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红唇情缘03(彩妆BA梗、au)

1 2


-3-


化完第十八张脸的时候,Steve的面肌因过久的微笑,抗议似的微微抽搐起来。同为导购的Tim猫着身子走到他身后,压低音量问他是否要去休息休息、用点午餐。Steve撩开袖口,看了一眼手表,惊觉已近十四点了。

他为难地望了望已等侯一个早上、将将排到队首的妙龄女子,空落落的胃部尴尬地咕咕叫着,让他狠下心肠接受了同僚的友好建议。

接收到信号的保安们立时围过来,隔开了Steve和越来越长的队伍。如他所料,还未等他们开口解释,人群立刻就一片怨声载道,临时赶来支援的商场经理帮衬着发下一份份小礼品,冲天的愤慨和沮丧才稍稍有所好转。

人们慢慢散开,Steve叹了一口气,揉揉酸痛的手腕,准备从挨着柜台的员工通道撤退,但一串急促的脚步搀杂着三两句微弱的嘟囔,由远至近,打断了他的计划。

由于保安的阻拦,步子只能停在台缘前。Steve有些挫败地重新扬起笑容,缓缓抬高低垂的脑袋——一朵玫得惊心动魄、美得不可方物的玫瑰绽放在他的视野之中。Steve怔怔地盯着那朵玫瑰,多年以来都平静得宛如一滩死水的心脏,以极快的速度,冲撞起排排肋骨,撞出一声意义不明的闷哼和醒转过来的倒抽气。

嫩红色的舌头不安地自唇角滑过半片唇瓣,再从唇间消失不见,给娇艳的玫瑰添上了晶莹的水光。Steve艰难地咽下一口吐沫,然后因面前女子的哑然失笑,狼狈又慌张地挪开自己过于赤露露的视线。

“Steve Rogers先生,”她清了清嗓子,用带着点讨好的语气说,“我知道你需要休息,我也很抱歉,但是你看,先生,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我们不住在这个城市,千里迢迢……”声音戛然而止,像是被谁狠戳了一下。

Steve眨眨眼,先前受惊的蓝眸轱辘地打个转,对上两条竖起的眉,和一双满是局促的湿漉漉的绿色眼睛。顿时,黄金单身汉Rogers先生,明白自己恋爱了。


没有丝毫迟疑,Steve将他们迎进了柜台,领到摆满瓶瓶罐罐的新品展示架前。一轮无声的深呼吸后,他含笑问道:“想看点什么呢,女士?”

红发的女子没说话,只应声拿起离手最近的一瓶喷雾,在眼皮下转个圈,又放回去,再拿起下一瓶。Steve偷偷瞟向“玫瑰”,脸上红扑扑的,和着唇色,很是好看。他听见女子念出产品包装壳上密密麻麻的法语,猛然想到,噢,他们是一起来的,一男一女!

懊悔和失望的冰水瞬间浇透了Steve,浇灭了他心尖的火苗。头皮下已被爱情搅成一团的思绪,不仅没有恢复“理智”的原状,还因此变得更为乱糟糟。

“玫瑰”的爱人问:“这是针对什么肤质?”

酸涩洗刷着Steve的口鼻,他没力气看,随口答道:“混合性,女士。”

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为Steve不像寻常的导购那样借机大谈特谈,推销新品而惊讶。

再开口时,她请求道:“给我化个妆吧,全套的那种,Rogers先生。一会儿我还得去见我的男友。”

Steve愣了愣,微不可察地摇晃着的身体怔在空气里,直到颓唐的大脑咀嚼透这句话隐藏的含义后,熄灭的亮光再次跃入了眼眶。

“男友?”他尽力作出随口一问的模样,变调的尾音却还是显露了一点失而复得的喜悦。

她苦恼地说:“是的,Rogers先生。我的男友三个半小时后会到商场外接我,然后一起去第五大道上新开的一家三星米其林餐厅用晚餐。原本我以为只是寻常的约会,结果他刚给我传简讯说他父母也会来,所以我觉得还是该化个妆……”

据此总结,她不是“玫瑰”的女友。

“Bucky,对不起啦,还得陪我化妆。”她撒娇似的笑着扭头道。

“玫瑰”竟叫Bucky。Bucky,真是好名字,极配他小鹿般灵动的眼。Steve看向Bucky,他也刚好看来,不经意间成了一个对视。Steve的心温柔得呻吟起来,嘴上说:“那劳烦Bucky先生……”

“Bucky就好,”他出声打断道,“不用叫先生。”

“好的,Bucky,”Steve掩着拉近距离的雀跃说,“很快就好。”


仅该二十分钟的化妆时间被硬生生拖到了一个多钟头,就这么漫长的一个多小时,Steve不但没化出个堪比时尚大片的精致妆容,还不小心化歪了Natasha的眉毛——由于Bucky的一个小玩笑。最初的讪讪和试探过后,两人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共同话题,迅速熟络起来。

Steve得知了Bucky是个从阿富汗战场退役的美国士兵,谈得一手好钢琴,对戏剧兴趣浓厚,因阿加莎的《谋杀启事》与Natasha相识,也诉说了自己青春期的羸弱、初入彩妆圈的糗事和对成为漫画家的渴望。谈到午夜如何与那些飘渺易逝的灵感相搏斗时,Steve的余光不由自主地瞥向Bucky翕动的嘴巴,第九百九十九次为它的美丽惊叹。他说:“如果我能早一点遇见你,Buck,我想我就能免去大半为色彩烦破头脑的时间了。”

Bucky愣了几秒,接着展现出如浴春风的微笑:“哈,很高兴能为你提供点派得上用场的灵感,设计师。如果你把节省下来的黑咖啡用国家邮政给我寄过来的话,就更好啦。”

Steve贪婪地盯着他眼角可爱的三道笑纹,笑意更加明显,“比蜗牛还慢的邮政?至少得加钱发联邦速递吧。”

“那还不如直接请他喝一杯。”完全不知自己的眉毛已惨遭“祸害”的Natasha半开玩笑地插嘴道。

两人的睫毛都快速扇动起来,看彼此一眼,又不好意思地移开。

Steve揣着自己打鼓似的心脏,将额前金色的碎发捋成一个顺边,手快放下时,又重复一次。

“那待会儿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他忐忑地邀请道,“或者下午茶,杏仁蛋糕之类的。我知道楼上有一家很棒的餐厅。”

Bucky眨眨眼睛,平静的鼻息有点芜杂,“待会儿?”

Steve跟着眨眼,喷出一口状似慵懒实则紧张的吐息,“就当午饭吧。你……有空吗?”

零点三秒的犹豫后,Bucky舔了舔嘴唇,嗫嚅道:“有啊,当然……有的。”

Natasha噗嗤笑出声,“天啊,我以为一块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化石就够令人叹为观止的了。”

Steve顺着她的话说下去:“那恐怕你得付双倍门票费了,女士。”


尽管因为某些心知肚明的原因,Steve的化妆服务出现了百年一遇的差错,Natasha还是慷慨地扫走了一整个系列的新款彩妆。填写完会员资料卡,她顺手捞走Steve的名片,以约会提前为故,笑嘻嘻地闪人离开,徒留两位英俊的男士在众目睽睽下故作镇定地互相凝视。

这次他们没有再尴尬地躲避对方的打量。

Steve笑笑,温和地提议,那我们走?

他的心已不再慌乱,难捱的高温退下,取而代之的是道不尽的柔情和温暖。


——————————————




先舔为敬

评论-6 热度-121

评论(6)

热度(121)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