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keeper?guardian!(CH3 聚聚登场 abo)

 CH1  CH2

 

chapter3.Alpha


事实上8月的中旬,也就是两周前他们就收到了学校发来的晚宴邀请函,对折的白色硬卡纸里包含着服装要求、时间地点,以及他们的座位信息——位于A区走道旁的第二个圆桌,运气不赖,能够非常清晰地看见对面B区的大一菜鸟们。Thomas对此不是很感兴趣,毕竟他也是个学院新人,仅因大了那么一两岁才得以坐在A区中,可Brenda不一样,而他忘了这点。

“你非要看席次表不可?”Thomas发誓这不是抱怨,就算他刚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被Brenda急匆匆地拖着离开。

  走在前面脚下生风般的Brenda回过头后给了他今天最大的一个白眼。“是的,Thomas。”

“可是我们都已经知道该坐在哪儿了啊!”Thomas真的难以理解,明明几分钟前她还在控告细高跟对她的迫害。

“但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同桌都是谁,我们的邻桌又是谁……”似乎猜中了Thomas的疑惑,Brenda贴心地加上了解释,“我必须得知道Newt坐在哪儿,如果他不来的话他也骗不了我。”简单的理由,却足以令Thomas哑口无言。

“晚宴结束后我就要向校学生会投诉,他们不该忘了把它放在桌子上!”Brenda高声嚷着,同时还不忘泄愤似的把鞋跟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弄得踢踏作响。Thomas只好跟上去,倒不是说Brenda的怒气冲冲看起来有多么吓人,或者一个人留在原地会多么不安,选择迈开腿更多是缘于他那难以磨灭的好奇心。

     有时,特别是吃了苦头后,Thomas会为自己天生的不安分而懊恼。不过现在,他暂时没有自责的心思和空余。Brenda灵活的带着他穿过一个个区域,其间谢绝了应侍生的两杯鸡尾酒,无视了提前到场后,零零散散聚集在一起的omega们的讥讽嘲笑,直到抵达大厅另一个出口外的室内通道。

     一间休息室,暖黄的光线透过木质门槛上头的狭长缝隙洒到他们的脚尖前。两人对视一眼后,Brenda快速地轻敲三下房门,利索地扭开了门把——伴随着Brenda欢乐的尖叫, 浓烈的alpha信息素争先恐后地涌了入Thomas的鼻腔,让他忍不住微微踉跄了一下,有些慌乱地稳住自己的身体。

“Alby!”Brenda已经顾不上他了,她惊喜交加地叫起来,然后朝一个方向扑了过去,声音快要掀翻屋顶。

“哦我的天呐!Brenda,冷静一下!”被称作Alby的黑人坐在轮椅上看似承受不了地高呼道,光洁的脸上藏都藏不住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话音落下后,Thomas也从最初的陌生alpha信息素的“攻击”中脱身而出。他立刻就开始打量起不远处的Alby——强壮的肌肉,不负前校垒球队队长的名头,而轮椅——Thomas觉得自己大概找到了Alby退役的原因。他稍稍转动眼球,发现了另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的男孩,深色的毯子盖住了他身体的大部分,他还背对着他们只露出一头毛茸茸的卷发,以至于Thomas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小声点,Brenda,Chuck还没睡醒。”

好样的,看来他们没有太忘乎所以——Chuck,他也得到他的名字了。他们一齐看向Chuck,再收回视线继续交谈。“抱歉,我都不知道他……我的意思是我没想到你们在这里。”Brenda立刻就把声音降了五个调,“你决定不退学了?”

哇哦,劲爆的消息。Thomas想着,朝屋内移动了几步,一直尴尬地杵在门口实在太傻了。

“Newt和Minho的功劳。除了训练,Newt几乎花了整个假期来医院陪我,做些康复训练之类的,直到出院。可惜那看来好像没有什么作用。”

“你会好起来的。”Brenda认真地说道。

Alby挤了挤眼睛,眉毛挑起又落下。“还有Minho……那个小子,上个星期冲进我家臭骂了我一顿。”

Minho……Thomas靠在Chuck的另一端的沙发臂上。谁是Minho?

“啊哈,像他的派头。”Brenda笑起来,“所以你要把新生晚宴当作回归首秀吗?”

 “可以这么说?Minho认为我的出现可以给他们那群greenie打打气,你知道的,比赛就要开始了。虽然我不认为大三的老人还有什么好显摆的,特别还是一个失败者。”

“别这么说,Alby,你是英雄。”Brenda的语气很严肃。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直到她的眼睛因瞥见Thomas而微不可察地亮了一亮。下一秒她就向他招起了手:“Tommy,过来。”

上帝。

 
 
 

负责任地说,Alby是个好人。就算他们只有短短的几段交谈(其中大部分还是自我介绍和适可而止的玩笑),Thomas也确定了这点。他的声音比较深沉,但不乏感染力,轻而易举就可以给人带来安全感,以此博得对方的好感和友善,不过无可否认的是,有时那会转化为强大的威慑力,使人不太舒服。好在Thomas可以理解这个,Alby这类人,也就是领袖,Thomas以前遇见过不少。

