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长篇】永远的艾莉卡chapter18

CH17   CH1


Chapter18.妥协


然后,我又怎么能够快乐地归来

既然无法得到休憩的关爱?


这是不同寻常的一天——当Thor将斗篷拉上肩头时脑子里划过了这个念头。这是他们回家的日子,他应该是激动雀跃的,但现在,Thor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何种心情。衣柜上嵌着的试衣镜里的神祇表情近似苦大仇深,Thor尽可能地整理自己的着装和头发,而镜子里的人看上去仍是阴沉着脸。

那就这样吧。Thor自暴自弃地想道。他对着镜子长舒一口气,拎起靠在一边的Mjolnir挪步走到门前。Thor觉得自己可能精神分裂了,因为他清清楚楚地听见自己耳旁有两个小人在争吵,一个叫嚷着让他赶紧出去,一个让他待在屋子里。他抬头看向挂钟,八点一刻。他深呼吸,把气缓慢地吸进,急速却又故意拖长般地吐出。

手放上门把,停顿片刻,继而扭开,脚尖先离开房间,接着是全身,反身关上门。大约20秒的时间——不短但好在也不算太长,好的开始,值得鼓励。

“早上好,美好的一天。”是Tony,西装革履,边从远处走来边向Thor打招呼。

“伙计,真没想到你在这儿。”Thor以为他早就飞到另一个半球的某间小岛上与火辣美女共度美好假期了。

“好的开始,”Tony带着笑意停在Thor跟前,他用手在与腰带齐平的半空绕了几个圈,“老派头,但确实是最适合你的——让你看起来威风凛凛。”

Thor的嘴角有了点弧度。他任由Tony用一只手随意地拍拍他的腰椎,嘴里念着“如果让姑娘看到你”“伙计,你会迷倒整个纽约城的妞们”“她们爱死你了”之类的话,将他引导着往走廊外走去。他感觉自己被这几句略为俗套的赞誉弄得已完全放松开来,其间最有力的证据是他发现空气变得清新了不少。所有都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路上他们闲聊着,话语间提到了Jane、Pepper、Mjolnir(Tony仍然不相信只有Thor才能提起它,他们相约有机会一定要比试一番),以及其他许多零碎、不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避开了与今天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有关的所有话题,仅只默契地朝目的地走去。轻松愉快的谈话让他们即使在步子迈得很大的情况下,也仿若在享受一段闲适的晨间漫步。就像是死刑犯被处死前都能够品尝到他们最渴望的那一餐,Thor忍不住想道。最后他们走到了Loki的牢房前的那块空地,其他复仇者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们一一互道了早安。平时他们没有那么注重这种日常礼仪。

“准备好了吗?”Natasha微笑着问。

“当然。” Thor也笑着回答,同时习惯性地微微摆动了身体肩部及其以下的部分,大概他知道她说的“准备”是什么意思,大概,“我带好Mjolnir了。”

她为他的回答挑起了眉,不走运,他想或许他答非所问了。但那不重要。他向两边转头,期间目光略微停留在手拿盾牌的Cap身上了那么几秒——看来今天可不止他一人全副武装。不过,这也仅是他料想中的一部分。

一瞬间他感觉数道目光集中到了他的脸上,他没试图隐藏。在听到什么多余的解释前(他可以理解所以很多余),Thor抢先开口:“只是你们吗?我的意思是,Hill呢,我以为你们告诉过她了。”

好问题,Clinton和Natasha明显为此怔住了那么几秒。顿时,一丝忧虑犹如泡沫轻飘飘地悬浮在了Thor的身体里,尽管它马上就又迫不及待地炸开。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那么幸运。”Tony感叹道。再一个泡沫出现,紧跟着是细小的噗的炸裂声,Thor嘱咐自己要注意呼吸。

“Cap通知你的,我以为你们也顺道告诉过Hill了。”Clinton试图耐着性子解释,显然他察觉到了Tony隐藏在词句间的讥笑和不能忽视的不信任。

“顺道?”Tony挺直了腰杆大声发问,他的头也随着声音抬高了那么几分,“我必须说,我在接到Cap的电话后是临时从地球的另一面马不停蹄地赶过来的。我以为你们已经搞定一切了……”

看来我猜对了,Thor不合时宜地想道,泡沫还在接二连三的一股脑儿地冒出,似乎他的肚子里突然多了只会接连不断地不停吐气泡的金鱼。

“好吧,队长?”Clinton选择退步,他不想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和一个不容侵犯的士兵或者天生的辩论家硬碰硬。

“嘿伙计们,”Natasha插嘴,也可以说是打圆场,“我们有必要再去追究是谁的责任吗?”

