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5

CH14


Chapter15.硬刺
 
心与眼迷失了真的方向
便在虚伪之中病入膏肓。
 
在过去的这十个小时中,Thor原本一直提在嗓子口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苦涩、不安还有愧疚,都在滴滴答答流淌过去的时间中化为了空虚。窗子是开着的,夜风从缝隙中溜进屋子里,抚平了一切。Thor站在窗台的一侧,将身子掩进黑暗尽量不发出声响,房间里唯一剩下的,就是病床上的Loki绵长的呼吸声,月光的笼罩使他发出了银色的温柔的光芒。这是多么美丽的画面,连那些白色的医疗仪器和透明的管子都不再刺眼。
Thor端详着他的兄弟,他用目光一遍遍缓慢地,自头顶至白色床被被脚部撑起的弧度,扫视过Loki的全身,清空大脑享受着这份与Loki在一起时难得的宁静。当他这么做了大概上千次后,他的心脏突然在一个呼吸的停顿间如同被人狠狠戳了一下,难受得揪作了一团。
这莫名的悲伤像破坝而出的洪水那般,来得如此迅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没过了房间的天花板,取代了先前的和谐。Thor下意识地用手撑住了墙壁,就像试图在茫茫大海中寻找一块几乎要被浪花打得四散分离的浮木。这煎熬令人苦不堪言,足以将人逼得疯狂地大喊大叫。但好在他是Thor——他有着钢铁般顽强的意志力,即使他的心在被无形的电钻打出一个个小孔,他的唇齿间也没有泄出丝毫哀鸣。
他在这种磨难中挣扎了许久,直到破晓时分第一束阳光被四周高大的建筑反射着,冲进房间后,他心底的抽痛才不甘地慢慢退去。他的衣服被冷汗湿透了,手脚也变得僵硬麻木,他听见自己加快了数倍的心跳声。
没有人来可怜这位英雄,幸运女神没有眷顾他,在Thor从黎明前的苦难中解脱出来后,他很快就发现,另一种情绪又缠上了自己。他在恍惚间觉得Loki在他不注意的时刻睁开了眼,但他又想那大概是幻觉。天明意味着醒来,Thor知道他们会有一场不愉快的谈话或是争吵,他也因此再次变得惶惶不安。掩藏住他身形的阴影随着太阳的升起而一点点消失,他开始在心底纠结自己是否应该离开。
我已经遵守诺言了,Thor在心里暗暗想道。
他确实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即使这是单方面的,他也仍然做到了——守护着Loki度过了一个通宵。他知道自己应该要离开,这样他至少不用在Loki睁眼后就立刻被尴尬和死寂吞噬。可他的脚似乎生了根,根系穿破了水泥地板,扎进了土壤的最深处,让他无法迈出一步。
“Loki。”他无法控制地轻唤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应。Loki似乎仍沉浸在自己的睡梦中。Thor焦灼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
又过了一会儿,病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出了一条狭长的缝隙,一瞬间,Thor已本能地移动起来,用身体挡在了门缝和病床之间。当他把右掌摊开举在半空中了几秒,却没有感受到Mjolnir时,Thor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把一直以来都和他形影不离的Mjolnir,遗忘在了复仇者们的房间中了长达数十个小时。
他紧盯着那条门缝逐渐扩大,在心里祈祷着。
“来吧——兄弟我需要你——”
 

