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keeper?guardian!(CH4 abo)

CH1  CH2  CH3

chapter4. Minho


Minho,那就是Minho。

Thomas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他的视线牢牢地锁定在Minho身上,追随着他摆动的手臂和一直保持的笑容,直到周围的人都不知在什么时候坐了下来,只剩Thomas孤零零地呆立在原地,直到他被Brenda猛烈的咳嗽声所惊醒,慌张地赶紧坐下。

所有都很反常,Thomas想。不管是自己过快的心跳、面上惊人的高温,还是多亏了Brenda挪动椅子时弄出的声响,才让他不至于因忘记呼吸引起的缺氧而失态地在餐桌前晕倒。自打那个alpha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所有都变得很反常。

“该死的信息素!”他自认为非常小声地咒骂了一句。

“我听到了,Tommy。”Brenda笑着调侃,还不忘摆出一副很懂的样子,轻点着头,“看样子你很喜欢Minho嘛。

喜欢Minho?一个刚刚才“见面”,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信息素强烈了些的alpha?Thomas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她:“不,怎么可能!?”

“没必要害羞,说真的,学校里喜欢他的人多得可以塞满十个这样的大厅了。”Brenda悠悠地说道。

也许Thomas得承认后半句话,不过——“我说我没有,Brenda,停止你毫无根据的猜想。”

Brenda没有立即接话,她微微张开嘴巴,像是打算说点什么,但紧接着就转换成了一个露出牙列的暧昧笑容。这毫无疑问是对Thomas严肃申明的挑衅。

于是他放慢语速,差不多是一字一顿地再度强调:“Brenda,我一点也不喜欢Minho,我只是单纯地被信息素影响了。”

“好吧。”Brenda回答,语调仍然意味深长,“你不用再解释了Tommy,我知道了。”

非常明显,她还是不知道。Thomas逼着自己完成了一组深呼吸,来抑制“干脆随她去”的泄气想法。他必须得解释清楚,如果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被Brenda时不时地取笑着度过美好的大学生涯。

他换了种方法:“Brenda,Minho这样子的alpha确实很难不让人喜欢,但…… ”

“上帝啊!”一声怪叫“恰到好处”地打断了Thomas的辩解。

“你说的没错,Tommy。”Brenda愉快地飞速结束了他们的话题,一刻也不停地侧过身子,面朝声音的来源。

Thomas看着那个负责推Alby轮椅的金发男孩抱着不怎么结实的胳膊走了过来,自顾自地在她身边的空座坐下:“难以置信。”

金发、瘦弱的身体,Thomas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是Newt。

“嗯哼,心服口服?”Brenda得意洋洋地问,任由Newt啧啧称奇地上下打量自己。

“你赢了。”他摇着头感慨,“改天我把钥匙给你。”

Minho知道这件事吗,Newt就这么输掉了健身房一整个月的使用权?Thomas猛然想道。他偷偷瞥向Minho的方向,然而他视野的一大半都被Brenda的后脑勺和Newt的脸所占据,剩下的一小块才是正在摩挲着下巴,看似专心致志地听别人说话的Minho——Thomas从未像现在这样那么讨厌自己的位置。

“不打算介绍一下吗?”Thomas听见Newt问道,赶紧收回自己不知不觉又死死黏在Minho身上的目光。

“Newt,Thomas,我的室友,我相信你已经听Alby提起过他了,”Brenda耸了耸肩,得到Newt一个挑眉的确认,“Tommy,Newt,垒球队队长,校园第二杀手。”

“你好。”Thomas迅速调整好表情,挤出友善的微笑。

“你好,”Newt似笑非笑地握住Thomas伸出的手,“看来我们的副队长让你很满意。”

Thomas被冻在了原地。

“嘿,别戏弄我们的Tommy。”Brenda不满地开口。

“我又没有说错,这是事实。”Newt收回了右手,回复到先前的姿势,“这不奇怪。”

“留点情面好吗?他不像我,他是个正常的、会脸红的omega。”Brenda不赞成地说,略带担忧地注视着Thomas缓缓撤回了还停在半空的手臂,“真搞不懂你们alpha,就不能善解人意一些?”

“好吧,是我的错,不过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

“我不喜欢Minho。”Thomas用僵化的手指紧紧攥着衣角,语气强硬。

三人不约而同地噤声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Newt和Brenda彼此交换着眼神,谁都没有再主动挑起话头。过长的静默让氛围变得越来越难堪。

“各位,开始吧。”有人突然高声提议。

“先吃饭吧,”Brenda冲Newt眨了眨眼睛,仔细观察起了碗里的浓汤,好像它是什么绝妙的艺术品,“今年的大掌勺还是Frypan吗?”