“现在看起来是Cap的。”Tony总结。

“说真的吗,Tony?”Natasha似乎有些生气,Thor猜测,他不是很确定因为她的神情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平静,况且Tony在语言上一向如此。不过她加快了语速问道:“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我只是认为这不是件小事,恐怕不该仅由我们私下了结。”Tony选择轻描淡写地回答她的质问,他的音量做到了,音调却出卖了他。不是好兆头。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之后上报,”道完早安后就一直默默无言地站在旁边的老好人Banner也开始协调,不得不的、努力为双方创造台阶,“现在争执大可不必。”

不幸的是,他的话音刚落,Tony就立刻反驳:“先斩后奏算个解决方案?”

“老天我们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吗?”Clintond瞪大眼,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

“要根据实际情况,Barton。”Clinton见鬼似的表情将Tony的理智稍微拉回了一些,他恢复到了平常的语气可他还是没有妥协,他严肃地强调,“事关Loki,把地球搞得一塌糊涂、带着能够控制你脑袋把你当猴耍的武器和不可计数的丑陋外星军团从天而降的神,或恶魔。”

没有人接上他的话,他继续补充:“我不想再因为什么意外经历一次纽约之战了。特别是,因我们而起的意外。”

还是没有人,再好不过,这意味着硝烟的暂时的消散。

“他不是恶魔。”Thor在短暂的恍惚后沉声道。硝烟还是得继续弥漫。

零点几秒的沉寂,然后,“不是恶魔——我想要你对着那些被你兄弟无情夺去生命的特工的子女,和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普通群众的家属说……”Tony有些狰狞地从嘴中吐出这些词语。他声音的绝大部分都压回了喉咙,那让它们听起来变了调还有点嘶哑。

“Tony如果你……”

“对Loki的审判已经结束了,我们签订的协议不是废纸,它们在昨天就了结了这些。”Steve打断了Thor。他向Thor送去一个一闪而过的带有安抚意味和歉意的眼神,又迅速变回冷冰冰的模样。他收在胸前、藏在肘窝里的两个拳头被捏得边缘泛出了白,看起来像是想要捏碎什么东西。他低语,伴着莫名的模糊不清的喘息:“我们让他们走。”

这句命令不太明智。有人倒吸了一口气。然而这依旧是令所有人都如同患了失语症那样只能沉默的重磅一击。

十余秒后,Thor发觉Steve的面颊在轻微抽动,犹如在细细咀嚼着什么,额头上也浮现出几条不深不浅的皱纹。

“你想要捏碎我的颧骨吗?”Tony缓缓问道。

这句话也过了。它不该属于一个队伍中的同伴之间的对话,它更应该是两个死敌之间的挑衅和威胁。这种想法让疲惫倦怠一瞬间就涨到了Thor的胸口,过去的这些日子并不好过可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脆弱无力,即使是在他犯下那不可饶恕的错误的第二天面对Loki时也没有。

“男孩们,”Natasha的嘴唇看起来像是在发抖,以常人难以察觉的频率,她慢慢地说,“我们都清楚这段时间每个人压力都很大,可不管怎样我们是一个团队,Thor是我们中的一员。他现在想要回家,我们为什么说不?”

Clinton接过她的话头:“博士?”

“我没有意见,不用问我。”

谢谢——Thor情不自禁地用唇语表达。

“Tony?”

Thor听见自己厚重的呼吸声。Tony的沉默不语让他心惊肉跳。他用余光胡乱地向一角瞥去,捕捉到了Natasha跳动的眼皮、Clinton眉头上的一两根细短的杂毛,他也没有错过离他最近的Tony微微放大的瞳孔,和那平日里总带着可爱笑纹的眼角因瞪大的眼而向上飞去。

在他等得几乎快要放弃时,他才听到了Tony的答案——“我说不的话似乎不近人情。”

是的是的,Thor紧紧盯住Tony的脸,他看着Tony把脸稍稍侧向没有人的那一个方向,右手食指的关节抵到了人中,表情略显僵硬地说道:“大概你们能赶上午餐。”