Natasha惊呼一声后拉着身旁的人猛地蹲了下来,Mjolnir几乎是擦着她们的头皮闪回到Thor手中。伴随着嗡的一声,他的右臂终于重新感受到了雷神之锤的重量。
“这算是什么欢迎仪式?”她们站起来,Natasha用她不带情绪的腔调抱怨道。
Thor没及时回答,他望向房间中央的病床——Loki未被惊醒。“实在抱歉,”他长吁一口气后对Natasha低声致歉,“我没想到是你。”
“你有些神经过敏。”Natasha一边回一边向身边的护士投去安慰的眼神。身为神盾专属的医护人员,对方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Natasha示意Thor退后一些,护士推着医护车走到了Loki的床头。他们并肩站在距护士五英寸的地方,看着她给Loki重新换上一瓶针水,然后开始记录那些运作了一夜的仪器上的各种各样的数据。她显然很有经验,懂得体贴病人和家属脆弱的神经,就算没有发出唰唰的书写声,她笔下的字符也依旧流畅。病房里安静得让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小心控制起自己呼吸的节奏来。
“他半夜醒来过吗?”护士小声问道。
“没有,没有醒来过。”Thor干巴巴地回道。他的视线跨过她的肩头,停留在她笔下的几个圆润的阿拉伯数字上,因此他没有注意到她向他不时瞥来的余光和过于鲜红的嘴唇。
Natasha注意到了,那几乎带上了热度的眼神,她不可能注意不到的。她觉得这很可笑,这种不分时间地点的调情实在是无礼至极。她压着声音询问:“Loki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护士的眼睛又回到手中的表格上了,她把笔尖悬在半空,貌似在浏览着些什么,“医生会给他再做检查。”
“那再好不过。”Natasha对她笑笑,她瞧了Thor一眼,发现他正在故作轻松地摇摆垂在他膝盖处的Mjolnir,以一种极小的频率。他的目光也重新转回到Loki身上了。
“神域人的性激素分泌总是那么旺盛吗?”她想偏过头问一问Thor,但她还是没那么做。他够可怜了不是吗,看看他那疯长的——近乎成须的胡茬,还有那悲凉的神态。她于心不忍。
护士的笔一直没停下来,Natasha相信如果她真地在认真记录的话,她在两分钟前就可以结束这工作了。可Thor明显没有发现她在拖延时间。Natasha在心里用俄语骂了一句——哦,该死的荷尔蒙。她刚骂完,护士就把笔卡到了夹着表格的合金板上。
“我可以给他量一下体温。”护士温柔地说。
“哦,”Thor含含糊糊地点头,他两眼放空,看起来十分呆愣,“哦,好的,谢谢你。”
Natasha对护士的心思心领神会,不过她还是面无表情地、以最平常的姿态来拷问:“Loki的体温不正常吗?”
“应该没有。”护士回答。她的眼睛是紫罗兰色的,可爱而又含情脉脉,她也很聪明,懂得充分利用自己天赐的优势。她就用那双汪着水的眼眨啊眨的、逗似的看着Natasha,再嫣然一笑道:“但量一量才能确切知道,不是吗?”
“那就请快。”Natasha小幅度地伸展着自己的脖颈,现在她有些想念昨天那个对她撒谎并向Fury汇报实情的护士了,那护士的眼睛是黑色的,平凡,没那么多情。
有着紫罗兰色的漂亮眼睛的护士从推车上的托盘里拿起了体温计,进行室温校正。这回她十分麻利地完成了准备工作,迫不及待地(在Natasha看上去就是这样)低声招呼Thor走到她旁边。
她礼貌地要求:“请你拿一下。”
“这是什么?”Thor疑惑地接过了手中小巧的仪器,捏住白色的手柄。
“这是额温计。”护士柔声解释道。Natasha在他们身后清了清嗓子。她装作没有听见。
“你要这样。”她接着说,同时用自己的手覆上了Thor捏着塑料柄的左手。他过于宽阔的肩膀挡住了Natasha的视线,使得她没能看见护士一闪而过的阴谋得逞一般却又极为娇媚的笑容。她的指甲涂得鲜红欲滴,不过她恐怕要失望——Thor只注意到她的手指和Loki一样纤长。
“女士,”他向后退了一步,把手从她的手心底抽出,他礼貌地说,“我想你来就可以了。” 
Natasha差点拍手叫好。
他们静默了片刻,Thor神情自若,Natasha则是一副毫不遮掩的看好戏的样子,护士的机敏一时间卡了壳。在Natasha清晰地感受到她吞咽好几口吐沫后,她才勉强笑着,颇为尴尬地打破僵局:“好的。我只是想他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你能学会就可以自己动手了。”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番解释在Thor听起来,还有其他的意思。他将尚还捏在手里的仪器放回了托盘,表情变得严肃。
“我想我们不会麻烦你们许久的,”他说,“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Loki醒来我们就会离开。”
护士欲言又止,Thor补充道:“我想Loki也不会想再在中庭多停留了。”
“是的,当然。”她有气无力地回答,快速地把合金板放到推车上。当她的前脚刚刚踏出这个房间,Natasha立刻就将一侧嘴角上扬,扯出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冷笑。
“好了。她说。
Thor用眼神询问Natasha。
“你想出去吗?”她改用嘴型说。
Thor摇了摇头,他顺着Natasha的视线转回头去,发现Loki的眼皮正轻微地颤动着。
 

