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7

CH16


Chapter17.礼物

那么,无须为他说出的话心存感激,
既然你把他欠你的一切都还给了你自己。



Thor曾经想过自己该给Jane一个道歉,在他因为Loki难受得不得不去转换思维时,他设想了他们见面的种种——地点,他们该在个安静的餐馆或者咖啡厅见面,点上些美味又不失精致外表的饮品和甜点,这是个绝佳的主意,进食会让他放松下来;礼物,他是该为Jane准备点致歉用的礼物,也许是鲜花,大捧火红的娇艳欲滴的玫瑰?Thor见过不少中庭的年轻人会为自己的女友送上这个,而这些幸运的家伙总能赢得对方惊喜的笑容和亲吻。但Jane不会需要这个,何况她看起来压根不喜欢扎眼的红色,他觉得她大概只会随意看上一眼,礼貌地道谢后就不再动它,并且那些挂在娇柔的花瓣上的露水恐怕还会沾湿她的领口。Thor只好否决了玫瑰,他曾打算去请教Hill,但当他找到她后,还没来得及将问题问出口,就被迫重新面对糟糕的现实——签订条约、和Loki争执,一个又一个沉重的问题犹如迎面而来的铁拳,让他疲于奔命,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到底是绣球还是百合与他的中庭女友(也许已经是前女友) 更为相配。
 心无余力,Thor选择把Jane从自己的脑海中暂时剔除,好全神贯注地去解决那些相比之下更加紧急、棘手的问题,直到他收到这个——Jane赠给他的礼物。
 在追问Hill得知Jane确实已经离开后,Thor没有避开同伴们好奇的目光,躲进自己的房间偷偷拆开这个礼盒,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大步向前,将它搁到了刚刚被清洁人员撤下白桌布的餐桌上,用无声默许了其他人渐渐朝他靠拢,在周围的呼吸声由不断增加到维持不变的时候,打开了椭圆形的波点盒盖。
 空气沉寂了几秒,接着变为一片口哨声,其间混杂着几声饱含失望意味的嘟囔。“公仔!”有人说。
Clinton也吹了声口哨,嬉笑着说:“还是雷神模样的。”
Thor忍不住看了Clinton一眼,然后才低头把它从盒中捞出。不知用什么材料塑成的“雷神”的外壳上,由黄色和红色颜料草草染出了金发和红色战袍,而毫不和谐的黑色时不时混杂在其中,原本蔚蓝的双眼也因上色不均变得一大一小。整个公仔以其斑驳的外貌向所有人投射出“手工艺品”的信号。
Clinton继续感叹:“看来还是Jane亲手所做?”他微微偏着头望向Thor,对方的神态让他意识到了个问题。“你知道‘公仔’吗?”他问,“可能神域没有这种东西?”
Thor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旁边已经有自告奋勇者给他讲解起有关“公仔”的信息,但他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的脑子里塞满了疑惑,他被Jane搞糊涂了,自从在派对上冒犯了她、看到她难堪的表情后,Thor一直认为Jane绝不会主动来向他示好,甚至于有极大可能他们在那刻就已完蛋。Thor相信Jane绝对是个独立坚强的女性,她有着身为女学者和天文学家的强烈的自尊心。而现在,在做错的一方还未致歉前,她却送来了这个——看上去颇为滑稽可又不失心意的小号“雷神”。这不像她,她理应给他寄来份定时炸弹,他在正式拆开礼物前就已做好被教训的准备。
Thor不明白,他的大脑被疑惑、愧疚和旁人的喋喋不休吵得嗡嗡作响。他得说点什么来制止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有不同的叫法,”他开口,同时努力放松自己的面部肌肉,好不那么肃穆,“母亲们会用泥土和着兀儿徳之泉的泉水塑出泥塑,再用些其他的材料,例如……比如说永不掉色的染料,她们会用这些东西刷出色彩,送给自己的孩子。我们有这个,虽然不叫‘公仔’。”
 他不在乎自己是否是粗鲁地打断了他人兴高采烈的解说,重要的是他成功了,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还有别的。”Natasha在沉默的间歇不冷不热地指出,她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之前的起哄的人。
 是的,在把注意力重新放回礼盒后,每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瞧见了散落在盒底的几封呈堆叠状态的白色信封。蓝色的勾边和印刷上的徽章无一例外地说明了这正是学校里独有的专用信封。
 “Jane是个好姑娘。”见Thor迟迟没有反应,Natasha对他友善地建议,“你该回房间自己读。”她看得出他的不在状态,让人群哄笑着怂恿他在众目睽睽下阅读“情书”实在是有点残忍,不管是对他本人还是对写信的Jane。
 “是的,”Clinton原本想反驳Natasha的提议,但在瞥见她的眼神后被迫喏喏地赞同,“好主意。”
 他向他的两边挥了挥手,高声道:“走吧,去做自己的事去吧!这儿没热闹可看了!”
 五分钟后,人群终于散尽,而Thor没有躲回自己的房间,他在走到三岔路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停下了步子,犹豫了许久。他抱着那个盒子,在路口的正中心呆立。他看上去傻得要命,不过幸好现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最终,Thor还是选择了那个地方,理所应当一般,他抱着那个对于里面的“礼品”而言有些过大的盒子,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右手边的那条,直达Loki的牢狱。
 他可以算得上是健步如飞地冲向那里,途中惊起了一路的麻雀,他这么急冲冲地往前走,却在踏进走廊前的那刻急急打住了步子。他在台阶前深呼吸了一下,才脚步轻柔地朝里走。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一定要来这里,而这种意愿感觉如此的顺理成章,且强烈得不容置疑。可实际上这种做法是不合乎逻辑的,他继续走,为自己的决定感到略微的羞愧,当他快走到,并已经隐约可以看见那扇门时,他突然发现此时的自己就像个偷情被捉住的丈夫,急于向自己的妻子证明些什么。
 这真是疯狂,Thor想,太疯狂了。也许他不该来这里,也许他该把Mjolnir带走身边(他在晚餐前把Mjolnir放回了自己的屋子),那样他就会直接飞回自己的房间,而不会在步行的途中纠结,更不会去想什么妻子、丈夫之类的东西。这两个词使得他又在内心里震惊了几秒,他大力地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这些荒谬的想法甩出大脑。现在,他自认为自己是心无杂念的了。
 守卫看见Thor后没有进行任何阻挠,他很轻松地就过了关,进了屋子。等他把门重新合上,转过身面对着沉睡中的Loki时,他发现自己的心跳还是变得越来越快。他能够应付这个,几乎每一次他踏进这个屋子都会变成这样,他认为这是和内心的愧疚以及之前每次在此的经历都不愉快有关。总的说来,都是他的错,现在他不过是在自食苦果。
 仪器运转的滴滴声听起来让人有点心凉,Thor把盒子放在了床脚的空处,将放在窗台下的椅子搬了过来放置到床头,靠窗的这一侧。在前一次争吵中,Loki大发雷霆地把能够接触到的一切东西都冲向了他,最后还失控地操控着魔法将床被和窗帘都撕成了碎片。现在,失去了窗帘的遮挡,落日的余光经过一幢幢大厦的反射后照射到了Loki的身上,直直地刺向他的眼睛,Thor轻而易举地就察觉了Loki的不适。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手从盒子里抓出一封信,坐到了椅子上,强壮的身体立马就遮挡住了射向Loki胸部以上部分的光芒。他看着Loki,很快就看见对方舒展了眉头。
 他应该舒服些了,Thor心想。他把那封信放低了一些,迅速拆开了它。


