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红唇情缘05(彩妆BA梗、au)

1 2 3 4


-5-


抵达餐厅门口的时候,Wanda还是不幸中标,遇上了狗仔。煞白的闪光灯刺得人难以睁开眼,没有保镖的庇护,全凭着两位侍应生的帮助,她才勉强避开镜头,狼狈地躲入室内。

维持了一天的好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领路的服务员明智地保持了噤声,将她引到包房门前便迅速退离走廊。

Wanda扭下门把,提气,然后原打算冲口而出的第一句话——“上帝啊这里居然都被那群Paparazzi找到了”,和第二句——“不行我们得赶紧换个地方否则又要像上次一样了”,通通转化为了戛然而止的倒抽气声。

离门最近的Tony侧过身,一边用餐巾抹去嘴角的食物残渣,一边打了个响指,“Oops,我正想告诉你今晚的聚会取消了。”

“怎么回事,你们有临时任务?”她疑惑道,弯腰捡起几张不知何时飘落到地上、无人问津的图稿。清一色的用黑色碳素笔勾画出的嘴唇映入眼帘,在故意调暗以营造浪漫氛围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骇人。

“看在上帝的份上,”Tony猛地跳起来,将纸张不由分说地抢过,揉成一团,“再加上这些我们就真的不用吃饭了。”

Wanda探头望了望堆在他盘沿的虾壳,在心底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再看向另一个方向——上好色的图纸铺满了大半张长桌,连烛台都未能幸免。

Steve不在,身处“图纸海洋”中央的Sam抬起头,有气无力地朝她扬了扬手,脸上硬挤出的笑容带着些莫名的悲壮,和绝望后超脱的淡然。

“别听Tony瞎扯,Steve去厕所了。”他解释道。

Tony摇头晃脑地为她拉开了椅子,Wanda脱下外套,一头雾水地坐下,“这都是Steve画的?”

“显而易见。”

Wanda掏出手机,看了看锁屏上白色的日期,Evanstan的全球代言人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对自己的工作素养产生了怀疑,“我没记错的话,新品上周才发布?”

没有人回答,她停顿几秒,又重复一遍进门时的问题:“所以是什么让他把餐厅当工作室使?新任务?”

Sam烦躁地皱起眉毛,摇摇头,像是不知道怎么说好。

让Sam哑口无言?这可真是百年一遇……哦不,千年一遇,Wanda惊悚地想。

Tony敲了敲桌子,像蹩脚的歌剧演员一样怪声怪气地唱了起来:“是爱情女士,是爱情!”

爱情?Steve,爱情?

Wanda沉默了。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游,也许她还在摄影棚化妆间的哪儿把软椅上小憩,等着助理或Pietro将她摇醒。

Tony心满意足地看着她因过度惊吓而无意识张开的嘴,在Sam警告的眼神中坏心眼地捞过一张画稿,于半空中潇洒一振,甩出清脆的哗啦声。Wanda回过神来望着他,他邪恶地指了指,好像嫌Wanda受的刺激还不够多似的笑道:“喏,都是那人的嘴巴,他的嘴巴。”

他?哦,他!


Steve回来时,包厢里笼罩着一股不容忽视的诡异的气息,类似于童年时代,母亲识破他“摔了一跤”的谎言后,气恼又苦涩地等待他“坦白从宽”的氛围。但Steve自认现在他没有任何需要“坦白”的东西,于是他面不改色地叫住未走的女服务员,讨要酒水单和菜单,再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Wanda粲然一笑:“饿了吧,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的,Pietro呢?”

“和Susan送礼服去了。” Tony笑吟吟地代替Wanda道。Steve瞧着他眼底完全不加以掩饰的幸灾乐祸,坦荡荡的心还是不免疑惑地提高了那么一丢丢。

他缓步走向靠椅,瞧一眼两手抱于胸前的Sam,瞥一眼神色复杂的Wanda,以及那些离开前还霸占了半个桌面、几把椅子和几块地砖,此时却已被人规整地摞到了桌脚的画纸,恍然大悟地眨了眨眼睛,继而心虚起来。

待他坐稳后,Tony直起身子,不轻不重地咳一声嗓子,标志着今晚的第二轮审讯正式拉开序幕。Steve硬着头皮接过服务员送来的菜单,递给Wanda。

她看也不看地随手指了个套餐,挥退服务员,开门见山道:“Coulson肯定会气死,谁都知道黄金单身汉Rogers先生是我们的活字摘牌,门面担当,结果难得外派一次就火星撞地球地坠入了爱河,还是和同性,准备好接受你头号粉丝的怒火了吗?”

“我必须强调是我单方面坠入爱河。”Steve答非所问道,红色的火焰从脖根一路烧到了颧骨。

Wanda嘶地吸一声,即使不久前才听过了Tony详尽的友情转播,但真的直面Steve的羞赧时,她还是忍不住瞠目结舌。她想了又想,决定暂时略过原打算追问的种种细节,托住下巴真诚道:“下周六约会……不是我保守,Steve,只有一面之交就把地点定在情侣酒店……真的好吗?”

刚刚唅进嘴里的生姜水差点一口喷出,Steve铁青着脸,把脆弱的高脚杯尽量轻柔地放下。身旁的Sam冷笑着用鼻子哼了哼,目光犀利地投向佯装在研究房间壁画的Tony。

Steve揉了揉眉心,干巴巴地解释道:“什么情侣酒店,怎么可能。我们定在了布鲁克林的那家小酒馆,就是上次想带你去没去成的那家。”

Wanda立即瞪圆了眼,须臾,极长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其实也没事,我只是怕你们这一见钟情还没能进展到下个阶段,就被狗仔和绯闻弄得乱七八糟。”

Steve在心里默默地说,这倒是提醒了我,面上凝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许久未见Steve如此肃穆的表情,Wanda暗自又称一遍奇,也不再多问什么,把话题跳到了今天的工作。聊了五六分钟后,服务员轻敲三下房门,送来了她的餐前面包和Tony要的香槟。Tony嘟囔着“黄金单身汉马上就要成为新世纪好男友了,必须庆祝一下”之类的话,麻利地去掉锡纸和保护罩,砍开了瓶口。


这顿晚餐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其中“吃”的部分仅占了四十分钟,剩下的全是聊天。例汤上桌时Steve按耐不住,在“Pietro想看的新剧”这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里,提起了Bucky,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情不自禁就将Wanda想或不想知道的事情都吐了个干干净净。

Tony好笑地在旁插科打诨,Sam也恢复了往常口舌不饶人的状态,一晚上下来,信息量大得Wanda头晕脑胀,只差当场宣布大脑当机。

买单按老规矩轮到Steve结账,Tony抢着刷了卡,皮笑肉不笑地说等正式确定了关系再痛宰Steve一顿。四人前前后后走向门口,Steve左手提着精选后的画稿,右手被Wanda挽着。服务员拉开玻璃门,两人微笑着道谢后一起跨出,正欲告别,突然,刺眼的亮光和咔嚓咔嚓、接连不断的快门声,自暗处蜂拥而来。



——————————————

啊,绯闻……


最近因为Final和合志忙得脚不沾地的,更新真的很不稳定,对不起大家啦,保证下个月就好了。打个硬广,请大家关注合志~

2016-06-11盾冬stucky
评论-10 热度-107

评论(10)

热度(107)

©Ansu_安素 / Powered by LOFTER