Natasha善解人意地离开了,并为他们把那道虚掩的门顺手关紧。伴着房门和门框重合的声音,Loki睁开了眼,虽然睡眼惺忪,可他终究还是醒过来了。Thor不知道到底是该为此忧郁还是感激,他在内心里纠结挣扎着,最后只道出了一声充斥着小心和试探的早安。
与想象中一样——没有回应。
我还妄想什么回应呢?Thor扪心自问。难道还企图把这两天发生的一切都当做一个噩梦,然后照样做兄弟吗?
与此同时,Loki也从一夜不止的噩梦和刚刚睡醒时的迷离中完全清醒了过来,他顾不上正湿漉漉地粘在自己后背上的衣服,也顾不上因身体的移动而险些被扯下的导线和细管,他昏昏沉沉地摇晃着身体,挣扎着起身。
Loki刚有所动作时Thor就停止了无用的自我谴责,他看起来想过来帮帮Loki,却迟迟没有行动。疼痛让Loki的动作迟缓、笨拙,在因强行坐起身子而扯到一块肌肉后,愈加强烈的痛意让他忍不住发出了嘶的吸气声。Thor焦急地喊了一声Loki的名字,似乎马上就要窜上前来。
然而Loki却把还插着针头的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掌心对着几步外的Thor——这可以是一个表示自己没事的手势,同样也可以是一个禁止靠近的信号。Thor将此默认为第二个意思,他僵在了原地,金色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他应该滚出去,滚出这个房间,Loki想着。
他的全身乏力又酸痛,像一台锈迹斑斑的老化得根本无法控制的机器,而他的喉咙就是中心轴承,急需油脂——他渴得喉咙快要冒出烟来。
与正规医院的房间相比,这个病房很简陋,围绕着他的只有仪器,他没能在床头旁看到矮柜,自然也没能看到一杯清水。要是往日他一定会用恶毒的话语咒骂这悲惨的境遇,但现下,他只是将视线移开,依靠在床头的铁栏杆上,看着正前方的白墙,勉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这很难,因为Thor就在不远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十几秒后,他的喉头开始上下滚动,他没去过沙漠,但他在书中读到过,他知道自己此时就像跋涉沙漠数月的旅者,他只能苍白着脸去模仿那些狼狈的人——用唾液止咳,不同的是,他仍竭尽全力维持神情的优雅——消失殆尽的优雅。
Loki静静地这么做着,让自己好受一些。当舌苔变得干燥而嗓子不再难受得像在流血后,他才转动眼球再次看向Thor。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他注意到Thor的身子轻晃了一下。他开口,声音像被灌下了毒药似的又哑又难听,刮擦着人的耳膜,他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听他这么说,Thor不由得沮丧起来,即使他早已料想到这个了,他了解Loki,也理解Loki。
“你还需要再进行一次检查,”Thor听见自己波澜不惊的声音,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语言的组织起来的,“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我们立刻就返回Asgard。”
Loki把脸微微侧了过去。他在心里评估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不可避免地回想起了那一晚,那些旖旎的画面。怒火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Loki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自我警告和Thor争吵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他睁开眼后,Thor的身影仍处在他视线的正中央。Thor,他想,实在是愚蠢至极。
“离开。”他干脆利落地命令道。
这简直是当头一棒,Thor大吃一惊,好在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你要休息了吗?”
“是的,”Loki疲惫地合上眼,哑着嗓子说,“请你离开。”
Thor犹豫起来,他绝不想激怒Loki,于是他一再斟酌后,才诱哄着说:“可是医生马上就要过来了。”
“那你也无需在场。”Loki说着,身子往柔软的被窝里滑了一些。Thor没接话,房间再度回归宁静,他试图去想些无关紧要的、至少与Thor无关的东西。他一直等着房门打开的嘎吱声,可没能如愿。在他灵敏的听觉捕捉到Thor靠近的脚步声后,他猛地一把掀开被子,弹了起来,犹如竖起全身硬刺的林猥。
“你要干什么?”他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我想让你睡得舒服点。”Thor慢慢地解释,把单词念得模糊而变调。他脸色灰白地逃避着,却始终无法完全避过Loki的瞪视,他不是色厉内茬的孬种,但他确实是恐慌了。
Loki没有说话,他感觉Thor似乎正把他们引向一个危险的话题。
“我想,”Thor顿了一顿,眼神游移了一会儿,然后才一连串地吐出后面的话,“医生要为你检查,你不会同意的,我暂时不能离开。”他等了几秒,满心满眼都是愧疚和怜惜,又接着说:“他们要……为你检查下 |身。”这个短句耗掉了他半生的勇气,他的膝盖像被两个壮硕的士兵毫不留情地分别狠踢了一脚,让他几乎站立不能。他心神不宁地等待Loki的反应,如同死刑犯等待大法官的最终宣判,无法抗拒地想要发抖和啜泣。