“当然,他为了今晚甚至牺牲了好几天的训练。”Newt带着点笑意拿起一把银勺,“如果他能够再麻利些,学校都不需要再单独请厨师了。”

“也许他们应该给Frypan发工资。”Brenda按着胸口,为碗里扑鼻的诱人香味赞赏地点了点头,“他们确实该给他发工资,或者加点额外的学分。”

“Thomas,尝尝看,Frypan的拿手菜。”Newt嘴里塞了勺汤,话音含糊地向Thomas努嘴。

“发脾气要适合而止,Thomas。”

好吧好吧,Thomas垂下头吸了吸鼻子,吐出一个叹息。



大厅里其乐融融,每张圆桌都被高声谈笑所笼罩,Thomas这里也不例外。摆脱掉先前微不足道的短暂的不愉快后,声为校园明星队伍的领头人,Newt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餐桌上耀眼的明星。人们听他诙谐地谈论着即将到来的比赛、新的队服和训练里发生的趣事,当然,还有在女士们撺掇下的队伍里单身alpha们的小秘密。

轰笑声一阵比一阵高,所有与垒球队有关的事情都能轻而易举地使人们疯狂,但Thomas绝不包含在其中。在特别不幸地瞟见一个女人的吐沫从嘴中飞溅而出,落到一盘原本看起来很美味的烧鹅上后,他就一直埋着头,轻车熟路地用裹了小半截牛肉汤里的薄油的勺子,一下下捣着自己盘中的土豆泥。不管是Gally的口气还是Clint淋浴时没了水,这些别人眼里劲爆的消息都只会让Thomas更加渴望离开。

还有什么不走的理由吗?他想。

“唔呃……你把它搞得真恶心。”Brenda凑过来看了看,评价道。

Thomas直起身子,把那堆已看不出什么具体外形的土豆和香菜的混合物扒拉到盘子边,不置可否。

“至少吃点,等下还有舞会。”Brenda皱着眉头把最后一块熏肉叉给了Thomas,附带着一点甜菜根沙拉。

“谢谢老妈。”Thomas颇为严肃地感谢,“但我不会去跳舞的。”

Brenda盯了他一会儿,在他神情古怪地重新弯下腰的那刻恍然大悟道:“你不会跳舞吗,Tommy?”

“我当然会跳舞……”

“我当然会跳舞!!”

两个声音重叠在了一起。真够戏剧性的,Thomas咀嚼着熏肉想道。

“好了好了,Chuck,不要激动,我们知道你会跳舞。”比起安慰这话听起来更像是个挑衅,“虽然你的舞伴可能是个小学生。”果不其然,人群爆发出哄笑,引得整个屋子的人都把头扭向了那张桌子,等着看好戏。

“哈哈哈,Chuck你的个子都还没有普通的Beta高,你要和谁跳舞?”又一个嗓音嘶哑的恶劣玩笑,大家为此笑作一团。突如其来的怒意在Thomas胸腔里翻涌。糟糕的晚宴,糟糕的alpha和beta们,就不能安静一会儿,让他吃个饱饭,然后回宿舍蒙上被子睡到天亮?他气呼呼地想,也不忘为Chuck难过。

“好了,闭上你的臭嘴,Gally。”他听见Alby深沉的呵斥声,但很快就被人群发出的尖锐的讥笑所掩盖。

“有人想看看我们的Chuck是怎么跳舞的吗?哪儿位甜心愿意?当然最好是位乖巧的omega,你得替他的身高着想。”Gally,那个有着恶心口气的臭嘴王放肆地站起来吼道,博得一群人的喝彩。他的人和他的话一样令人作呕。Thomas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因他的恶意嘲讽而放声大笑。他忍不住偏过头瞧向他的邻桌,想看看Gally丑陋的模样。但随后却是安静地靠在椅子上的Minho,再一次撞进了他的眼中。

嘈杂的人群中,Minho正旁若无人地把玩着手里的香槟杯,让它和里面淡金色的液体一齐晃动。几个alpha在他身侧笑得前仰后合,他却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慵懒模样。

那种感觉又来了,Thomas狠狠地甩了甩头,却无法再像上回那样顺利地挪开双眼。他对自己的表现有一点失望。好在Newt他们都被Gally吸引了注意力,暂时不会注意到他那藏都不藏不住的眼神和心虚的扭动。而Minho,Minho就更不可能注意到他了。

忽然,Minho放下杯子伸了一个懒腰,西装外套随之拉起,没好好扎进腰带里的衬衫也翘出一个角,让Thomas想起了外婆家的那只懒洋洋的大猫。他站了起来。

“搞什么鬼,嘿,Minho,你要和Chuck跳舞吗?”有人起哄道。

Minho挠了挠头发,眼睛笑成了可爱的两条缝,他问:“嗯……Rachel在哪儿?”

