柔和的面孔,与可怜的Thor不同,纽约事件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此时仍在自己的床上睡得香甜。他的面上还罩着口枷,有些深沉的暗色金属光泽将他脸衬得更加苍白和脆弱。
 “他可真漂亮。”有人在窃窃私语。
Fury当然听见了,并且在他坐在这里的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已经听到了不下五次类似的赞美,那些充满了兴奋的词汇,不是来源于外面正忙着追星的青春期女孩,而是来源于大厅里刻意压低了声音以为不会有人听到的女特工们。这些平日里不苟言笑,精明能干的女特工们居然在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情。
 在Fury第六次听到了几声由衷的称赞后,他终于无法忍受地站起身来,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子,原本还算安静的大厅顿时连呼吸声都消失了。他清了一下自己的嗓子,将自己的手背到黑色的风衣后面,皱着眉头开口提醒:“女士们,我想你们再清楚不过了,屏幕里这个看似无辜善良的家伙,是纽约事件的罪魁祸首,是给人类带来噩梦的魔头。如果你们不想重温那场磨难,就给我把你们的慈悲心收一收,盯牢了。”
 他一直算是个绅士,从没有对女性说过如此重的话,因此大厅里的女士们在他结束了自己的警告后都有些回不过神来。大约过了三分钟,才有人小声抱怨道:“这不怪我们,他太好看了。”这种话语跟火上浇油没有什么区别,下一秒,Fury就更加严肃地厉声斥责:“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我想也许我该给你们看一看他在大学里杀人的监控录像。”
 没有人敢再接他的话。“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Fury进行了一个深呼吸来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他沉着声对整屋子的特工们说,“我没有开玩笑,任何人都不许再讨论多余的话题,如果你们有那种空闲时间,就给我好好盯着你们的显示器。”等他说完最后一个单词,大厅静得仿佛真空了。好半天后,才陆陆续续地传来轻微的敲击键盘声。
 “长官,”一个小个子的男特工走到Fury旁边,“议员们在线上了。”
噢!那些议员,他们真是吝啬到连一秒喘息的时间都不肯给,Fury在心里骂道,他们只会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隔着一道电子屏幕,故作威严地来质问那些兢兢业业完成自己工作的老实人。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叠资料,走下了控制台。
 “长官。”那个小个子又叫住了他,Fury应声回过头。
 “那个……”他看上去有一点犹豫,“用不用给他准备午餐?”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无知更愚蠢吗?Fury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在自己的人身上听见这种问题,他用坚决又冰冷得快要掉下碴的语气否决了特工的请示,在自己大动肝火前匆匆地走出房门。
 接下来的时间里,女特工们在敲击键盘中笔直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百无聊赖地度过了早晨和下午,那个让她们怨声载道的上司再没有走进过这个大厅,而大屏幕上的男人则一直紧紧闭着自己的眼,安静地沉睡着,没有一星半点醒转的征兆。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她们的,在她们以为自己就要睡着的时候,Captain America突然来访。
 “Hey,”Steve向冲他露出迷人微笑的姑娘回了一个美国队长式的标准的阳光笑容,他绕到第一排与第二批之间的狭长过道,站到她的后面,瞥了一眼她的显示器,又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高清画面问,“他一直这样吗?”
 “是的,他一直这样。”那个姑娘回道,语气里透出了失望。但更让她失望的是,在得到答案后,Steve只停留了短短的几十秒后就又消失了。于是她们又只好继续打着呵欠,撑着沉重的眼皮来监视仍未醒转的男人。
 接近凌晨的时候,一直定格在Loki那张沉睡中犹如孩童般天真的脸庞的画面里,出现了另一个身影。所有人都立刻认出了他,悄无声息地站在那个玻璃牢房前的,是在外奔波了一天的雷神。他看起来很疲倦,散落着的几缕金发微微上翘,他耷拉着肩头,连平日里威风无比的Mjollnir此时都和他的主人一般,让人感觉病恹恹的。女特工们睁大了眼,看着屏幕那头,Thor把手抬起来放在玻璃壁上,就像昨晚一般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大约三个小时后才被Hill喊走。特工异于常人的敏锐的观察力告诉了她们,这一次他向自己的兄弟用唇语无声地道了晚安。

 之后的几天,除了必要的进食和休息外,女特工们一直坐在这里,她们知道Fury有多担心Loki会再次逃跑,因而也不得不强打着精神看着他,即使他从没有离开过牢房中的那张床。Loki仍是保持着沉睡的状态,他就像一座美丽的雕像,一动也不动,就连一声睡梦中无意识的咕哝或一个自然的翻身都没有。这实在是很难让人不担心,她们把Loki的情况汇报给了Fury,却只得到了继续监控的指示,于是她们寄希望于Thor,但很快她们就发现Thor自那个晚上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唯一还知道点什么的Hill安慰她们,Thor有很多事要去应付,他还得参加数十个会议,接受数十场质询,不过不用太担心,Clinton和他待在一起。
等她们在惶惶不安中终于等来了Steve时,已经过去了四天了。
Steve刚刚步入大厅就感受到了一种凝重的气氛,他的脚还没往前迈上几步,就被几个姑娘围了起来。Steve疑惑看着她们焦急的面庞问:“这是怎么了?”