半个呼吸的时间后,每个人都笑了起来。


Loki在床边坐了一整夜,他用沉思的方式度过了他以自由者的身份独处的最后一晚——它是如此的珍贵,以至于他不再逃避,不再消极地与现实抵抗。他回忆了他到地球后的每一天,细致得像是位拿着放大镜在字母之间缓慢移动的老人。不仅如此,他甚至鼓起勇气回忆了他和Thor的那个荒唐的夜晚,他们肢体接触的每一个细节。他回忆过他所能想起的全部,当最后一幅画面散去后,他才精疲力尽地控制着自己的双腿,起身,慢慢活动好似生了锈的关节,揉捏酸痛的肌肉。

他在房间里踱步,步履蹒跚地完成每次折返。明明他什么都没想却还是听到了自己越来越快、越来越响的心跳声,这声音让Loki觉得窒息,逼得他停下步子同时在大脑里疯狂地翻找自己还能干的事情。他找到了一个,他应该沐浴,Loki惊讶于自己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想起来。

他抬起手,意外发生了——钻心的痛楚从Loki的腹部如熊熊烈火般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这突如其来的尖锐的痛意让他跌坐在地上,冷汗涔涔地呜咽,而紧接着的筋挛则让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所有的折磨直到破晓时分才依依不舍地从Loki身上退去,放过了他被抽空了一切的躯体。他花了十分钟从地板上勉强站起来,踉跄着挪动到墙角,将身子挤进去倚靠在上面。

这是惩罚,Loki想道。他没有生病,他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病菌,他的四肢健全,器官完好,但他无论如何都逃不过惩罚。Loki紧咬着牙关,屏住呼吸,再次抬起手来。绿色的火焰在他的指尖燃烧。他着迷地凝视了它一会儿,操作着,令它膨胀起来,从火焰变为光团,从光团化为一条条美丽的、悬浮在他周身的流光。他的眼睛为此而酸涩,他的视线并不模糊,可他的指腹触碰到了眼角处的一小片湿润,那刺痛了他,让他条件反射一样把手缩到了下颌处。

为什么哭,Loki问自己。他的眼前没有浮现任何答案,而他也不打算再难为自己。他用流光清洗自己,一遍又一遍,当他的皮肤以不正常的红来抗议、淡淡的铁锈味在他的齿舌间弥漫时才逐渐停止流动,凝结在皮肤表层,最终组成Loki那身熟悉的墨绿战衣。苦难都结束了,他从口中吐出叹息。


实际上,等待从不是Loki的专长,因为他易怒、容易不安,尽管他将之隐藏得很好,但那也仅是相对别人而言的假象,他无法用自己真实的感受来欺骗自己。不管怎样他努力了,他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膝盖打开,手肘安置在上面,十指相交。保持这个姿势很不容易,他的脊背腰腹都痛得厉害,可他还是稳稳当当地坐着。

几个小时后,Loki终于等到了走廊上的脚步声,它在他的病房前停下,然后变成两个人低声的、断断续续的交谈。每一个音节都敲击在他的心房,让他的心脏、额角和脉搏都疯狂地跳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勉强保持还算平稳的呼吸。

门轴发出转动时独有的咔嚓声,一股力道拉扯着Loki,让他萌生出站立起来的欲望。好在他现在的身体是如此的麻木,反应也不够敏捷。他摆出他所能做到的最不动声色的神情。

就仅是几秒钟,Loki自我安慰。地板上的影子展现出Thor的身体是如何一点一点的侵入这个屋子。在它变得完整前谁都没有发出声响。

因低垂着头,Loki看不到Thor的神色。但不表示他不知道,Loki可以猜测,不难想象——Thor一定在轻颤,他的眉头皱得扭曲了他的半张脸,而他肯定还想装作没事人来给他一个问候。

“早安Loki。”——一切都设定好了。


应该回点什么来阻止Thor犯傻——他当然知道这个。带着心烦意乱的眼神,Loki缓慢地把下巴抬起,朝Thor那边看去。目光无可避免地碰撞在一起,接着再也无法分开,好像挪开视线突然就成为了怯懦的象征。一道电流在Loki的全身四处流窜,鞭打着他的神经使他保持绝对的清醒。他指望自己的眼睛里没有流露出慌张。

“早安。”Loki坚信自己的声音是平淡的,他继续问,“是时候了?”其实这更像一个陈述句。本意上,Loki希望今天与Thor的对话能尽可能的少,他也会努力去达成这个目标。