荒谬——这是第一个浮现在Loki大脑里的词汇,他还没来得及勃然大怒,第二个词汇就紧跟着闪现了出来——痴心妄想。他快咆哮了,这几天来他都未曾像现在这样愤怒,先前他在克制,而如今他却被触碰到了底线。
“你不会想看到他们死在你面前。”他恶狠狠地、却十分平静地说,平静得让人感受到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寒意。
“不,”Thor嘴角抽搐着回答,他的声音里带有哀求和安慰,“我知道你不愿意,我来做。”
“你来做——”这回,Loki斯歇底里地叫了出来,一瞬间他就激动得挣脱了几条导管,他猛地一跃而起,浑身颤抖着、全然不顾腿脚的酸软,歪歪斜斜地站在床板的边缘,“你,你们,有什么资格碰我?”Thor在侮辱他,用精神来压制他,妄图毁掉他最后残留的一丝自尊和骄傲。
他为自己的认知而癫狂,眼泪横流着继续尖叫:“我知道你们在我昏迷的时候已经这么干过了——Thor·Odinson!我知道你是个狂傲自大的继承人,你强 | 暴我——但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想让那些恶心的蝼蚁再来看一次好戏!”
“我可以杀了你——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我也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你休想折磨我!”他咆哮着脱口而出,声音尖锐刺耳。当他一口气喊完这些后,他气喘吁吁地跌坐回去,两手撑在身边才勉强保持住了平衡,眼泪糊开了,他的视野一片模糊。
“不管是现在还是今后的任何时刻,如果中庭人胆敢进来……”他像缺氧一样喘息着,颤栗着,被衣物覆盖着的胸膛以极不正常的节奏和深度上下起伏,“我会把他们撕成碎片,把他们的肠子扯出来,放干他们的血!”
“你这个没有脑子的草 | 包,你有什么资格…你算什么?” 他原只是在心里说,但却顺着口念了出来。
“给我滚出去!”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再度威胁,然后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他只捂了几秒。 Loki没有想到Thor居然还敢把他扑倒在床上,当一阵眩晕伴着胃里翻滚的恶心感过后,他才后知后觉地睁开眼睛,看向正压在他身上的人。讥讽呼之欲出,这种绝对压制的、充满占有欲的动作,正是他被Thor|操|进床垫时所遭受的。下意识的,锋利的话语到了舌尖,转了一个圈后又缩了回去。
Thor庞大的强健的身躯罩在Loki的上方,他死死地贴着Loki,两人的鼻尖就快要撞在一起,鼻息互相拍打在对方的脸上。他颤抖着,不剧烈,但也仍然颤着,带得Loki也随着他抖动。他两眼通红,看起来随时都会流下眼泪,可表情却还是平淡无奇。他一直不说话,就仅仅只是注视着Loki,用那种控诉的、绝望的复杂的眼神。
Loki也怔住了,为Thor眼里的无数种或深沉或露骨的情感而震惊至极,好半天才缓过神来。而当他开始扭动挣扎,他才发现Thor的双手正死死捏住他的手腕,就像手铐一样将他牢牢铐在病床上,力度大到把人的骨头都捏得咔咔作响,而他的挣扎更是让Thor进一步收紧了手上的力度,直到他发出痛苦的呜咽——施加在他身上的桎梏、先前的伤害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对不起……”已在眼眶中蓄了许久的泪水终于顺着Thor的眼角蜿蜒而下,他勉力打开自己的嘴巴,伸出双臂将满头虚汗的Loki环进自己怀中,像小时候一样,“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折磨你,Loki,我想要你好。”
Loki的下巴搭在Thor的肩头,他死气沉沉,眼神空洞地摇着头,Thor口口声声说不曾想过,但事实却一直在折磨他,让他痛彻骨髓、撕心裂肺。
“对不起,”感受到Loki的摇头,Thor恸切地哀鸣,语无伦次,“我尊重你……我……”
“不——不,不。”Loki也呢喃着。他用暂时得到自由的双手把Thor推开了一些,在两人紧贴的身体间划出了一点距离。他把双手的虎口按在Thor的下颌,拇指卡向骨头旁的皮肤,将其按得深深往下凹陷,杂草丛生的胡茬像细针一般刺着他手心的嫩肉——他这么捧起Thor的脸,手指因过于激动而震颤。
他这么做是为了让Thor冷静下来,绝对清晰地听完他的话。但他做完后又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张嘴就只会吐出谎言诡计和伤人的污言秽语。Thor被他捧着,算不上温柔,但也是小心地捧着的,Thor说:“我爱你,Loki,我爱你兄弟,在我心中你和我从来平等。”他的气息拂过Loki的面庞,像风,带走了他所有的还未说出口的话。

心痛,四肢痛,肌肤痛,每一个属于他身体的部分都在发痛。
我也爱你,兄弟。

他失望地放开了Thor,呆坐在床上,疼痛提醒着他这失望有多深。他为什么要失望?这是Thor说的——是他孩提时代、少年时代以及再次来到中庭前最为期待的认可之一。他得到了,却没有任何的快意。
为什么?他问自己。他觉得自己是知道答案的。他不想找到那个答案。
他再次驱赶Thor,他用上了乞求的口吻,也不再强装,粉饰自己早就荡然无存的骄傲。在Thor终于离开后,压抑的情绪顿时失守,哭泣声冲破嗓门,本就该是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但他又忍住了。那一声破音的哽咽被急急打住,和着眼泪,被吞回肚子。



 

评论(2)

热度(35)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