 “我真没料到我们最不像omega的omega——Brenda小姐,也可以找到个正正经经的omega好友。”Alby打趣道。

Brenda没有答话,不仅如此连瞪都没有瞪Alby一眼。

“Brenda挺好的……”Thomas的左手插到耳后,不自在地挠了挠后脑勺,“我受到她很多照顾,你也知道我只是个刚转学过来的新人。”

“当然,greenie。”Alby一直这么叫他,而Thomas由衷地讨厌这个称呼。“你知道我的名字了,可以叫我Thomas,不用再用……greenie代替。”

Alby无视了他委婉表达出的不满。“Brenda是我们学校最棒的omega,你该好好和她学学,别像外面那些,总是叽叽喳喳个没完。但也别学过头,alpha味十足。”Brenda终于忍无可忍地狠狠拐了Alby的胸侧一下,大有“你再说一次我就揍你”的势头。Thomas只能竭力抑住已经涌到他喉头的大笑。

“好吧好吧,我不提这个了好吗?”Alby笑着回答。他稍作停顿,略微收回了自己的下颚。“Brenda,我原以为我永远不会出现在Maze了,更不要说同现在一样跟你们闲聊。”

还来?Thomas想。

“Alby你听我说……”

“嘿,能够冒昧地问一下你的腿怎么会这样……唔,怎么弄的?”Thomas插嘴道,Brenda和Alby唰地看向了他。他知道这是个挺无礼的问题,敏感,可能不单单会冒犯人,但就算这样Thomas还是憋不住说出了口。

诡异却不出人意料的一阵短暂沉默,Brenda拧着眉头开了口:“Thomas我觉得我们最好不要再谈这个话题了。”她明显仍震惊于Thomas直截了当的话,且不打算给予他任何答案。“至少不是今天,好吗?”

“我很抱歉。”Thomas用力地吸了吸鼻子,窘迫地垂下头。

Alby狠狠搓揉了几下自己的脸,故作轻松地说:“说得对,今天是个值得开心的日子。Thomas,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以后会给你解释的,你瞧,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如果你等不及的话也可以今晚回宿舍后问问Brenda,不得不说这是我的心病……你懂的,当面说的话我可能会有些受伤?”

其实Thomas不怎么能肯定最后一句是否是以问号结尾,但无论如何那确实是Alby的自我调侃。Thomas对这个垒球队alpha老将再次增添了几分好感。默契地小心绕过那些不好的话题后,他们又继续聊了大概半个小时,以此消磨晚宴正式开始前剩余的时光。

不一会儿一个女性omega就来敲了敲门,半个身子伸进房间,招呼道:“Alby,要开始了,过去吧。”

“谢谢,Sonia。”Alby感激地朝门口大声回话。对方向他了然一笑,摆摆手后干脆地退了出去。

“金发,不错嘛,很漂亮的妞,什么时候认识的?”门刚阖上Brenda就迫不及待地吹了个细长的口哨。

“得了吧Brenda,只是朋友。”Alby无可奈何地解释。

“刚才是谁说的外面那些omega都是叽叽喳喳吵个没完的小鸟?”

“你不能总是揪着这些不放。”Alby叹了一口气。他扫视过房间里的其他人,定格在Chuck身上。“你们先过去吧。”

“你确定?他看起来还有好一会儿才能醒,不叫醒他吗?”Brenda不赞同道。

“我还得等等Newt,他会来找我的。”——谢天谢地,这总算提醒了某人他们到这儿来的本意。Brenda清了清嗓子。“我还以为Newt不敢来了。”

Alby嗤笑着说:“就因为你们去年的赌?放心,他一定会来的。”

“他跟你坐在一起吗?你有没有席次表?”Thomas趁机问道。

“来的时候Sonia给我们看过,”Alby说,“Newt和你们坐,我和Chuck在你们旁边那桌。”

“我爱死今年排坐的负责人了。”Brenda满足地绽放出一大个灿烂的笑容。

 


虽然Brenda像其他所有来参加晚宴的淑女一样,手规规矩矩地挽住了男伴,可由于她的心急火燎,Thomas差不多可以算作是被她拖着走的。而离开前还空荡荡的大厅如今已变得十分拥挤,在此途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撞到别人的肩膀,或者踩到哪儿位女士的长裙——很不容易,但他还是成功了。

简直是折磨,alpha、omega的信息素和各式各样的香水搅合在一起,熏得他头痛。“你们好。”Brenda捏了他一把,Thomas赶紧回过神来向同座问好。

“你好啊。”几个人友善地回道。

“Brenda,你的新室友吗?真可爱。”有人评价。Beta,Thomas偷看一眼后迅速低下了头,为Brenda拉开椅子。在座的人除了他们外都是beta,且以男性居多,这对他今天饱受恶毒议论摧残的耳朵再好不过。

“Thomas,我们的宝贝甜心,你们可不准动,看看就好。”Brenda得意地说。

这逗乐了他们,一个男人哂笑道:“啊哈,看来你已经把他介绍给那些alpha了。”

Brenda发出一个冷哼,与此同时还有点粗鲁地扯着白色桌布的一角,试图盖住自己坐下时,不小心从高开叉的裙侧露出来的一小片大腿处的肌肤。“别用那种语气,搞得像是我把我的室友卖给了别人。更何况目前为止我就带他见过两个alpha,还是偶遇上的。”

所以Chuck是alpha?Thomas惊诧地望向Brenda,立即就惊悚地得到了她肯定的眼神。他还以为Chuck是个普通的beta因为他完全没有感受到Chuck的信息素。他知道有些不走运的alpha天生信息素就很淡,但他没想到会有人淡得让他完全察觉不了以至于错认成beta!