“是的。”Thor似乎摇晃了身子,Loki注意到他完成了一组颈部的小幅度的伸缩。他看起来很不适,而Loki唯一能说的只有真不幸,并且不是出于任何程度的怜悯。毕竟如果他去可怜Thor,所有都会向无法控制的边缘靠近,最终沦为两个人的歇斯底里。

有些解释不通他自己为什么会呼吸加速。Loki吞咽下一口吐沫,他的嘴唇为他的发现而发干,也许他的嘴皮已经翘起干巴巴的死皮。毫无疑问他痛恨自己这种类似于精神病人的表现,敏感、脆弱得不堪一击。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在此时此刻,在面对着Thor的情况下展现出任何的难过——任何可能得来抚慰的举动都会让强酸在Loki的肠胃里翻涌,Loki迫切地希望Thor能说点什么。

“有些事情没有协商好。”Thor的面容依旧紧绷着,那句子中隐藏的信息使得Loki蹙起了眉。实在是太像一个饱含欺骗性的周旋——让Loki不得不怀疑紧跟在其后的就是归家的无限延期。

他的表情立刻就被Thor捕捉。“但现在每个人都同意了,我们可以马上启程。”

好消息不是吗,Loki麻利地站起来,低头为自己进行出门前最后的整顿。他急切地完成了一连串的动作,一刻也不敢停下。对于他来说,现在控制好自己的大脑变得很难,他也顾不上再去保持绵长安宁的呼吸,在每一次交换中都透露出本人思维的冷静。若Thor不在,他会毫不犹豫地张大嘴,大口大口地汲取氧气,以此冲淡满腔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悲愤。不可否认,他又一次乘上了失控的火车头冲向深渊。

Loki不清楚自己的声线是否已颤抖,他仅是为了说话而分开两片嘴唇:“好了,走吧。”

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Thor注视着Loki移动到身边,一起走出了这个永远都被可以压死人的情感所占领的房间。


所有的复仇者都守在门外——握着自己的武器、眼神古怪。为了不再给彼此浪费口舌的机会,Loki选择忽略它们。还未等人要求他就配合地伸出自己的手臂,掌侧紧贴在一起。Natasha走上前来为他戴上一副手铐,中间有段不长但也不短的锁链使得他能够小范围的活动——给足人道的同时不掉以轻心。不过说实在的,Loki不知道他们是否明白如果他想逃的话,Midgard的任何枷锁都无法锁住他。

“绝妙透顶!”Tony吹了一声口哨。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他,随着他的目光转动自己的眼球——一个金属口枷,由Steve拿在手上。开玩笑吗?口枷——在他们归家的旅途中,再一次的,夺去他说话的权利?Loki发誓他从未见识过如此愚蠢的计谋,特别这还将施加于他的身上。

“Steve?”Thor的声音冒出愤怒的苗头,而Loki暂时不打算掐断它。仅需屏息等待,如果Captain America不能给予什么合理的解释,毋庸置疑它将会疯狂生长。“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一种手段,Thor。”Clinton代替Steve回答,语气真诚。即使很大的可能性上他并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措施,若是仔细深究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说法就像阵不痛不痒的风,完全解决不了问题。

果然,Thor说:“不行。”言简意赅的两个字,Loki却能够透过它挖掘出愈演愈烈的怒火。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太明白那到底是出于Thor本人的维护Asgard王族尊严的骄傲,还是对于他的体贴的保护,毕竟不过几天前他才戴着它走进了神盾。他也同样不知道自己更加期望的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但非要选择的话,他可以——应该偏向第一个。

Iron Man打开了面罩。“为什么不行?Loki的舌头可以让你在半路就放过他,重新再去其他随便什么星球胡作非为,而地球很有可能首当其冲。只要戴上这个你就可以免于他花言巧语的迷惑,我们也才能够放心地让你们回去。”再有力不过的理由,劝诫夹杂着威胁,还捎带上无可辩驳的证据,“况且他也不是没戴过。”

但Thor坚持道:“不行,我不会再容许了,前一次是特殊情况。我们Asgard人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我们的犯人,更不要说Loki是我的兄弟。”漏洞百出的低级反击,Loki嘲弄的在心中评价。

“这不是能够说服我们不那么做的理由。除非你还能找出什么,否则你们不能在不配戴口枷的情况下离开。”Steve说,“特别是没有经过神盾的应允。Thor,你要理解我们。”

