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Keeper? Guardian! (CH1 abo,nc17,校园au)

Keeper? Guardian!


配对:Alpha! Minho / Omega! Thomas
分级:NC-17
tag: ABO、校园au、单箭头到双箭头、甜炒玻璃渣、解决怀疑、守护
summary:原为全美著名大学生田径赛跑队wicked的种子选手的Thomas,因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转校至maze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学院。在开学典礼后的晚宴上,Thomas被校垒球队的alpha副队长Minho吸引了几乎全部的注意力,然而身为万人迷被无数omega包围着的Minho似乎并未注意到这个瘦弱的新校友……

警告:我只是想在大长篇的摧残下写个口水文,不纠结剧情不纠结遣词造句[即可能没有合理性],没有大纲想到哪儿写哪儿,一切为了爽、爽和爽……所以大概会ooc、又黄又纯、又虐又甜,介意勿入,不喜直接红叉


chapter1. 室友


他们把雨伞忘在了宿舍门框旁的那个小矮柜上,忘在了柜子上的那盆两天前才刚入住新家、还没来得及被悬吊起的常春藤的旁边。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们想了起来,但蓝得过分的天空却给了他们不再上楼的借口。结果是——当他们的两只手甚至脖子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时,商场外面等待他们的却是狂风暴雨。
刚开始他们试着打辆的士,然而暴风雨中的闹市区里,每一辆从他们面前驶过的计程车都早已有了乘客,于是他们又尝试等待,希望雨势能变小,直到商场门侧一面橱柜里的电视播放了暴雨将持续数天的预警新闻。
“oh shit!这也太倒霉了!”Brenda对着橱柜的方向咆哮起来,“早知道当时就冲上去把伞拿下来!”她的声音引来了不少同在屋檐下避雨的人的侧目。这也不怪他们——两个困在外面无法离开、尚未被标记的omega,晚上七点,夜幕低垂,简直棒极了。想到这儿,Thomas不动声色地腾出了个空闲的手指,勾着气呼呼的Brenda的衣角往商场保安的位置挪了一挪。虽然就目前来看,站在他们周围的除了少数几对ao伴侣外,都是清一色的beta和未显性儿童,可小心总是好的。
“Tommy,我们不能这么一直干等下去……”
“是的是的,雨不会停也不会变小,我们都看到新闻了。”Thomas无奈地打断了Brenda,在对方有些惊讶的注视下继续说,“看见街对面的那家酒店了吗?”
即使雨雾使一切都模糊起来,也很难让人忽视对街那幢大厦。Brenda怔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怀疑地看着Thomas。她说:“噢不Tommy,别告诉我你的主意就是这样……”她停顿下来,试图在Thomas的脸上找到一丝犹豫的痕迹。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至少就目前来说我没有找到比这个更好的,你有吗?”Thomas的语气没有任何松动。“说实话我们可以跑回学校,十多公里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我们有这些累赘。”聪明的Thomas,他把挂着四个超大购物袋的胳膊向上弯曲,让Brenda欲言又止。
他继续说道:“鉴于里面是你刷爆了两张卡才买下的明天晚宴上的行头……”
“还有你的。”Brenda忍不住插嘴道。
“是的还有我的。”Thomas皱了皱眉,用一种无辜的腔调追问,“你想弄湿它们吗?”
“就算走去街对面也会弄湿啊。”Brenda小声嘀咕。
“会湿一点,但至少不是湿透。”Thomas平静地说。
最后,Brenda还是妥协了。他们把购物袋紧紧护在大衣里,从人行道上冲到了酒店大堂。他们在开学后的第三天就被大雨害得犯了校规——夜不归宿,Brenda只期望他们的beta管理员能够忘了查寝。