我亲爱的Thor:
 我希望你一切安好。我明白你想问什么,我很好,一切正常。


Thor微笑起来,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分出一只手杵在下巴上。


自从我们从派对上分开,或者说,你单方面地落荒而逃后,我就开始反思自己。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我一直都想要和你联系,但是,你了解我的品性,内疚的折磨抵不过我的自尊心。


 这不是你的错——读到这里,Thor忍不住想到。这确实也不是她的错。他该拥抱她,用略显粗糙的手掌盖住她柔软的头发,温柔地请求她绝对不要心生愧意。


我知道在战争之后你的压力很难立刻就完全释放,你还是处于紧绷状态,无法像从前一样和我亲吻、谈情,我当时就该意识到这点的,我该柔声安慰你,而不是铁青着脸,给你脸色看。

 他的Jane就是如此的体贴、善解人意,对比之下Thor只觉得自己真是个罪无可恕的混球。

可不管怎样,你也确实伤害到了我。在我难过得快哭泣时,我会对旁边聒噪着、却又毫不知情的Darcy咆哮,我的怒火无处发泄,最终伤害的是无辜的人。我想冲到你跟前厉声质问、抗议,可等到我冷静下来后,我又发现那些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希望你能主动来找我说,我也确实在等待你的行动,但现在我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在原地等待,我马上就要启程去进行一个极为重要的实验,在此告知于你。最后,我爱你,因此我会原谅你,如果你能够在什么时候主动来找我。我还是愿意等待。
 你的
Jane


