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莉】百合花开——纪念 Snape教授和演绎了他的优秀演员Alan R.I.P

——纪念 Snape教授和演绎了他的优秀演员Alan

R.I.P


1.


年轻的巫师们总是热衷于各种各样的节日,魔法界的、麻瓜的,只要能够给他们欢庆的机会,他们不会在意它的由来。

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霍格沃茨的每个角落几乎都被甜蜜的气息所笼罩着,黑色的外袍和初春的低温也抵挡不住学生们火热的内心。Harry和Ron并肩穿过长廊,一路上都致力于让自己的视线笔直向前,同时无视两边传来的肉麻的接吻声。

“早知道我就和Hermione去图书馆了,我宁愿去研究枯燥无味的草药学,也不想再听见这些恶心兮兮的咂吧声了。”Ron一边抱怨着一边加快了步伐。

“是你说想要回宿舍的,”Harry无奈地指出,“你还想要下巫师棋吗?”

“如果我能够在吐出来之前回到休息室。”Ron翻着白眼囔起来。Harry注意到Lavender正在斜前方的柱子下和一个拉文克劳的高年级男生亲亲我我,但饱含控诉的眼神却止不住地飘向他们。

“她还真够喜欢你的。”他低声感慨道。

“得了吧,Harry,取笑我有意思吗?”Ron怪叫着,拳头毫不客气地捶向Harry的肩头。他们一起笑起来,然后继续大步往公共休息室赶。


2.


坏日子。Harry站在楼梯口叹气。

今天他输给Ron了两次。不仅如此,在Ron和Neville激战的时候,他还中了魔似的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休息室。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掩上了门。

Harry知道自己应该安分地待在沙发上,等待Ron结束棋局,一道前往餐厅,听Hermione谈论一番今天她阅读到的有趣的东西,然后享用美餐,但他控制不了。一切都太反常了。他的腿情不自禁地往前跨出,带动着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预兆吗?Harry有些不安地想着。他打量四周,胖夫人仍旧在对着镜子歌唱,交叉错杂的楼梯上除他之外再无他人。

“好吧,那就看看你想要干什么吧。”他自言自语道。

那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Harry,带他拐过一个又一个的弯,路过空荡荡的教室,最后,他停在了一扇紧闭着的房门跟前。他恍恍惚惚地在大脑中搜寻这个房间属于谁,下一秒就愣在了原地——他当然知道这是哪儿——Snape教授的办公室。

为什么?!尖锐的质问声在他的脑海里回荡。


3.

Harry花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来对抗心底的恐惧和迷茫,才打消了自己逃跑的念头。在那之后他又花了十余秒为是否要敲门而踌躇不决。他重复着抬起和缩回手臂的动作,直到肌肉不堪忍受地用轻微的酸痛来抗议。

就只是进去,这个点他不会在里面的——他自我安慰。

况且就算Snape在里面,你还可以对他说声情人节快乐不是吗?——这算自我欺骗了。

Harry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屏住了呼吸。他快速地轻敲房门三下,伴着大得几乎要震破耳膜的心跳声。

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人给他开人,也没有冷漠的“离开”。房间里没人!Harry雀跃地掏出魔杖,用Alohomora打开门锁后立刻就闪身进屋,将门小心地重新关好。他还没来得及转身,一阵花朵的清香就已向他袭来,涌入他的鼻腔。

玫瑰?Harry首先猜测道。黑蝙蝠Snape教授也要过情人节?他为自己的猜想笑出声,与此同时完成了插上门闩的动作。

他向屋内走去,视线不断寻找着香气的来源。等他走近那两张摆满了玻璃器皿的方桌后,他找到了它——一束盛放着的百合花。过长的绿色丝带系在枝干上,悬在半空。

Harry走过去拿起了花束,这是个听从了自己潜意识指挥的本能动作。他感受到丝带从他的指缝间穿过,垂落在地面。Harry的心为此抽搐了一下,接着绞作一团——这束美丽的花让他无可避免地想起他的母亲,想起……

“Lily.”

他听见了Snape的声音。


4.


“教授!”Harry惊恐地向后猛退,腰间撞到桌沿,几个被弄倒的漏斗砸落在地面,噼里啪啦地碎开。

“对不起!”Harry一动也不敢动,他的目光在那一堆玻璃碎片和突然出现的Snape的鹰钩鼻上来回跳跃,“我很抱歉,教授!”说完后,他紧紧地抱着花,不再吱声。

他在这逼死人的氛围下如同死刑犯一样等待着,等待Snape大发雷霆地用魔杖指着他的鼻尖,给他关禁闭或扣除格兰芬多50分的惩罚后把他轰出这个屋子。而Snape,他们常年阴沉着脸的可怕的Snape教授,却始终一言不发,神情诡异地与Harry对视。

“教授?”Harry试探着轻唤。Snape没有丝毫反应。

他又叫了几声,音量一次比一次大,可对方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维持着先前的姿态。Harry只好把怀中的百合放回了原处,并再一次为因他的动作而掉落的花瓣心惊胆战了一会儿。

“教授,我可以先走了吗?”Harry小心翼翼地问道。Snape仍然没有回答。

这算默认吧,Harry想道,直起身子准备离开。


5.


当Harry离房门仅有一步之遥时,Snape开口了。再一声的“Lily”,简单、干脆利落,不过足以让Harry忘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回过身。

“您说什么?”Harry发觉自己的尾音有点颤抖。

“对不起。”Snape说。不等Harry回答,他又继续唤起了那个名字——Lily,相同的字母、同样的分贝,声音却越来越低沉、越来越沙哑,直到最后完全化为了哭腔下的断断续续的轻叹。

Harry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看着自己不怎么喜爱和崇敬的老师,在桌子边佝偻着身子,温柔地捧起百合,嘴里吐出自己母亲的名字。他只能看见他黑色的背影,因此无法得知他是否早已泪流满面。

蓝色的天空和光秃秃的大树一瞬间闯入了他的视野,鹅黄色的光晕中他只能看见年幼的男孩向女孩伸出手。

Harry摇了摇头,像是想要把那些虚幻的画面甩出脑袋。他注视着那个留在原地的身影,一朵完整的百合从花束里落下,在地平线上盛放。

这就够了,Harry心想。

这就够了。


6.

“Harry,我们到了。”Ginny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Harry揉捏着鼻骨,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眼镜,模糊的视野重新变得清晰。

“Dad,你做噩梦了吗?”他的小女儿Lily好奇又略带担忧地问道。次子Severus也皱着眉头忧愁地眨眼。

  Harry微笑起来。

“不,是个好梦。”他回答,视线移向窗外。


   车厢中间的白色塑料桌上,被绿色丝带系住的百合花正在盛放。



评论

热度(36)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