 “队长,”打头的那个姑娘担忧地对Steve说,“他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什么?”Steve吃了一惊,他把视线投向大屏幕上的Loki,对方的姿势和他最后看见时一模一样,他问,“你们告诉过Fury了吗?”
 “我们说过了,”另一个姑娘站了出来,她看起来像马上就要哭出声来了,“可是Fury说不许我们进去,他说那是Loki在使诈。”
 “好吧,”Fury说的没错,Steve点了点头,对眼前的姑娘们安慰道,“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且说实在的,你们应该按Fury说的去做。”他用手指了指大屏幕,一字一顿地补充:“他真的很狡猾。”
 “他都没有吃东西。”有人坚持道。
 “他是神域人,”Steve无奈地耸着自己的双肩,“不吃东西也没有关系的。”
 姑娘们沉默了,Steve说的对,Loki确实不需要进食,而且以他的诡异多端和卑鄙的程度来说,和他保持距离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不知道为何,每次她们看见大屏幕和显示器上的那张脸,心都会揪成一团。她们对视着,在彼此的表情里寻找到了相同的感受。

 十分钟后,被说服了的Steve一手托着托盘,一手拿着星盾,站到关押着Loki的房间门前。确实应该去看一看,万一Loki只是变了个幻象,真身已经跑了呢,Steve给自己找了个勉强能接受的解释。他向持枪守卫的特工们打了个还算友善的招呼,表示自己想进去,然后不出意料的被斩钉截铁地拒绝,他又用了五分钟来搞定他的同僚。可当他托着那个放着一瓶牛奶,一叠曲奇和一个熏肉三明治的托盘走进去时,Steve几乎立刻就后悔了。他来前还一脸安详平和地沉睡着的Loki,此时正站在他的牢房里,挑着眉看着他。即使戴着面罩,Steve也能够想象得出他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想你很好,”Steve蹙着眉说,“那我可以走了。”他干脆地转过身,这时才发现那道门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关上了,他用力拉了拉把手,门纹丝不动。连续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效果后,Steve决定直接使用暴力。但就在他抬起星盾准备冲撞上去时,金属落地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Steve转回身,一眼就看到已经掉在地上了的口枷,他警惕地把星盾护到胸前,往前靠近了一步,嘴上质问道:“你想干什么?”回答他的只有几声做作的唏嘘声。Loki瞧着已然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的Steve,嘲讽道:“你在害怕吗,Captain America?”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怕的,”Steve慢慢地朝他靠近,“你对姑娘们做了什么?”
 “只是一点Asgard的小戏法,”他说,“保证对人体无害。”
Steve望了望房间角落的摄像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实时画面在传输到神盾的显示器上前,就已经被篡改了:“既然你在这里都可以用你的法术,那为什么不自己逃跑,反而要多此一举把我骗到这里?”
 “我只是想享用一下我的午餐,绝无逃跑之意,”Loki温和地解释,“能请Mr. Rogers给我送进来吗?”
 “你想都不要想。”Steve摇头,干脆利落地拒绝。
 “那还真是遗憾。”他以一种诡异的语气回答。
 这可不像什么好兆头,Steve想,他把拿着星盾的手缓慢地伸到了自己的腰间,作出一副放松的姿态,那里有一个隐藏着的复仇者们的内部召集按钮,一旦按下,复仇者们就会在三分钟内赶到召集地点。
 “说实在的,你不用那么紧张,”Loki笑起来,“就算你不愿意给我午餐,我也不会生气的。”Steve注视着他,不动声色地按了下去。Loki看着Steve,Captain America可不怎么会做样子,他不由得摇着头说:“好吧,你想聊聊吗?”