 她会原谅他,确定了这一点,Thor才稍稍安下被前文所揪起的心。他希望这个善良的女孩儿不要再因为他受伤。但很快的,Thor就又意识到,Jane会受到的伤害可能将远不止这些,她还不知道他和Loki的事,他不敢想象她知道了会怎样。Thor想,大概他永远都不敢告诉她,可他也做不到瞒着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和她沉浸在无忧无虑的爱河,况且当假象被拆穿后,真相会更为血淋淋。Thor发现他心中好不容易冒出的希望的光芒就如同暴风雪里的一点孤零零的烛火,灭得不留一丝余地。不过,是他亲手把自己推进这个绝境,他怨不了任何人。
Thor最近叹过很多气了,这次也不例外。他把信纸重新叠好,装回信封,丢进盒子里。做好这些后他倒回了椅子中,一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一手从侧边垂下。Thor知道盒子里还有几封未拆的信,但他如今实在没有什么阅读的欲望。他相信接下来的信件十有八九会让他的心情愈发糟糕。现在他不打算折磨自己。
 好像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他悲哀地深思。
 第二天,Thor从Loki的病床边醒来。在他的大脑还未完全运转起来前,他就本能地用视线检视起跟前的人的状况,幸运的是没有什么异常。他努力睁了睁自己仍惺忪的睡眼,有点笨拙地扶着床沿站起身,随之而来的是骨头的咔吧作响。
 与此同时,敲门声也响了起来,Thor赶忙走过去,将反锁着的门拉开,露出一条不窄不宽的缝。
 “早安。”说话的是位不认识的护士。
 护士,Thor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早安,有什么事吗?”
 “他该吃药了。”她自然地说。
 “吃药?”Thor奇怪道,他回头望了Loki一眼,对方没有醒转的迹象,饶是如此他还是放低了音量,“抱歉,我有些不明白。他前几天也在吃药吗?我不知道你们中居然还有人能进来给他送药。”
 “你误会了,除了你没有人再进过这个屋。Loki没醒来前还能注射营养液,但自打醒来后他就不愿接受任何治疗。”她简单地解释,“这不是好事,他需要治疗。”
Thor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纠结的神色,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只能略带着歉意拒绝她的好意:“你知道的,我们是神。我想如果Loki没有大碍的话,还是不必了,我不想有任何可能刺激到他的举动。”
 “雷神先生,”她的语气严肃了许多,“我只是在尽自己应尽的责任,我们不会进去,但你……”
 她的话被一声低低的呻吟打断了,Thor立刻回头,映入眼帘的是Loki痛苦得蜷缩起身体的模样——他的身子蜷得很紧,犹如虾米,Thor能够看见他薄薄的眼皮正在猛烈地跳跃着。Thor准备冲过去,他的脚都已经向前跨了一步了,可还没等他迈出第二步,Loki的身子又伸展了开来,所有痛苦都被柔和与宁静所取代,之前的画面仿佛只是一时的错觉。
 “Loki?”他叫道。这太像Loki的幻象了。
 没有人回答,Thor盯着Loki柔和的睡脸,有些发怔——蹊跷的现象。
 “你不在的时候,我们会趁他睡着后在门口观察,这是常有的现象。”护士再次开口,她的话听起来冷冰冰的。她无须再多说什么。
 等Thor拿着两个棕色的药瓶和一杯温水返回房间时,走前还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阖着眼帘的人已半靠着床头,坐了起来。Thor背对着关上了的门,停在了原地。当与Loki的视线交接的那一刻,Thor身不由己地微微颤抖了一下。
 “早安,Loki。”他说道,整个人如履薄冰。
 “早安。”Loki还嘶哑着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这实在是出乎Thor的意料,他从没想过Loki会回答他。这简单的一句回应让他原本被冰封住的心裂出了缝,Thor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和煦的阳光照射进去,用温暖唤醒他沉睡了太久的喜悦和激动。不是好的时机,Thor想隐藏住那些兴奋,他走到床头的位置,将椅子拉到最近,把药瓶和水杯放在了上面。
Loki平静地注视着Thor的一举一动,不再有愤怒或失望,这种平静不是刻意为之的,而是源于他身心的疲惫。无论休息了多久,沉睡了多久,疲倦都挥之不去、源源不绝。Loki也曾有过用法术治愈自己的念头,最终却把仅剩的力量浪费在了与Thor的争吵叫骂之中。现在,他只能虚弱地专注于眼前发生的,他命令自己,控制自己,只使用自己的眼睛和视觉中枢而不去动用其他的——思维、智慧……他是对的,不去想,便不会有多余的情感波动。他的呼吸频率放得慢极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脸苍白得快比过四周的白墙。
 好在Thor注意到了Loki的憔悴。他扭开药瓶,按护士的嘱咐取出相应的片数,然后将它们安在自己的手心,小心地递向Loki。
 “这是为了你好,Loki。”他吞下一口吐沫,忧虑地说道。
Loki没有说话,他盯着那片小小的药片一言不发,最终还是将它们抓了起来,然后自己抬起水杯,服食下去。