“Rachel?”

“你在开玩笑对吧?”

“上帝,Susan得哭了。”

“天啊,他们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得了吧,Rachel迷恋Minho的事情还有谁不知道吗?”

Thomas的脑子乱嗡嗡的。太多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他理了下额前的碎发,别开头,眼睛聚焦在某个不认识的omega的领口,指尖则在光滑的桌面上敲击。

“老兄,没有你这么邀请姑娘跳舞的。”Newt在座位上冲Minho喊道,语气里充满欢乐。

Minho没有回答。但Thomas从人们(大多数是alpha)的尖叫和口哨声中不难得知他肯定有所动作。抬头时,Thomas发现他斜对面那个长得还不错的omega女孩已经哭花了脸。太夸张了,他想。

人群奇异地安静了几秒,Thomas看了过去,然后立刻就后悔了。Minho走到了一个女孩面前,绅士地欠着身,掌心向上等待她的答复。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女主角就是先前对他们恶言相向的那个棕发omega。Thomas的鼻头蓦然有些发酸,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走了,趁乱离开没有人会发现,但他却该死地动弹不得。

那个omega,Rachel,故作矜持地犹豫了那么几秒,才挽上了Minho的手。两人转身的刹那,Thomas确信自己看见了她欣喜若狂的笑容。



Thomas感觉有点偏头痛。他揉着太阳穴苦恼地一遍遍重复,“去吧,Brenda,去跳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我能照顾好自己。”,直到第四遍时才终于劝走了坚持要留下来陪他的最佳室友。目送她三步一回头地和一个还叫不上名、似乎是垒球队的alpha离开后,Thomas灌了自己一满杯酒。他喝得很急,冰冷的液体从他的嘴角漏出,顺着杯沿钻进了他的衬衫,其余的则滑进他的喉咙,让他烦闷的内心得到了一些宁静。

他在起舞的人群中胡乱搜寻,Brenda、Chuck或者Newt……谁都好。姑娘们五颜六色的裙摆晃得他的头愈加痛,Thomas只好收回了他四处游走的目光,闷头喝他今天的第二杯酒。

“小可爱,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一个甜腻腻的女高音从他的脑后传来,让他头皮发麻。

Thomas回过身,是个omega,可惜他对这个学校绝大多数的omega都没有什么好感。他不懂她为什么要来搭讪,毕竟他也是个omega,而且此时此刻应该正臭着一张脸。

他清了下嗓子,试着表现得不要那么粗鲁和敷衍,“我不喜欢那些。”

“为什么不走呢?”她追问。

好问题,为什么不走,Thomas自己也想知道。他瞧了瞧她脸上的雀斑,又瞧了瞧变换音乐后忙着交换舞伴的人们。他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心的Rachel和Minho,看来谁都没有胆量去打扰他们。

“嗯?”她发出气音,同样甜得人牙齿打颤。

Thomas没有想出什么答案,他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去跳舞?”

”Rachel让我恶心,我不想去那里。”她笑了起来,完全不在意Thomas惊讶的表情,“我把Amy周末被Rachel他们打的事情告诉了Minho,结果今晚他却请她跳舞。”

她冲他挤了挤眼睛,“请我跳舞吧,我能帮你搞定那个,让你做Minho的舞伴。”

“不用了,我的意思是,谢谢,但还是不用了。”现在Thomas的头痛可以算七级了,Amy又是谁,“我只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嗯额,我真的不想掺和你们的事情。”

“我观察了你五分钟,这五分钟里你偷看了他不下七次。”她不死心地说,尾音高高上扬。

难缠的姑娘, Thomas痛苦地呻吟了一声,选择改变措辞,“听着,我只是个刚来的转学生,不关心你们这些omega之间乱七八糟的大战,也不想参与你的小计谋。就算Minho让我感兴趣,也只是出于生理原因。我今天过得很糟糕了……”

几分钟后那个omega离开了。Thomas起身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西裤,朝门外走去。跨出大厅前,他最后回头了一次——Rachel和Minho刚好完成了一个漂亮的一百三十五度的右旋转。

希望Brenda不要把我骂得太惨,他沮丧地想道。

-------------------------------------------------------------------

Rachel是电影迷2 Thomas和Aris偷进WCKD的实验室时,Tommy错认成Teresa的女孩【酱油。这里黑她,怪我。



评论-6 热度-34

评论(6)

热度(34)

  1. 诸葛子瑜Ansu_安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