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红唇情缘04(彩妆BA梗、au)

1 2 3 


-4-


斟酌再三后,James还是给Natasha打了电话。微凉的水珠溜过一绺绺深栗色的头发,落到搭在肩头的毛巾上,很快就透过几层褶皱,濡湿干爽的领口。

James揪起毛巾的一角,胡乱揉了把后脑勺,将之丢进墙根处的脏衣篓里。回铃音有节奏地传来,拉长的嘟嘟声使淋浴后变快的心跳逐渐趋于平缓。

就在人声语音提示响起前最后几秒,Natasha终于接了电话。

“甜心,告诉我,你是躲在他家卫生间里,还是酒店卫生间里给我打的这个电话?”她不怀好意地笑道。

“都不是。我在我家卫生间。”James木然回答,“一个人。”

Natasha的笑声蓦地收住,一时间只剩清冽甘醇的弦乐伴着钢琴声在话筒那端若隐若现。James极轻地叹口气,即使隔着电话线,他也能想象得出Natasha那副(多余的)幡然悔悟后,忧心忡忡的神情。他抿一下嘴,放开,用苦笑为自己正名:“不是我的问题。”

Natasha呻吟了一声,“对不起,Bucky,你知道……”

James赶紧截断她(还是多余)的致歉,“跟你见面前我就吃过药了,以防万一嘛。”

Natasha没有接话,James想,如果现在他们四目相对,她一定会想办法挤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来宽慰彼此。他为这想象勾起嘴角,伸手将今天新买的剃须刀、肥皂盒等一一码上置物架,同时漫不经心地解释:“Loki给我开了新药,所以这个月到目前为止我的状态都很稳定。除了偶尔的耳鸣和心悸,那还是药物正常的副作用……老实说我都快忘了我有PTSD了。”

这话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好像四天前才因路中间碎玻璃的反光猛打方向盘,差点酿起连环事故的人不是他。不过Natasha不知道那件事,所以她明显因这一番话安下了心来,“好吧,既然不是你的问题,说说看,是什么导致你们没有上三垒的?无法在谁上谁下达成协议?别和我讲还不到时候这类鬼话。”

“确实还不到时候,Natasha,我们今天才认识。”

“得了吧,你真不知道你们俩之间的那种眼神,那种……明明在互相闪躲可仍旧黏糊糊的眼神,通常只会出现在色情电影的开头吗?”

James为她的描述怔了一下,有点半信半疑地回忆起白日里和Steve的几个弥足珍贵的对视,接着十分不争气地为俊美的设计师温柔得令人酣醉的笑容,再度飘飘然起来。他晕乎乎地走出卫生间,装作听不见Natasha迟迟未被反驳后,发出的得意又暧昧的笑。

“不开玩笑了,认真讲讲?”她说。

“我们确实去了那家餐厅。”James打开冰箱门,抽出一瓶牛奶,“我们聊了挺久的……三十分钟?应该是三十分钟,后面他的同事又叫他回去工作了。”

“我奶奶煮壶盐渍酥油茶的时间都比这长。”Natasha不满地哼一声。

“他跟我讲了很多他上学时候的事情,”James挑挑眉,嘴角噙着抹淡淡的笑,“真的难以想象他是怎么从六十磅长成现在这个样的。他还提了他妈妈,退休护士。我原本以为她会是个画家,毕竟Steve……”

“打住打住,你有没有告诉他你两天后就有个十三岁的合法养女了?”

James有些心虚地沉默了片刻,“Elaine?没有,我还来不及提。”

“谢天谢地,”Natasha在那头长长地松一口气,“如果你想把你的色情片换成Happy Ending的爱情电影,就暂时别提。等等,你们交换号码了对吗?没有的话,我拿了他的名片。”

“天啊,难道我看起来像情窦初开的十四岁少年吗?”James撇撇嘴,“电话号码、邮箱、Ins,他还告诉我了他的推特,可惜我不用……”

叮——沙发上半开的笔记本突然发出一声轻响,James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下次再说,Steve给我发邮件了,肯定是因为打不进来。”他斩钉截铁地说,在Natasha“见色忘友”的怪叫中毫不留情地挂断电话,三步并一步跃到电脑前。


“很抱歉今天的茶壶没能见底,但请相信与你相识是我近几个月来最快乐的事情,中士先生。”

署名落的不是Steve Rogers,而是布鲁克林的小个子。

James将整封邮件从头到尾读一遍,再一遍。一遍又一遍,反复中了毒。舌尖卷过每个字母,用力吮吸一下,如同品尝什么世间罕有的蜜糖,而笑容则在回味的间隙里越咧越大,以至于最后终于演变为噗嗤一声充满傻气的笑。James受惊似的向下一咬,阻止更多的痴笑,门牙锁到颏唇沟上,声音是没了,却依然藏不住深入道道细纹的愉悦。

他飞快地敲击键盘:“大概上帝更想让我们一起喝咖啡,或者密歇根的姜汁汽水——印第安纳的退伍士兵。”

发送、收件,一气呵成。“我想我大概知道一家能够提供几乎世界上所有种类的饮品的特色小店。”

James微笑着回:“哇哦,那要劳驾设计师带我这个才退伍不久、过时的老伙计去见识见识。”

此话不假,如果说二十出头的Barnes还可以自诩为纽约酒吧小王子,那已过三十的James则实实在在的是个不懂当下时髦的老家伙。

“Evanstan的线下活动会持续一整季,不用接什么高压的大活儿,我随时可以开溜。ps:我的同事也喜欢称呼我为过时的老伙计。”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干脆开溜?”James强压着涌到心口的兴奋,明知故问。

“第一天上岗,还是……我还能有补救的机会吗?”信的下方附加了一张现拍的照片——摊开的账本放在实木书桌上,自左手方斜斜打下来的灯光相对于读写来说有点昏暗,但James极好的视力还是马上就捕捉、分析出,那上面记载的都是Steve今天所在的柜台售出的产品和对应的金额。

他折回头,贪婪地将Steve的这句话——Steve的邀请,缓缓默念几次,“深夜加班注意灯光,虽然我相信你戴上眼镜也很帅。”

“:D ”

三四分钟后,James收到了Steve回的笑脸。他知道Steve是误以为他故意绕开话题,拒绝邀请,禁不住恶作剧得逞般的坏笑。

“买眼镜的钱也够买好几杯啤酒了。8 D ”

果不其然,这次仅过一分钟,回信就来了,“你喝不穷我的,中士。那么,就下周六?有时间吗?”

James心里想着“我随时都有时间,只要是和你”,发出一个“当然”。


确定了约会的种种细节后,两个一头撞进爱情漩涡里的人又发了些乍看涉及范围很广、其实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傻话,而顾及到Steve明天还有早班,才在收件箱翻页前结束了今晚的谈天。

James抱着电脑踱进卧室,关灯躺下。身子陷在舒适的被褥里,疲乏得一个指头都不想移动,大脑却激动地不肯进入梦乡,不仅如此,还自作主张地将他们的邮件串起来,开始回放。

放到那个笑脸的时候,James蜷在被子里笑作了一团。


----------------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误以为自己被拒绝时的大盾↓



我有没有说过这文不是纯萌文,会有点刀?不过相信我肯定he啦


队三明天就上映啦哈哈哈哈

2016-05-05盾冬stucky
评论-3 热度-83

评论(3)

热度(83)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