“哇哦,Brenda我必须得说我对你的话保持怀疑,你看看Thomas的那副表情。”一个女人说。

她不知道自己很吵吗?Thomas烦躁地想。Brenda瞟了他一眼,他看到了,于是先前的烦躁彻底转为成了恼火。可他不能表露出来,没有人会希望晚宴还没开始就不欢而散。现在Thomas有点想要和先前的那群omega坐在一起了。

“我想Thomas更想要聊聊别的。”另一个女人打岔道。不等Thomas用余光审视她,又继续说,“而且我也受够了,你们真是不管到哪儿嘴里都离不开 ‘alpha’ 。” 这句话足够她升级成Thomas今天第二喜欢的人了。

“我听说今年大一新生里有个极品omega。”她的男伴起了个头。

“我也听说了。”附和声响起,然后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餐桌上的话题瞬间转向了那个迷人的未曾谋面的omega。虽然Thomas不觉得这和讨论alpha有什么本质区别,但还是感觉好受了许多。至少他不再是话题的中心,因此可以自由地选择沉默。

 当Thomas无聊得开始发呆的时候,Brenda把头凑了过来,这通常意味着她打算开始段谈话。Thomas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哼唧了一下,然后安静地等着。他早就平静下来了所以他不介意她说任何东西。

接收到这个信号后她还是犹豫了一秒,才试探道:“你还在生气吗?”

“当然不。”Thomas把手指交叉在距桌面五六英寸的半空。他习惯性地咬住下嘴唇内部边缘的一小块软肉来抵抗Brenda脸上不信任的神情。“我没有生气,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伙计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Chuck也误会了。”她半眯着眼睛,唇边挂着缕若有似无的微笑,“你的omega直觉没问题,嗅觉也没问题,要赖就赖他吧。不过你知道其实也不是他的错。”

她顿了顿,发觉Thomas正盯着自己的指甲盖没有丝毫接话的念头后,抬起一只手撑住了下巴。“Newt的气味挺不错的,alpha里面少有的温和类型,Minho的也挺好,很纯粹的信息素,玩体育的男生一天到晚总是会夹着汗臭,但他们亚洲人天生就没什么体味。”Thomas的偷瞄被她逮了个正着,Brenda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面上的笑意了。

“你会喜欢他们的。”她总结道。

“搞得像是一堆香水。Newt到现在也没来,你的赌约要泡汤了。”Thomas干巴巴地回答,他瞥见校长走上讲台准备致辞。

“Newt会来的,以防万一我刚才已经给他发过短信了,如果他不来的话我就在facebook上放他在公共课上睡得流口水的照片。”Brenda翻了个白眼,“而且,他和Minho在一起,那家伙不来的话全校的beta和omega都会心碎的。”

 “谁是Minho?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入口附近的人群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骚动了起来,有不少人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喝彩拍掌,让Thomas不得不加大分贝以确保她能够听清楚他的问题。“发生了什么?”

Brenda站起来朝远处眺望。“oh my god!他们就不能低调一次吗?”她无奈地喊道,然后也笑着鼓起了掌。

“什么?”Thomas必须起身了,他周围的每个人都是站着的。“到底怎么了?”

感谢他被安排到了如此优秀的地理位置,现在他能够轻松地看到通道的尽头,联通入口大门的地方。他茫然地向前尽可能探出身子。

 一群alpha迎面走来。Alby被一个瘦弱的金发男孩推着轮椅走在最前头,高兴地回应着两旁的欢呼。Chuck和几个似乎刚刚才换上西装的垒球队队员紧跟在他身后。他们发色各异,肤色、种族也各异。不知道为什么,仅是匆匆扫过,Thomas就立刻被其中一个亚洲男孩吸引了全部的目光——即使他的身体被黑色的布料盖住,Thomas也能够想象在那之下的体魄有多么强健,手臂上的二头肌会多么结实漂亮。

 “那就是Minho!”Brenda在他耳边大声叫道。

Minho,他和其他人一起向Thomas的方向走来,步子稳健,西装的下摆因为没有扣好而向后翻飞,深蓝色条纹的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他微笑着,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缝。

Thomas感觉到了脸上卓然升起的温度,但他还未意识到这将是一个贯穿他接下来的大学时代,甚至于一生的,刻骨铭心的画面。

 
 ======================================


似乎有点玛丽苏?算了写得开心就好

这是我放假回家前的最后一更了哦,法学狗马上就要开启要死模式了。

 
 
 


评论(4)

热度(39)

  1. 诸葛子瑜Ansu_安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