 这下Thor愈加雀跃了,更不要说Loki的指尖还擦过了他的掌心,那温热带着点异样的酥麻,仅是一刹那就已透过了皮肤,顺着血管传到了他的心房。一天之前,他们还是以歇斯底里的争吵作为对话的完结,一天以后他们却能如此平和地面对面待在一起,这差异巨大得让Thor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睡梦中。但不管怎样,Thor很高兴,他装作没那么开心,表面上仅是淡淡地地微笑着,实际上却到了快要笑出声的边缘。他蔚蓝的双眼溢满了掩不住的舒畅的笑意,喜悦使得它们越加的蓝、越加的亮。
 那杯水被喝得一干二净。当Loki把水杯从嘴边撤开时,Thor马上就将它接了过来连同药瓶一起摆到地上,椅子脚旁。他把椅子脱开了一些,好让自己坐下去。
 “谢谢。”Loki突然说道。他说得又快又轻,很容易就会被人忽略。
Thor当然听见了,他一直注意着Loki的所有。他没来得及接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听见了砰的一声——就是气球被戳破的那种声音,那让他在椅子上僵硬了几秒。等他以为自己能够开口时,他的呼吸却不受控制般越来越急。他也感受到了自己面颊正在升温,濒临警戒值——他羞赧得变本加厉。他不会承认的,他更愿意把这种感觉称作过于激动。
 沉默会让人产生误会,他必须说话了:“不用……嗯,我是说不用说‘谢谢’。”
Thor抬起头,发现Loki绿得快要滴出水的双眼正凝视着他,不仅如此,那放大的瞳孔里闪现的光芒璀璨得足以使人流。Loki毫无自知吗,他不清楚自己的眼神有多大的杀伤力吗?这个念头从Thor的心头一闪而过。他的舌头为此打结,他知道自己现在绝对已是满脸通红。这太尴尬了,他从未像这样因过度的羞愧而如此难为情过——他和母亲第一次撒谎时没有,和女孩第一次亲吻时也没有。大概他中邪了。他急于说点什么,随便什么都好,来打破自己的困境。
 “好吧……唔,你……Loki,你好些了吗?”三次深呼吸后,Thor问道。他在发出最后一个音节、牙齿合上的那刻为自己问了个恰合适宜的问题而放松了些,也为自己结结巴巴的话语而更难为情了一分。不过总的看来,他还是轻松惬意了不少。
 “Thor,”Loki与Thor对视着,他回避对方的关心,选择另一个话题,“我们什么时候返程?”他问得极为认真,尽管脸上除去苍白再无其他,语气也寡淡得可怕。他明白就算如此Thor也听得出他真实的、未说出口的意思。
 “回去。”Thor喃喃自语着重复一遍。他的样子活像被最辛辣的芥末呛到后的那副模样,惊讶夹杂着失落向他袭来。它们没持续多久。在他反应灵敏地意识到自己过大的情绪波动后,就立刻挺直身子,装得面不改色,就算他那吃了苍蝇似的表情因而变得越发怪异。
 什么时候回去——是个很好的问题,就某个意义上来说。虽然Thor知道Loki主动提出是因为难堪,发生了这些后,他病态的自尊和自傲不容许他再出现在这些弱小的中庭人面前,但Thor还是为他愿意回Asgard由衷地欣慰。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来谈论这个问题,此时此刻,Loki将它提出再恰当不过。Thor不明白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会一阵刺痛,他想,也许是感动。
“没问题的话,随时都可以。”说完后,Thor重归平静。他答得坦然,他也不是什么惯于拐弯抹角的人。他观察到罩在Loki脖颈上的病号服的衣领被蹭得轻微移动。Thor的视野里没有Loki的面庞的部分,但也不难猜想他正轻点着头。
 “我希望尽快。”Loki静静地说,“能明天最好。”
Thor停住呼吸,他的胃里直翻腾,胸口也一阵阵地涌上酸楚的浪花。他敏感地察觉到整个房间简直憋闷得过分,他全身上下都不自在,毫无理由。就像从临街的房屋的窗口探出头,用弹弓和石子捉弄路人的顽童。他潜意识地拒绝接话可Loki在望着他,他没办法置之不理。
 “我会和他们商量。”他还是妥协。Loki搭在大腿侧的左手在他的触及范围之内,Thor的心底喷涌出一股凶猛的欲望。开始他以为不会持续太久,可他发现自己错得彻底。在他把想法化作现实前,他掐断了它。
 “大概明天不行,太急了。”他嘴上换着话题,心中暗自拼命回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腊肠、荨麻、一叠蘸着墨迹的白色的纸张。他的思维选拣出任何有可能帮助他分散注意力的东西。眼球乱转,他的目光滑到了床脚,落在严严实实地盖好的礼盒上。他差点忘了它!欲望一瞬间就被紧张打退,Loki肯定早已注意到它!理所应当地注意到它——它甜蜜的色彩在这个单调枯燥的病房中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他的心境变成自责。
 “尽快就好。”Loki的声音再度响起,沙哑褪去后,优雅也浮现出来。他看上去像个没事人一样,Thor不知道Loki是真没发现他的异常还是在强装。若是前者的话,他会沮丧,可若是后者的话,他又会难过。
 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安静地呼吸着,貌似和谐地待在三十厘米的范围内。Thor酌量了还能再开什么话题,随着眨眼的节奏在心底遣词造句。他没能有机会把它们转作真正的语言口述出来,Loki给他下了逐客令。
 “我想休息。”Loki只是简单地说。
 他微不可闻地叹息。淡淡的忧伤在Thor看似从容的神情里时隐时现。他自然不会无赖地留下,可他也不想就这么离开。他看得出Loki在专心地等待他的话,他思索了几秒,最后还是仅留下没多少实际意义的一句“我会带你回去”。
Thor将门拉严。他的手肘弯曲着,手臂牢牢地抱住礼盒,走廊上的守卫面容麻木,好似没有看见他。他在原地驻足了一会儿,当分针刚好与时针同指十二点时才大步流星地离开。