Steve沉默了一下,回答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吧。”虽然不知道Loki突然这么说有何企图,但他要在其他复仇者们赶来前拖住Loki。
 “你失去过你爱的人吗?”Loki问。Steve没有出声,他看上去像是因这个问题而愣住了。于是Loki继续问道:“是你的女朋友吗?还是兄弟姊妹?”他观察着Steve的反应,咂吧了一下嘴,意味深远地猜测:“看来我错了,不是这些。是你的男朋友吗?我之前可没有想到你会是个同性恋Cap。”
 “你是个疯子,”Steve回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猜测……”
 “不是吗?”Loki笑着打断他,“我觉得我没有说错,你不爱他吗?”
Steve想说些什么,但他的喉咙像被哽住般发不出丝毫声响。
Loki没有给Steve缓和情绪的时间,他咄咄逼人地抛出一连串质问:“他怎么死的?是因为你吗,哦,是因为你对吧,你让他失去了生命,你失去了他,感觉怎么样?痛彻心扉吗?后悔吧?”
 他发现了Steve越来越苍白的脸,继续邪恶地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他很信任你吧——Captain America,美国的象征,超级英雄,连自己的爱人都保护不了,我要是他一定会很难过。Barton告诉过我,你以前可只是个病弱的豆芽菜,但好在你还是属于他的。变成英雄滋味怎样,是不是有很多婊子们蜂拥而来,想和你上/床?你和她们做/爱了吗?他死的时候你想到操/她们的滋味了吗?”
 “你永远都摆脱不了那段过去,你欠他的,永远永远都不会消失。”他最后说道。
Steve全身微微颤抖着,他目光有些呆滞。他站在原地,任由Loki利剑般的话语把他的心戳出上千个窟窿,他的眼角在发红。当破门而入的声音传来时,他还是保持着这个样子。
 “Cap?”Natasha冲着他喊道。
Steve僵硬地转过身,看见Natasha、Tony和Banner正站在门前。他们走到他旁边,一起瞧向牢房里的Loki。
Tony已经穿好了铁甲,他笑道:“小鹿想逃跑吗?”
 “应该是这样,”Natasha说,“你怎么把它弄掉的?”她指了指地上的口枷。
 “聪明人自有聪明人的方法。”Loki也笑着回答他们。
 “我不和你纠缠这个问题。”Natasha说。
 “Cap,”Banner轻咳了一下,示意Tony和Natasha,两人马上把视线集中到他们中间的Steve身上,在发现他泛红的眼角时皆是一震,“你还好吗?”
 “Tony,Natasha,你们守住他。”Steve用沙哑的嗓音下令道,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人。
 “你做了什么?”Natasha马上反应过来,愤怒地厉声责问Loki,“你对Steve做了什么?”
 他仍是一脸从容地回答她:“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你们看着他,”Natasha焦急地对Tony和Banner说,“我去看看Steve。”
 “放心吧。”Tony点头道。
Tony和Banner大约只等了短短的三四分钟后,就等来了神盾的特战队,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们用黑漆漆的枪口指着牢房里的人,站在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出于安全考虑,Tony和Banner也跟着守卫了几个小时,在确定没有什么意外,且Loki又侧躺回了自己的床上后,他们才离开。

 又过了两天,再没有什么人来探视过Loki,特战队员们从房间内部撤到了走廊,守卫着房门。等到第三天的时候,筋疲力尽的Thor和Clinton终于结束了一切会议和质询,回到了神盾。
Natasha、Coulson和Hill负责给他们接风。碰头后,他们转移到了餐厅,享用了摆满了餐桌的琳琅满目的美食。Thor对食物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喝了几杯酒,切了几块羊排,感激了神盾的慷慨招待后,就刻不容缓地离席了。
Thor直奔关押Loki的房间,走到走廊上后他惊讶地发现多了不少守卫,马上就意识到Loki肯定已经逃跑过了。他带着些愠怒走进了屋子。
Loki还是躺在床上,在听见有人进来时,他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并且莫名地感到有些紧张。
这一次,Thor不再如前几次般小心翼翼,沉重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回荡,他几步跨到玻璃牢房前,右手一松,Mjollnir直直砸到了地上。他说:“不要装了,Loki。”
 “好久不见,”Loki睁开眼,看着笼子白色的顶端,他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Thor。”
 “前几次我来,你也是在做戏吗?”Thor闷声问道,他并不打算对Loki的欺骗一笑置之,并且事实上,他很在意。
Loki翻身起来,他坐在床上,看向Thor。他们的目光撞到了一起,两人都躲闪了一下,接着再次不甘示弱地移回视线对视。Loki仰着头问Thor:“你搞定了中庭蝼蚁了?”