事情不是很简单吗——他们没有得到官方许可,无论口头上还是书面文件全都缺失,他们同意他的离开,但不想制造任何意外。假如只有这样才能离开,Loki愿意妥协。他们已经看了他够多的笑话了不是吗?“Thor,按他们的要求做。”他不再掩藏眉宇间的倦怠,以此阻止Thor惊诧的反对。

仍是Natasha来给他戴上第二套枷锁,口枷的边缘与他的脸部轮廓极为贴合,唇瓣触碰着冰凉的金属,因调整松紧带来的压力而下凹。就算这器具是如此的丑陋,他依然可以游刃有余保持体态的优雅。好歹仅是暂时的失去说话的机会——他可以忍受,为了离开这里。

“可以了吗?”Thor从鼻子喷出一团气息,胸口一起一伏,全身上下都布满肉眼可见的不安。

考虑到提出的人是Captain America,接受的人是他自己,Loki不懂Thor的不安从何而起。Steve给出了口令,所有人都窸窸窣窣地动起来。他抬脚往前迈出第一步,任凭Thor的手环过他的脊背,轻巧又不容忽视地扣在他的臂弯之上,属于银黑色的皮质袖管的部分。

他们没有走多久,Loki就被塞进辆四四方方封闭好了的汽车里。Banner和Clinton坐上主副驾驶,Steve和Natasha负责看管他。Tony示威般擦着Loki对面——Natasha左耳旁的小窗飞过,助推器的火花后是——Loki赶紧阖上眼睛阻挡接下来的画面,鉴于几秒前他的神经刚向他投射出“需要一个没有他兄弟身影的空白时段”的信号。

汽车被发动,匀速驶出一段后逐渐开始减速、转弯、加速。起初整个车厢都很安静,但同车的人没有为他保持安静的义务,于是在驶上宽阔的主干道后,交谈随之而来。

“我们要去哪儿传送?”像是在问Steve。

奇怪的声调,但确实来自Steve。“Erik博士已经到达了,Thor会带路。”

Loki的眼球在沉重的眼皮下轱辘一转。Erik将会在场,他想,那应该意味着某位女士——Thor的地球情人也会出现。她不会放弃送上告别吻的机会,而他异常关心她是否知道她的爱人和他已经苟(he)合交(xie)媾?他想起昨天早上放在床尾的那些信件,一共五封,无一例外都属于Thor与他的甜心。他在Thor端着水和药瓶回来前当机立断地使用法术复制了它们——一封满载他们的爱情,记述情侣间的退让和理解与否,一字一句都让他作呕,但其余四封——有点出人意料,全都是满满当当的数据和图片资料。他猜想那与她提到的那个实验有关,但他仍旧不明白把一些类似怪田麦圈的照片展示给Thor看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它们很像Asgard人(尤其是Thor)被Heimdallr传送到地球上时留下的印记,而这会令她想起Thor以及他们的爱情。多么恶心的猜想。

“你的表情就像有人活吞了整只苍蝇。”Natasha的调笑声。Loki把头偏向了一边。

许久之后,轮胎停止了转动,Steve沉沉的声音从前排传来:“下车,我们到了。”


Thor站在Erik旁边,而Jane,可爱美丽的Jane,没有出现。Loki被Clinton推搡了一下,朝Thor的位置走去。Erik偷瞥了他一眼,又回到与Thor的对话。“你走的太匆忙,Jane昨天一到北欧后就联系不上了,我没能通知她。”

可怜的Thor,可怜的Jane。“谢谢你Erik,帮我给她带好,还有告诉她,我收到她的礼物了。”Thor说。

“没问题,我会照顾好她的,不过你还会来地球吗?我的意思是——你不会一去就不复返了吧,那样Jane会恨死我的。”

“短期内应该不行,我得收拾烂摊子。”

“好吧。”Erik理解的点点头。

告别结束,Erik将魔方取出,开始进行最后的准备。

很多次的沉思中,Loki都以为自己不可能再回到Asgard。但当他将手放上魔方,光柱洒下笼罩全身,Loki才真实地感受到也许他永远都无法真正地摆脱Thor和与之相关的一切。


======================================

*他以自由者的身份:这里使用自由者是因为在Loki心里,地球的关押根本算不上是关押,他并不把“蝼蚁”的行为放在心中,只有Asgard的羁押才算。


到18章The Heather第二部分就结束啦,第三部分大基调会逐渐走向甜,撒糖吃肉,感谢大家支持。

评论(16)

热度(25)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