 
Thor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分别联系到了Natasha、Steve和Banner博士。Clinton跟Natasha待在一起,Tony则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按照他的要求,他们在神盾的员工餐厅集合。
Natasha和Clinton赶到指定地点时所见的就是Thor、Steve以及Banner分别坐在塑料长桌的两头,用餐刀切割着餐盘里的蔬菜与面包的画面。背景是熙熙攘攘、勾肩搭背的抬着午餐来往的其他特工们。Thor率先和他们打招呼。
 “所以,Thor,你把我们叫来到底是要干嘛?”Clinton替Natasha问出心中的疑问。
 “我们可以边吃边说。”他回答。
Natasha把视线转向Steve——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们吃过了。”她拉着Clinton坐了下来,不动声色地撒谎,“我们还有任务,有事的话,请尽快说。”
Steve也放下了刀叉,用实际行动表示对Natasha的支持。
Thor将他们扫视一圈。他的胸脯起伏着,鼻腔里喷出灼热的气息。“我想带Loki回去了。”他镇重其事地说,“明天。”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Natasha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他们也停留的够久了。”Steve抢在Thor前回答。
 “嘿伙计们,这得和Fury谈谈后才能决定。”Clinton警告,“我们不能这么私下决定。”
 “可是Fury已经好几天没出现过,我曾经试图找他要些材料,实验上的。”Banner嚼着炸土豆,若有所思,“你找过Hill了吗?”
 “还没有。”Thor坦白,“但我想Hill也不知道。”
 “这只是你的臆想。”Natasha不赞成地略微抬高了点声音,“你都还没见到她。”
 “如果呢,我是说抛开Fury和神盾的意见不谈。”Thor不气馁,他的头脑有些凌乱可他必须得镇定,“仅从你们个人的角度来说,我的朋友,难道你们不同意吗?”
Natasha皱着眉看向他,她在心底一盘算,总算明白了个大概。她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她以那种恍然大悟的口吻回复他:“我知道了。我当然同意。”
 “同意——会不会太急了?”Clinton像被水猛呛了一口,他感到难以置信。Natasha在桌下踢了他一脚。他犹豫着,最后还是改口:“如果你们行的话,我自然也行,没什么理由不让你们回家。”
 “Loki早一天离开地球,对我们来说都是值得庆贺的事情。”Steve沉默后表态。他说的是自己的心声。
 “这和我本来也没什么关系。”Banner也支持了Thor。
 “谢谢。”Thor真挚地说。
 午餐结束后,他和Steve一道返回房间。他在那里过完了今日余下的所有时间。

评论-9 热度-26

评论(9)

热度(26)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