 “先回答我。”Thor平静地瞧着他绿色的流露出讽刺意味的眼。
 “我以为你早就发现了。”
 “你一直在装睡。”
 “这有什么重要的吗?”
 “是我的错,你本来就是个骗子。”
 “那也是我的错,我以为你早已习惯了。”
 短短的对话后,Thor脸色铁青地用手狠狠拍了一下玻璃壁,Loki被他吓了一跳。在他以为Thor马上就要大声嚷起来时,Thor提起Mjollnir,拔腿就走。Loki从床榻上跳起,他朝Thor的背影喊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抓我回去?”Thor用大声的摔门声回答了他的问题。
 这可真是莫名其妙,Loki对着被砸上的门想道,既是为Thor的反应,也是为自己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他站了一会儿,在确定Thor不会返回后,有点郁闷地抽了一册硬皮书,坐到床边翻阅了起来,可仅仅翻过几页后,就烦躁得把书摆到了一边。

Thor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他脱下了自己的红袍和盔甲,换上了Hill为他准备的中庭人的便装,又用一根头绳将自己的金发低低地系在了脑后。做完这些后,他握着杯水,不停地在房间里转着圈,企图把刚刚的对话逼出大脑,可是显然没有什么效果。他把水放下,走到了对门,礼貌地敲了三下。没有人回应。
 他等了一会儿,又敲了三下,面前的门依然没有被打开,但旁边却意外地传来了嘎吱声。“Hey Thor!”那是Natasha。
Thor和她拥抱了一下,他笑着说:“我以为你们还在餐厅呢。”
 “伙计,都过了两个小时啦,”Natasha颇为无奈地说,“你可真是没有一点时间观念。”
Thor只好呵呵地傻笑了几下,Natasha对自己的房间摆了摆头,邀请道:“想喝点茶吗?”Thor微笑着点点头,走了进去,在她把门关上时,他问道:“Steve不在吗?”
 “他在的。”Natasha把门栓插上,把Thor带到沙发入座。
 “那他怎么不开门?”Thor疑惑道。
Natasha一提起这个就来气:“这可都是拜你兄弟所赐。”
 “Loki!”Thor恼怒地叫了一声,“他又该死的做了什么?”
 “不知道确切发生了什么,”Natasha回想着说,“三天前接到队长的信号后我们就赶去了那里,哦你绝对想象不出来队长要哭的样子,Loki对他说了些什么。”
Thor沉默着听完,他对Natasha坚决地说:“我得亲自和队长道歉。”
 “那也得等他愿意开门了。”Natasha叹息。
 两个人在静默中喝了半杯茶,Natasha在准备给他们添上新的茶水时,猛地惊叫起来:“啊,上帝啊,我差点忘了紧要的事了!”
 “怎么啦?”Thor也是一惊,神色紧张地问道。
 “哦不不不,”她拍着Thor的肩,“不是坏事,不要紧张。今晚神盾有个派对,在Tony的大厦。”
 “派对?”Thor不知道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必须出席,”Natasha了解他的疑问,她坚定地说,“庆祝纽约事件的圆满落幕。”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来吧老兄,”Natasha说,“每一个人都会去的,当然我们也会留下几个精英战队来看守Loki,一有异常就马上赶回来。”
Thor还是想推掉这个派对,他为难地说:“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派对,Asgard只会有餐后的短暂闲谈或者庆功会。”
 “没有什么区别,”Natasha解释,“就是喝酒、狂欢。神盾这两天都忙坏了,需要放松一下,这是Tony的原话。”
 “好吧,可是我以为你不会对派对感兴趣的。”
Natasha继续解释:“我是不感兴趣,但至少我们有个借口能让Steve发泄一下。”
Thor恍然大悟:“那我一定出席。可是你能够确保Steve会去吗?”
 她朝他眨了一下眼:“那已经交给Hulk负责了。”

评论

热度(29)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