第二天他们起了个大早,两个人匆匆忙忙地收拾好自己就直奔学校,伴着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回到了自己的温暖宿舍里。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宿管员真的忘了检查(Brenda猜测那位中年的beta女士也应该在为学校的晚宴作着精心的准备),那意味着他们逃掉了一次Brenda口中的“老掉牙、可以让人耳朵生疮”的《omega自我保护与危机意识》课程。
Brenda一进门就甩下袋子占领了浴室,Thomas只好把它们从沙发上拿起,连同自己手上已有的通通码在Brenda的书桌前,他从中挑出属于自己,走到了床边。衣物被他随意地搭上一旁的电脑椅的椅背,当他转过身去,他的小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与床缘擦过,引出一个触电似的颤栗。于是他坐下,将身体陷进柔软的纺织品中。他极为热爱这个总是会让他感到无比安心的行为——每当他这么干时就能够回忆起父亲的拥抱,和田径场里被阳光笼罩着的草地。Thomas把脸埋进自己的薄被,用鼻子深深地嗅着——他不难从中寻得母亲的味道。他扯过它,用它裹住自己的大半个身子,仅留两只还没来得及脱鞋的脚悬在空中。
现在已近11点,再过四个多小时,他就会有一个开学典礼,而在那之后,他们将去Brenda期待已久、在他耳边念叨了整整三天三夜的迎新晚宴。充沛的准备时间,Thomas想道,他静静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大脑里满是惬意和闲暇。
“多想一直这样。”他小声呢喃道。
近一月以来他都是处于忙得头晕脑胀的状况,作为maze大学唯一一个新大二转校生,他不断奔走在办理各种手续的路上,奔波于新老两个学校之间。家里人和以前的老友都不能理解他转校的决定更是让他倍感压力。等他好不容易处理好一切,正式成为maze大学的新大二学生,分到自己的寝室后,他又开始一刻也不能停地继续进出各个教务办公室,试图为自己争取到换寝室的机会。
他的室友就是Brenda。想要换寝室不是因为Thomas不喜欢Brenda,而且说实在的他很喜欢这个自强、独立,又不乏体贴的omega姑娘,他享受与Brenda相处。不过问题是,Brenda是一位女性omega。在Thomas以前的学校,虽然柔弱的omega们都住在同一幢楼,但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单人寝室。所以当他第一次拖着行李箱看见在门口等他的Brenda时,立刻就萌生出申请换寝室的想法——就算不能独自居住,至少也要和一个男生一起啊!
是的,Thomas是个有些羞涩,容易难为情的人。即使大家都有着omega体质,他也还是无法接受两个独身男女在一个屋檐下度过三年的时光,他实在无法想象看见Brenda或被Brenda看见自己发情时的模样。可是最终学校也没有通过Thomas的申请,他也只好尽力去适应那些,时不时地为Brenda一些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动作烧红了脸。可不管怎样,他对如今的所有都还是称得上满意的。在转校之前他低沉了许久,而现在都能从头来过了。
“Tommy?”Brenda从浴室里走出来,打断了Thomas的思绪。
“嗯?”他侧向她的方向,眯着眼观察从门缝中一股股涌出的热腾腾的水汽,嘴里含糊地应声。
“你为什么又在你的床上?”Brenda皱起眉,快步走过来一屁股坐上那把已承载了不少东西的椅子,得到“嘎吱”的一声哀鸣。她用毛巾揉着自己被水浇湿后变成一缕一缕的黑色短发,目光停留在墙上的挂钟上,等着Thomas的回答。
“唔…… Brenda……”Thomas的鼻音可爱得让Brenda忍不住收回自己的视线,重新放到他正扑闪着睫毛的大眼睛上。这是计谋!Brenda的心中警铃大作,可她无法抗拒这个,她的屁股离开了椅子,身体向前倾——“噢天呐,别这么看着我Tommy,你让我忍不住想使劲揉你的脸。”
Thomas条件反射地从被窝中弹起,双手小幅度地交叉着挡在他们之间:“不不,Brenda……我现在就去洗澡。”他说完就快速跳到地面,离开了Brenda能够接触到的范围,一路小跑闪进浴室。在他反身去关上门的时候,爽朗的笑声传进了他的耳里。Thomas锁上门,忍不住跟着微笑起来。

评论(8)

热度(81)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